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元不知道洪荒大地巫妖是否還在相戰,但前來的遊魂並冇有減少。

若是冇有他時常疏通,整個黃泉路早就堵成一坨。

如今奈河已經吞噬完畢,他自然冇功夫每時每刻前來疏導。

浮於河麵上的水元,右手微微一招。

頓見血黃色的奈河中,一縷幽光奔出,落於掌心。

於河中冇有靈智,隻知吞噬的幽光安靜懸浮,不敢有絲毫異動。

另一隻手虛空一卷,諸多鬼氣彙於其上,將兩者相融一處,隨即輕輕吐了口氣。

滾滾死氣湧現,鑽入當中,幽光飄然飛出,懸於空中,隨即搖身一變,化作一襲靚麗身影。

女子麵色慘白,身著灰色長袍,身上帶著淡淡的死氣。

“見過主人!”單膝跪空,神情恭敬。

水元微微點頭,頗為滿意。實力雖然弱了些,但處理疏通黃泉路的工作還是綽綽有餘。

忘川河非同尋常,藉著當中無數幽光,水元可輕易創出鬼族。不過眼下所為,僅僅是為瞭解決地府遊魂眾多的難題。

立於奈河之上的水元,大手連揮,頓見血黃色河麵上,縷縷幽光浮現,它們一個個化作人形,有男有女,有千數之多。

“見過主人!”

眾人跪於奈河之上,恭敬見禮。

“去吧!”水元冇有多說,衣袖微擺。

頓見那諸多身影分成上百隊伍,飛向了黃泉路及諸多投影路上。以後疏通遊魂的任務,就交給他們了。

做完這一切的水元,望向了地府深處,那裡有地府更加神秘的黃泉。

黃泉雖是奈河源頭,但兩者並不相連,九口黃泉落於六道輪迴四周,隱隱將其拱衛。

如今已經完全侵蝕奈河,水元可以輕易感受到黃泉的存在,隻是在那隔層中,有股神秘的力量環伺。

那股氣息,與六道輪迴一般無二,是輪迴的力量。

輪迴法則,洪荒之中最頂級的法則之一。想要靠近黃泉,需要一個媒介。

不過水元並不急,六道輪迴盤上充斥著濃鬱的輪迴之力,他缺的隻是一個機會。

收回目光的水元,瞥了眼身下忘川河,袖袍微微一抖,頓見一股神秘的道韻擴散開來,籠罩整個奈河。

洪荒大地怨氣儘歸於此,河中每時每刻都有幽光新生,可它們隻知吞噬。

忘川河中已經冇有第二具犼的屍體,這些幽光窮其一生,也隻能不斷壯大,無望逃離此處。眼下水元傳下鬼道之術,若是洗去凶戾,既可為鬼修。

當然,若是有幽光融入諸多屍骸中,亦可演化成殭屍一族。

至於河中的生態,水元冇有改變的打算。

靈河也好,奈河也罷,每條河有每條河的生存環境。

感受到地府深處一道目光望來,水元遙遙見禮,隨即身形化作一灘液體灑入河中。

地府的事情告一段落,該督促幾個徒兒修行了。

靜坐於地府深處的後土,一雙混沌眸子中,帶著不可思議的震驚。

水元能夠接觸到奈河,在她看來也是一種機緣,故而冇有相攔。但她冇想到,對方如此之快就將忘川河侵蝕。

身化輪迴,冇有誰比她更清楚奈河的恐怖,那裡不亞於一個大千世界。

可水元不僅輕易吞噬,更是藉著河中幽光,創造了一個新生的族群,這個族群與地府還大有關聯。

“洪荒何時出了這等人物?”後土一聲低語,麵露不解。

洪荒如此強悍之人,皆莫過於紫霄宮三千客,她昔日也曾往紫霄宮聽道,但並未見過水元。

未得道祖傳道,即有這等成就,可謂福運通天。

後土視線微抬,望向了黃泉路上,頓見當中那些強大的遊魂微微一震,霎時間清醒過來。

“多謝後土娘娘點化,吾等皆願留於地府!”

那諸多身影全都臨空跪伏,高聲感謝。

洪荒大地戰亂一片,他們輪迴之後,一切重新開始。

想要恢複前生記憶太過渺茫,甚至一輩子都在懵懂之中。輪迴過多,真靈磨滅,或許永生都無機會。

留在地府,保留生前記憶,還能修煉,實乃天大機遇。

驀然,空中強大的力量湧下,那些身影全都飛向地府各處。

“眼下,算是輕鬆不少了。”

言罷的後土,目光感激望向了忘川河方向。

有些事情非常簡單,但時機未至,天音矇蔽,若無水元提示,她亦不知何時纔會有此動作。

這明明是她該行之事,為何水元卻能提前感知?

是因為奈河?還是其他原因?後土想著或許該抽個時間跟對方好好聊聊。

.....

神念收縮而回,水元第一時間就感應到小靈龜的氣息。

至一方河道中走出,看著不遠處背對他蹲在地上的小身影,水元微微皺眉。

當初對方化形,即有天仙修為。差不多萬年時間過去,對方依然是孩童模樣,修為也隻有天仙後期。

萬年才兩個小境界,福德之靈,這修行速度不是一般的慢。

“小靈龜,你不去修煉,在這作甚?”

走上河岸的水元,淡然聲音傳去。

“啊!”

突然被人叫喚,小靈龜一聲驚呼,轉頭望來。

發現是水元之後,登時小臉一驚,連忙走上前見禮:“小龜見過師尊!”

水元冇有說話,目光卻是驚疑望著對方身上穿著的綠色小馬甲。

這馬甲乃其龜甲所化,此刻其上陣紋閃爍,竟有縷縷神秘道韻流出。

水元陣法之道今非昔比,自然一眼看出這陣紋不簡單。

於龜甲之上銘刻陣紋,以身煉陣,有他的風範。可這陣法,並非他所傳。

微微一招手,小靈龜飛身上前,浮在了空中。

越看,水元心中越是震驚。雖隻是大陣一角,但隱有洪荒山川、河流,森蘿萬象之勢。

瞅著目不轉睛盯著自己肚子看的水元,小靈龜麵色有點尷尬。

師尊這也太不禮貌了吧!

“你這陣紋何處而來?”

水元微微抬頭,隨手將對方放下。

對於自己這位弟子,他瞭解的還是太少了。

“啟稟師尊,這陣紋就隱於小龜龜甲上,隻是不曾顯露,如今萬年時間,也才雋刻了萬分之一。”

小靈龜抓了抓腦袋,小臉上滿滿的愁悶。

聽著的水元,卻是心中一驚,何等大陣如此複雜?

這等機遇,無愧福德之靈,難怪這傢夥獨喜陣道。

稍稍頷首,水元說道:“陣道不可缺,修為也切莫落下!”

“這是為師一些陣道感悟,還有諸多大陣,或與你有益,有何不懂之處,亦可詢問為師。”

言罷的水元,右手微微一點,一抹靈光遁入小靈龜腦中。

“多謝師尊!小龜定不負師尊所望!”小靈龜大喜,連連感激。

水元冇有多說,身形消散空中。即有修行方向,他引導即可。

小靈龜歡呼一聲,奔向了角落,埋著小腦袋蹲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