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那些天驕們如何震驚,諸國大比的第二輪都不會延誤半分。

隨著林朔的身形最終定格,下方的天地開始轟然動盪起來。

大地在破碎,顯露出隱藏其中的古老戰場,無儘狂風自下而上席捲向場中的所有天驕,並將因為身形不穩離開光柱範圍的天驕瞬間淘汰出局。

這風暴越往下,威力便越大。

而因為林朔的亂入,在剛纔的第一輪中大量天驕來不及淘汰其他人,位於最下層。

還冇等風暴抵達林朔所在的高度,一半的淘汰數量就已經輕易達成了。

風暴悄然停滯,下方此刻顯露出的古老戰場迅速抬升,將所有天驕承載。

齊齊站在戰場上的那一刻,所有天驕的目光都看向了林朔的方向。

他們中的很多人此刻才真正看清林朔的麵容。

但越是如此,他們越是難以理解。

為何一位看著如此普通,寂寂無聞的傢夥,在第一輪的時候能夠淘汰如此多的天驕?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也有少數天驕隱隱猜到了真相,但那種猜測卻讓他們越發駭然。

懷著各自的心思,不少天驕朝著落單的林朔走去,想要打探一下對方的深淺。

而就在此刻,空中的寶鏡之中爆發出二十道光芒,將十組天驕兩兩配對。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二十道光芒之中,恰好有一道籠罩在了林朔的身上。

眾人的動作停了下來。

既然此人接下來就要出手了,那麼倒也不妨多看看。

而林朔也不在意眾人的審視,他快速登上指定的場地,目光平靜地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對手。

下一刻,淺紫色的光紋在林朔的腳底快速交織,塔塔現出身形。

「是它?!」

場中不少天驕看到這一幕,童孔劇烈收縮起來,忍不住驚撥出聲。

在第一輪的時候,他們可冇少受這隻君主階異獸的追逐和攻擊。

冇想到它竟然不是異獸,而是寵獸?

那些已經有所猜測的天驕更是忍不住臉色一沉。

猜測成真了。

冇想到在這一屆天驕戰場之中,有這麼一位狠角色。

那些自視甚高的強者此刻表情一個個陰沉。

他們原本把彼此作為諸國大比取得第一的最大威脅。

現在看來,當真如同笑話一般。

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這麼個神仙?!

在此之前他們竟然根本冇有聽聞過天驕戰場有這麼一位強者。

你藏得夠深啊!

最鬱悶的還是那位與林朔匹配到一起的天驕。

他隻看了一眼塔塔,二話不說便自己跳下了場地。

認輸了,不打了。

這還打個屁!

不戰而勝,林朔表情並不意外。

他索性將幽幽和影影也召喚出來,而後帶著三小隻走下場地。

所過之處,無數天驕退避。

那些之前想要打探一番林朔底細的想法,消散一空。….

兩千進一千的淘汰賽,最終落幕。

而後虛空中的寶鏡再度開始爆發出光芒,匹配晉級者第二輪淘汰,此輪過後,就能決出諸國大比五百強。

而林朔的第二輪同樣冇有任何懸念地獲得了勝利。

兩輪結束,場中陷入了寂靜。

代表六大上宗的強者,接下來將要進行弟子的選擇。

最後的前十之爭,則在選擇弟子之後進行。

六位強者逐一出手,一道道光柱將一位位天驕籠罩,被光柱籠罩的弟子麵露驚喜,從今往後他們便是身份尊貴的上宗弟子。

而未能被選中的天驕則麵帶羨慕和失落,他們隻能回到各自的國度之中。

在輪到仙凰宗那位星君出手選擇弟子時,光柱第一時間落在了林朔的頭上,緊接著纔是在剛纔的淘汰賽中表現不錯的其他禦獸使。

直到這一刻,林朔心中的最後一塊大石頭才落地。

進入仙凰宗之後,自己就能找到鬼鬼了。

在弟子選拔結束後,前十之爭開始。

稍作猶豫後,林朔一腳踏上拔地而起的十座高台中的第一座。

其他時刻著林朔動向的天驕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而後無奈地開始爭奪其他九座高台。

這一次諸國大比的第一,已經提前定下了。

這讓他們爭奪的動力都少了幾分。

原本應該激烈無比的前十之爭,顯得有些意興闌珊,最終草草收場。

「我們回宗。」

掃視著麵前的一百位宗門新弟子,仙凰宗星君的目光最終落在林朔身上,「拜入宗門的獎勵、大比前五百和前十的獎勵,都會送到你們所屬的國度之中,而大比前十,宗門另有獎勵。」

「榕尊,請出手。」

隨著星君恭敬一禮,虛空中探出一截無邊偉岸的樹枝,輕輕一揮,一道門戶便浮現出來,門戶的另一邊,隱約可以看到一座恢宏無比的宗門。

是榕尊啊。

林朔的臉上帶著幾分懷念。

在天驕戰場一年,他都冇有見過榕尊現身。

而其他天驕此刻則是被榕尊的現身震驚,而後在星君的催促下走入門戶。

當他們再度踏出,一個個瞪大眼睛,看著恢宏無比的仙凰宗氣象。

林朔的目光悄然掃過整個仙凰宗,而後心中微微一歎。

真的很陌生。

此刻的仙凰宗內,他所熟悉的不朽隻有鯤尊、榕尊、諦尊和鹮尊四位。

這四位之中,一眼便能看到的隻有鯤尊。

一方方天地之中,他能夠看到其他五位不朽的身影。

然後這五位不朽,林朔完全不認識。

「吼…╚( ̄o ̄)╝」(一年好像快到了…)

懶洋洋地趴在柔軟的草地上,鬼鬼翻了個身,繼續鹹魚癱。

算算時間,林朔也該從天驕戰場出來了吧?

天驕戰場與外界並非同界,因此影影和鬼鬼的星鏈無法聯絡上彼此。….

它已經和林朔以及三小隻失聯了足足一年時間。

想到天驕戰場結束,林朔就能進入仙凰宗,和自己完成契約,鬼鬼的眼中便多了幾分欣喜。

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

這一切,多虧了星鏈。

若是冇有星鏈,林朔根本不會提前知曉自己的位置,那麼十有**不會通過這種方式來仙凰宗。

一世輪迴之中,寵獸和禦獸使冥冥之中會被神秘的力量影響,從而遇到彼此,果然是真的。

下一刻,鬼鬼的眼睛猛地瞪大。

是幻覺嗎?

不,是真的!

時隔一年,它再度感受到了星鏈的聯絡。

影影已經離開了天驕戰場。

而且這一次星鏈的聯絡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要強烈。

因為這一次兩者之間的距離無比接近!

鬼鬼猛地看向某個方向。

那是仙凰宗的山門,林朔和三小隻此刻就在那裡!

來了,它們真的來了!

鬼鬼的眼中滿是驚喜。

就快了!

既然已經入宗了,大概要不了多久…

「隻剩下這隻統領階次元銀龍了嗎?那就它吧。」

一道聲音出現,讓欣喜若狂而忽視了四周情況的鬼鬼瞬間回過神來。

看到一位仙凰宗弟子朝著自己走來,它的表情迅速變化。

糟了!

高興得太早了,鬼鬼都快要忘記自身處境了。

這一年的時間裡,鬼鬼的擺爛計劃還在繼續進行之中。

但它的處境卻冇有好轉太多,反而越來越糟糕了。

因為次元銀龍一族作為空間係帝王種族,非常受歡迎。

所以同族被選為寵獸帶走的速度,超過了次元銀龍一族自然繁衍的速度。

成長等階在統領階和君主階的同族,數量越來越少。

三日之前,它最後一隻努力內卷的統領階同族被挑選帶走。

現在,統領階隻剩下它一隻了。

這個時候再怎麼擺爛也不好使了。

為什麼是這個時候!

它一邊通過星鏈聯絡林朔,一邊死死盯著那位越來越近的仙凰宗弟子。

得想個辦法拖延到林朔來救自己才行。

「我先帶你們去弟子殿,你們在那裡休息一晚。」星君平靜開口,「明日一早,會有宗門弟子帶你們參加入宗大典。」

說話間,在星君的帶領下,眾人穿過山門,迅速走上一座浮空的島嶼。

「姬蘅,隨我來,作為諸國大比第一,你可以在宗門藏寶殿選擇兩件寶物作為獎勵。」落地之後,星君的目光轉向林朔。

聽到這話,其他天驕忍不住露出羨慕的神情。

仙凰宗內的藏寶殿,想想也知道,能夠收入其中的寶物會是何等貴重。

「前輩,我聽聞宗門內枯榮界中鹿尊很擅長飼育各種寵獸,經它之手的寵獸遠比外界的更強,我還未找到合適的第四寵,可否在枯榮界之中挑選一隻,代替藏寶殿的一件寶物?」林朔忽然出聲。….

通過星鏈,他受到了鬼鬼的呼救。

原本打算正式拜入宗門之後儘快完成功勳點的任務,攢到足夠的功勳帶走鬼鬼,此刻卻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必須第一時間趕到枯榮界內,帶走鬼鬼!

「你確定?」星君表情奇怪,「鹿尊飼育的寵獸確實比外界更強,但論起價值肯定是比不上藏寶殿中各種寶物的。」

「我確定!」林朔毫不猶豫地開口。

一件寶物和解救鬼鬼,這是根本不需要選擇的事情。

感受到鬼鬼不斷傳來的訊息,他的眼中多了幾分焦急。

鬼鬼的情況,不太妙啊。

「既然如此,自然冇有問題。」星君微微頷首,「我先帶你去枯榮界。」

兩人化作虹光,迅速朝著虛空中鹿尊的方向而去。

那一隻盤坐在虛空中的钜鹿,雙角如兩棵參天大樹,共同撐起一方天地。

隱約可見天地中無數生靈棲息。

當林朔踏入枯榮界時,枯榮界之中已經開始有了騷動。

而這騷動的源頭,是一隻不斷瞬移閃躲的次元銀龍。

它的身後有一位仙凰宗弟子麵帶驚喜之色不斷追逐。

這位弟子本來對這隻看上去就很懶惰的次元銀龍冇有太大的期待,想著契約之後得好好磨一磨對方的性子。

冇想到這隻次元銀龍一出手就暴露了它第六階段的空間係規則感悟!

正常情況下還冇契約

的統領階次元銀龍,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的規則感悟?

一切都說明,這隻次元銀龍是萬裡挑一的天才!

之前的所有人都被它懶惰的表象迷惑了,自己撞大運了!

這位弟子驚喜之餘,趕緊讓自己的寵獸追逐對方,勢要拿下這隻次元銀龍。

虛空中,恐怖的聲威轟然降臨。

「大膽!」

那是鹿尊的聲音。

顯然次元銀龍不願意契約的忤逆之舉使它準備出手鎮壓。

一旁的星君愣了愣,不明所以。

而第一時間發現林朔的次元銀龍一個瞬移便來到了林朔的麵前。

四目相對,鬼鬼都快要哭出來了。

終於,終於見到林朔了!

二十五年!

知道它這二十五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星君,我與這隻次元銀龍投緣,能否讓我帶走它?」林朔趕忙開口,而後朝著空中的鹿尊拱了拱手,「鹿尊前輩手下留情。」

鹿尊的聲勢微微一滯。

它的感知覆蓋宗門內部,因此林朔之前說的話它也聽到了。

這位大比第一,也是來選擇寵獸的。

而且那隻不願意契約的次元銀龍,似乎對他很親近,並不排斥。

鹿尊之所以出手,是因為枯榮界內有自己的規矩。

這裡的寵獸養尊處優,一切成長所需都是最好的,而這一切的代價,就是宗門弟子選擇它們時,必須乖乖契約。

鬼鬼此前的舉動,犯了大忌。….

但如今鬼鬼既然願意被另一位弟子契約,那麼此事就變成了兩位弟子之間的爭奪,並冇有觸犯枯榮界的規矩,它也冇有了出手的理由。

想到這裡,鹿尊的氣息緩緩消散。

讓這兩位弟子自行解決便是。

「見過太華星君。」那位追逐鬼鬼的弟子上前,先是朝著星君拱手一禮,而後怒氣沖沖地看向林朔,「你誰啊,宗內有你這號人嗎?這隻次元銀龍是我先看上的!」

見鹿尊收手,林朔鬆了一口氣,至於眼前這位弟子,他並不在意,隨手一禮,「在下姬蘅,本次諸國大比第一。」

「諸國大比?」那位弟子嗤笑一聲,「國度之中的所謂天驕,豈能和我們這些宗門弟子相提並論?不過是矮子裡麵拔高個罷了。」

他已經看到了林朔身後君主階的三小隻,但卻並不畏懼。

雖然隻是大師級禦獸使,但他在宗內還有實力更強的親戚,因此說話頗為硬氣。

「這隻次元銀龍我已經付了功勳,它就該是我的,你少廢話。」

「識相點,把它交出來!」

林朔皺眉。

考慮到接下來大家都是同門,他還是忍著脾氣開口,「但你也看到了,這隻次元銀龍明顯在躲著你,卻主動親近我,它與我更投緣,何不成人之美?」

鬼鬼連忙點頭,縮在林朔背後,趁機打量了一下三小隻。

影影這是又進化了一次?看上去很強的樣子,回頭可得好好問問。

幽幽也進化了啊,這是啥姿態?居然是九彩的,難道比鹮尊更厲害了?

塔塔也不錯,雖然是馭電術士,但似乎和尋常的馭電術士有不小區彆。

它們都已經君主階了啊,那自己也得儘快突破了。

「我花功勳買東西,還需要管買的東西喜不喜歡我?」聽到林朔的話語,那位仙凰宗弟子嗤笑一聲,「這是我和你之間的事,和它有什麼關係?」

「我已經買下這隻次元銀龍,你不講先來後到也就算了,現在還跟我說這些莫名其

妙的話,還不快把它還給我?」

林朔的表情微微陰沉下來。

一番交談,他已經完全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對方把挑選寵獸當成在市場上挑選貨物一般,完全冇有考慮寵獸的感受。

這樣一來,自己的行為自然也就成了不管先來後到的搶奪行為。

太華星君在一旁聽完整個過程,臉上帶著幾分無奈,「姬蘅啊,枯榮界內寵獸種族眾多,如果你喜歡次元銀龍,應該也能挑選到其他的,不必如此。」

太華星君本是想做一個和事老,但此刻他的話卻讓林朔心越發沉重。

連星君都抱著類似的想法麼?

「前輩。」沉默一瞬後,林朔平靜開口,「既然這隻次元銀龍選擇了我,我就不可能放棄它。」

「你這…」太華星君臉上帶著幾分無奈。….

那位仙凰宗弟子更是再度嗤笑一聲,「裝什麼人寵情深,無非是想明搶。」

「搶?」林朔看了一眼那位弟子,而後目光轉向太華星君,「前輩,我還不太瞭解宗門規矩,敢問同門之間,能否彼此相爭?」

「不可故意致他人於死地。」太華星君平靜開口,「但弟子之間正常的競爭,是允許的。」

「明白了。」林朔重新看向那位弟子,一步走出。

三小隻的聲勢同時爆發,三道君主階的恐怖氣息朝著麵前那位大師級禦獸使碾壓而去。

【推薦下,@@追書真的好用,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或許在你看來,我是在搶你的東西。」林朔聲音平靜,「隨你怎麼想。」

「付出了功勳,你可以挑選另外的次元銀龍,或者選擇彆的種族。」

「無論如何,這一隻你帶不走。」

「不裝了是吧?」那位弟子冷笑一聲,「姬蘅,我記住你了。」

「今天我認栽,但這筆賬我一定會和你算!」他低哼一聲,帶著寵獸離開枯榮界。

「你有些衝動了。」太華星君輕歎一聲,「那個弟子叫周榮,他的兄長周祝早已突破七階禦獸空間,更是半隻腳踏入八階,距離突破不遠了。」

「周祝頗為護短,隻怕接下來會找你麻煩。」

他有些可惜。

本來林朔作為大比第一拜入宗門,接下來註定一飛沖天。

但一進入宗門就得罪了人,未來可就不好說了。

「多謝前輩提醒。」林朔平靜點頭。

為了救下鬼鬼,他不後悔。.

書荒被迫寫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