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果子,他盤坐下來,凝聚靈符。

他準備好好在靈壤的範圍內采集藥材,倒也不著急了,決定趁機提升修為。

後續,他把剩餘的主竅靈氣全部凝聚成靈符,並順勢衝擊下一個境界,靈念境。

靈念,就是在靈力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靈力的主動性,誕生出的第二意識,叫做靈念。

按照吳北的理解,這靈念更像他當初修煉的武道意誌,若是按照這個思路,修煉起來並不難。

果然,他的思路一旦打開,身體中的十四種真力便逐一凝聚出了一道靈念。隨後,這些靈念又結合起來,形成一個主靈念!

有了主靈念,所有的真力都統一起來,不再是各自為戰。這還不算完,吳北又將自己修煉的武道意誌,加持到靈念之上,把它變成武道靈念,相當於他以前修煉的武道意誌。

靈念一成,吳北感覺自己的精神彷彿產生了一次蛻變,他對身體的掌控更加如意和精細了。

凝聚靈念,他已經在這裡度過了三天。接下來,便繼續采集靈藥。

這片靈壤的區域,占地相當之廣,他後續又用了四天的時間,采集了大量靈藥,多達五萬餘株!

離開靈壤區,他心忖:「我采集的靈藥,足夠我在神通境之前修煉所用,是時候返回玄冥教了。」.z.br>

做了決定,他淩空飛起,不久之後便出現在了毒霧森林的邊緣。

他剛從裡麵出來,就看到一名美豔的女子守在不遠處。一看到他,連忙就奔過來:「公子!」

他定睛一看,正是之前的朱千媚。當對方走近,他心中一動,感覺出一些不同,但冇有聲張,而是笑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裡?」

朱千媚笑道:「公子,我姐的毒傷已經好了,我是來報答你的!」

吳北來了興趣,問:「那你準備怎麼報答我?」

朱千媚:「我姐姐會嫁給公子,她可漂亮了。」

吳北一呆:「你姐嫁給我?」

朱千媚笑道:「公子,如果你看到我姐,一定會喜歡她的。」

吳北連忙擺手:「我不用你報答。」

朱千媚連忙說:「公子,你就娶了我姐吧,如果你不娶她,她也會被那個惡少給欺負的。」

吳北心中一動:「惡霸?」

朱千媚點頭:「我姐的毒,就是那個惡霸讓人下的,目的就是讓我姐屈服!可我姐寧死也不願做他的玩物。」

吳北想了想,說:「這樣吧,我跟你回去一趟,幫你解決這個問題。至於娶你姐,我不能答應。」

朱千媚大喜:「好的公子,我們這就出發。」

「不急,我同伴還在這裡。」說著,他回客棧叫上了方芳,隨後三人一起乘坐著白牛和馬,前往朱千媚一家所在的城市,青蒙城。

青蒙城距離這裡九百多裡地,白牛神速,當天就趕到了。

進入青蒙城,吳北發現這座城挺大,頗為繁華。入城走了十幾分鐘,來到一條巷子,小巷最後的一座宅子就是朱家的。

朱千媚推開門,就見院子中晾曬著不少衣物,一名女子正在織房中織布,不斷地發出唧唧之聲。

聽到聲音,女子連忙起身相迎。她布衣荊釵,容貌卻是絕麗,吳北看得不由一呆。

女子在距離吳北三步的距離,突然大禮相拜:「小女子傾城,拜謝公子救命之恩!」

吳北連忙扶起她,道:「姑娘不必客氣。」

朱千媚笑道:「公子,我姐美嗎?」

朱傾城玉容一冷,道:「千媚,不得無禮。」

吳北笑道:「怎麼能說無禮,

她隻是在說實話,姑娘生得的確是貌美如花,一笑傾城。」

朱傾城輕輕一歎:「讓公子見笑了,這野丫頭太不懂禮數了。」

吳北看了一圈,問:「家裡冇彆的人了?」

朱傾城:「父母都過世了,隻有我們姐妹相依為命。」

吳北點點頭:「我聽千媚說,有一個惡少欺負你們。我既然幫了你,就幫人幫到底,幫你們解決麻煩。」

朱傾城輕輕一歎:「那惡少是城中大富商的兒子,他幾年前就要招我為妾,可我冇允。這些年,他隔三差五就來騷擾。我寧死不從,他怕我尋短見,就給我灌了化骨奇毒,逼我就範。」

吳北道:「姑娘無畏的勇氣讓人佩服。這樣吧,我是玄冥教的弟子,你們要是願意,就搬到玄冥教,我給你們安排住處。」

朱傾城道:「公子,已經承蒙您的大恩了,怎好再麻煩您呢。」

吳北:「舉手之勞,談不上麻煩。」

朱傾城想了想,說:「那,我們姐妹就麻煩公子了。」

吳北:「那就收拾一下吧,咱們一會就出發。」

朱傾城:「請公子屋裡用茶。」

朱傾城泡了幾杯茶水,便和朱千媚去收拾了。

見這姐妹二人不在房中,方芳低聲說:「公子不覺得奇怪嗎?」

吳北:「哪裡奇怪?」

方芳:「姐妹兩個都長得這麼美,卻住在這種破落的地方。憑她們的美貌,城中的富家公子早就踏破門檻了,至於淪落至此嗎?」

吳北笑道:「所以你覺得,她們在偽裝?」

方芳:「公子,朱傾城剛纔在織布。可我觀察了她的手,潔白細嫩,冇有一點老繭。還有,她的衣衫雖然寒酸,可裡麵的衣服卻是上等麵料。」

吳北端起茶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你說的,我早已經發現。」

方芳:「公子,我覺得所謂的惡少欺負,都是假的。一會咱們問問周圍的鄰居,保證他們露餡。」

吳北:「不著急,我倒想看看,她們的目的是什麼。」

過了一會,姐妹兩個收拾好了東西,要隨吳北一起離開。

吳北卻不著急走,他道:「二位的幻術很了不起。可惜騙不了我。」

二女一驚,朱千媚道:「公子,你在說什麼?」

吳北手一揮,一股真力震盪,他動用了十二主竅真力中的一種,能夠破除幻境。頓時,周圍的景物發生變化,兩個女子,變成了兩個四五十歲的婦人,生得十分醜陋,根本不是什麼美女。

兩個婦人大驚,扭身就要逃,卻感覺身子一重,都被吳北踹倒在地。

吳北踏住一名婦人的背,冷冷問:「你們處心積慮,用幻境將我騙至此地,所為何事?還有,之前的那位朱千媚在哪裡?」

原來,他最初遇到的朱千媚是真人,可他回來時遇到的朱千媚卻是假的。他雖看破,卻未說破,就是一探究竟。

婦人道:「我說!她們姐妹被我們關在了另一所院子裡,請不要殺我們!」

吳北:「你們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主使之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