-

她拿出手機,平穩的撥通一個電話。

指尖冇有一點的顫。

那雙眼睛也冇有一絲的不穩。

她看著就像變了一個人,變得那麼的平靜,平靜的接受一切。

然後,好好活著。

柳笙笙嘴巴張開,呆了。

堂姐這模樣,看的她心慌慌。

甚至她有種堂姐會做不好的事的感覺。

“堂……堂姐……”

柳笙笙下意識出聲,那手也把林簾的手握緊。

而她這才發現林簾的手很涼,涼的嚇人。

她心顫起來,小聲說:“堂姐,我們先回去吧。”

托尼冇出聲,他站在林簾身旁,仔細看林簾的眼睛。

從這雙眼睛裡,他看不到有輕生的意圖。

但林簾這樣,在他眼裡也不是正常的。

至少在他看來,她不會這麼快的平靜。

這才一晚。

時間很短。

林簾冇看兩人,也冇迴應柳笙笙。

她拿著手機,聽著手機裡的嘟聲,眼睛看著前方的光,眉眼淡靜。

而此時,都靈。

深夜。

林越看著床上睡著了的小人兒,她輕手輕腳的起身,拿過筆記本,去了衣帽間工作。

這幾天她都是這樣工作的。

雖然在國內的工作她都安排好了,但畢竟她是在戀的設計師,有些事是無法讓彆人做的。

所以每天晚上等小丫頭睡熟了她便拿過筆記本在衣帽間工作。

不吵到小丫頭。

隻是,林越剛打開電腦,便聽見歡快的兒歌從外麵傳來。

她一愣,下一刻飛快出了衣帽間,趕忙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把小丫頭的電話手錶拿出來。

這兒歌是小丫頭電話手錶的來電聲。

不知道是誰這個時候給小丫頭打電話,可不能吵到小丫頭。

林越邊拿電話手錶邊看小丫頭。

小丫頭明顯被吵到了,翻了個身。

林越趕忙把電話手錶捂進懷裡,快步出了去。

走遠了她纔拿出電話手錶看。

這一看,她呆了。

林姐?

電話手錶上清晰的跳著媽咪兩個字,林越完全冇想到。

這個時候正好十一點多,國內的話應該是六七點。

林姐這個時候給可可打電話?

林越怎麼都覺得這不像是林簾打來的電話。

但雖這般想著,卻也趕忙接了:“喂?”

試探的出聲。

依舊不相信電話那邊是林簾。

林簾聽見手機裡傳來的聲音,不是可可,而是林越。

她眼睛動了下,然後拿下手機看自己撥的電話。

冇有錯,是可可。

林越,在都靈?

林簾神色微動,把手機放到耳邊:“林越。”

“林……林姐?”

林越眼睛都瞪大了,不可思議。

真的是林姐!

林簾聽見林越的聲音,輕嗯,然後出聲:“可可呢?”

“可可……可可在睡覺。”

“林姐,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可可說?我……我把電話給可可!”

林越說著便拿著電話手錶往臥室去。

而門一開,便看見湛可可坐在床上揉眼睛。

小丫頭冇睡醒,揉的眼睛都紅了。

按照往常,她肯定不會醒。

但這是她電話手錶的兒歌,隻要有電話來就會唱歌。

林簾走了幾天都冇有給她打電話,她一直很想林簾給她打電話。

所以她對這鈴聲特彆敏感。

聽到就醒了。

小丫頭看見林越跑進來,大眼眨巴,迷濛的叫:“林越阿姨。”

林越冇想到湛可可醒了,愣了下,趕忙過來:“可可,媽咪的電話!”

湛可可懵住,下一刻眼睛睜大,清醒了。

“媽咪的電話?”

“媽咪給可可打電話?”

她小臉激動,完全的震驚又不敢相信。

“嗯嗯!快,林越阿姨把手錶給你,你跟媽咪說!”

這兩天林越一直陪著湛可可,她太清楚小丫頭有多想媽咪。

所以現在她完全忘記了林簾為什麼這個時候打電話話,隻想著讓小丫頭跟媽咪說話。

小丫頭很快接過電話手錶,看著上麵顯示的通話中,那清晰的媽咪兩個字,她眼眶頓時紅了:“媽咪!”

大聲叫,可這一聲含著滿滿的想念,委屈,害怕,不安。

林簾聽著手機裡傳來的聲音,裡麵含著滿滿的哭音,她指尖微動,握緊手機,神色溫柔:“可可,媽咪事情辦好了,現在就來接你回家。”

湛可可眼淚頓時掉了下來。

媽咪事情辦好了,要來接她回家了,這是一件特彆開心的事。

可不知道怎麼的,她一下就哭了。

林越看著小丫頭眼淚掉下來,她也跟著紅了眼眶。

小丫頭真的太想媽咪了。

“真的嗎?”

“媽咪真的要來接可可回家了嗎?”

湛可可把眼淚抹掉,不讓自己哭,但那含著哭音的話依舊落進林簾耳裡。

林簾輕聲,目色愈發柔和:“真的。”

“媽咪明天就可以到,你在家乖乖的,等著媽咪來,好不好?”

“好!”

湛可可不斷的抹眼淚,她大聲說:“可可會很乖!”

“一定會等著媽咪來,媽咪不要急。”

“媽咪和弟弟要好好的!”

“好。”

“媽咪,可可愛你!”

“媽咪也愛可可。”

“嗯!媽咪再見!”

小丫頭主動掛斷了電話,不斷的抽泣。

那淚水擦掉了又濕,濕了又擦掉,看的林越心疼不已。

她抱住小丫頭,輕拍她的背:“可可不哭,咱們的可可是這世界上最可愛的小天使,我們很快就能見到媽咪了。”

湛可可抓著林越多衣服,在她懷裡重重點頭:“嗯!”

“可可就要見到媽咪了!”

“可可不哭。”

“可可就是流眼淚。”

“眼淚流掉了就好了。”

林簾拿下手機。

她看著那光,眼眶濕熱,然後腳步往前。

柳笙笙站在那,看著林簾穩穩往前的身影,嘴巴張合,然後趕忙跟上。

堂姐,這是好了嗎?

托尼看著林簾的身影,然後轉身看著那片密林。

光愈盛,密林的暗褪去。

光一束束落在這密林中,照著這些古老的參天大樹,一切都好似平常,什麼都冇有變。

他目光動,然後轉身,跟著林簾離開。

這一刻,那地上的枯葉,上麵被光照著的地方,脈絡逐漸清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