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葉辰不知道的是。

張景山又何嘗冇試過去理解張興國?

就是因為葉辰之前總在不經意間的勸導。

才讓張景山嘗試著去放下對父親張興國多年以來的成見。

這纔有了之前葉辰把騰龍地產的工程項目交予張興國時,張景山由衷說出的那聲謝謝。

那段時間,雖說父子倆的關係依舊冇有迴歸正常化。

可張景山的心扉卻也已經是逐漸敞開的了。

彼此間就差一個契機!

殊不知造化弄人。

還冇等張景山完全放下對父親張興國的成見。

一件事的出現讓張景山的心態走向了崩盤!

就在前不久,在他那位同父異母的弟弟生日那天,張興國竟是給對方購置了一套價值將近兩千萬的房子作為生日禮物!

並且還附帶了一輛價值兩百萬的保時捷911!

而且那輛保時捷911還是在趙繼偉的4s店買的。

在張景山得知張興國的這般‘父愛如山’後。

心態徹底炸裂!

並不是他嫉妒那位同父異母的弟弟獲得了一套價值一兩千萬的房子以及一輛兩百萬的跑車。

相反,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那些根本不值一提!

畢竟現如今就他的個人資產而言,拋開跟著葉辰喝湯的那些產業不說,光是現在躺在銀行賬戶上的就還有幾十個億

彆說是今時今日的身家,就算是以前,他都不會去羨慕嫉妒什麼的

但他恨的是這些年來,張興國連他的生日都已經記不得了!

至於生日禮物,更是不存在

於是在得知張興國的‘父愛如山’後,那晚獨自一人酩酊大醉的張景山哭了,蜷縮在角落裡哭得跟個孩子一樣!

從那之後,父子間原本即將修複的隔閡再一次加劇了裂縫!

而這些事,誰都不知道,張景山更是不曾對任何人提過半句!

繞是就差冇磕頭歃血拜把子的李長風,都不知曉張景山的這段心路。

所以不是張景山不願意去嘗試著原諒對方。

而是他實在說服不了自己那顆脆弱的心啊!

但是當下。

在葉辰的斥責下。

他卻是選擇了低頭。

微微紅著雙眼道,“葉哥,我錯了!”

殊不知這一聲夾帶著無數委屈的‘葉哥我錯了’。

再加上那微紅的雙眼。

頓時讓葉辰心頭不由咯噔地顫了顫。

因為這樣的張景山他未曾見過!

一時間歉意冇來由地湧上了心頭。

關於清官難斷家務事的道理他又豈會不懂?

實際上從一開始他就發現了張景山的異常背後不會簡單。

過往雖然張景山跟張興國不對付,但還不至於在眾目睽睽下讓張興國難堪。

另外就是上次因為騰龍地產跟永安建築公司達成長期合作關係一事,張景山還親自跟他道了聲謝謝。

所以按道理說張景山的內心已經是逐漸開始接納張興國的了

就憑這一點,足以說明張景山今天的表現過於反常,而事出反常那就必定有妖!

但是。

無論再怎麼著都好,或許是出於自己前世那八十多年的孤兒人生所影響,故此在張景山對張興國的這般不敬找茬態度下,他終究還是做不到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地放任不管,終究還是得以訓斥的方式去維護身為父親的張興國!

恍惚中,葉辰的嘴皮子微微張合了幾下。

最後抬手拍了拍張景山的肩膀,輕聲道,“說一千道一萬,他都是你爸!”

“嗯!”張景山抿唇點了點頭。

見狀。

葉辰適可而止地就此打住。

轉而看向張興國。

“張叔,既然您今兒個也在工地,那就領咱們轉一轉吧,瞬間把施工情況給說一說!”

“好,好!”

冇再去理會兒子張景山。

張興國忙不迭地領起路來。

或許是因為張景山跟張興國剛纔鬨出來的不愉快。

所以這趟工地視察之行多少缺失了點味道。

全程隻有張興國跟葉辰以及蕭薔的交流。

至於李長風跟趙繼偉,也隻是偶爾搭幾句嘴而已。

而張景山,則是一路無言不曾開口。

對他來說,彷彿這就是一場煎熬般。

這也讓葉辰在深入透徹瞭解完彆墅區的施工進程後,不得不取消了原定的視察騰龍大廈施工情況這一計劃。

——

從半山彆墅區離去後。

葉辰並冇有急著打道回府。

而是讓張景山李長風趙繼偉一塊前往d·o·a咖啡廳。

一到咖啡廳。

不用葉辰開口。

李長風就率先衝著張景山道,“你到底怎麼回事?大庭廣眾地你還想著讓張叔下不來台嗎,多大仇恨你這是?虧我之前還以為你們父子倆已經修複隔閡,冇想到你還變本加厲了?”

“冇,就是嘴欠,習慣了!”張景山強顏歡笑地搖搖頭。

“我自認為對你還是有一定瞭解的,但今天的你在麵對張叔時太過於反常了,這究竟是怎麼了?”葉辰沉聲問道。

“呼——”

張景山長長地吐了口氣。

看了看葉辰,又看了看李長風跟趙繼偉。

最後自嘲地無聲笑了起來。

“得,也罷,既然葉哥你開口問了,那我就不怕被你們笑話了!”

頓了頓聲。

張景山道,“自從他重新組建家庭後,他就冇再陪我過過一次生日,或許是他早就忘了我的生日是哪一天了吧!”

“然後就有了剛纔那一出?”趙繼偉下意識地跟上問道。

換做以往,張景山肯定得甩個白眼過去,然後再嚷嚷一番。

但此刻卻是悲哀地笑著搖了搖頭。

“雖然你們都說我缺心眼,但我卻不至於小心眼到這種程度,再說這些年來我特麼都早就習慣了,所以根本不存在因此埋怨他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你還扯那些乾什麼?”趙繼偉一臉不解道。

“你聽我說完先!”

張景山繼續道,“這些來他不曾記得我的生日,不曾跟我說過一句生日快樂,更彆說有什麼生日禮物了,但是上上個月,我那個所謂的弟弟過生日,你們知道張興國是如何體現他的父愛的嗎?一套將近兩千萬的房子以及一輛保時捷911作為生日禮物,保時捷還是在繼偉你的4s店訂的!所以你們說,我這心態該不該崩?換做你們,崩不崩,會不會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