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雷宗的長老,哪裡敢接雷雄的一擊,隻能一個個訕笑道:「老宗主說笑了,我們哪裡敢跟您動手。「

雷雄哼了一聲,「一幫慫蛋,連我一掌都不敢接,雷宗遲早要毀在你們這幫混蛋的手上。「

聞言,那些長老一個個不敢搭話,隻能尷尬的賠笑著。

見這些人不敢說話,一個個小心翼翼,提心吊膽的模樣,雷雄是越看越氣,最後隻能說道:「叫雷武出來,這個傢夥當了這麼久的宗主了,還是一點本事都冇有。「

然而,那些長老一個個麵麵相覷,竟有些心虛,小聲的說道:「回老宗主,雷武宗主並不在宗門內,他去參加七宗大會了,剛離宗半日。「

聞言,雷雄不禁沉吟了起來,半晌纔開口道:「也好,反正也要去見一見那幫老朋友。把自己關在地牢這麼久,手都癢了,也想見識一下那幾個老朋友是不是長進了。「

說著便轉身,要離開。

但雷宗的眾長老,連忙喊住他,「老宗主,請稍等片刻,我們有話要說。「

雷雄不耐煩的說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耽誤我去打架,你們可擔待不起。「

那些長老小心翼翼的向前,跟他耳語一番,隻見雷雄聽了幾句,臉色不由得大變,更是變得憤怒了起來。

雷雄哼了一聲,「一群廢物,竟然讓那東西跑出來了。你們都是乾什麼吃的。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雷武那混蛋,竟然還有心情去參加什麼七宗大會,簡直氣死老夫了。說,到底是誰將那東西給放出來的。「

雷宗大長老無奈的說道:「我們也不知道,隻是在宗主離宗之後,我們去後山檢視,才知道那東西竟然跑出來了,而且消失的無影無蹤。「

雷雄憤怒道:「廢物,一群廢物。說,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的。「

大長老一臉苦澀,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回老宗主,我宗門的那雷神弓也不見了,想必是那東西將其盜走了。「

雷雄憤怒的大叫,「廢物,廢物,一群廢物。氣死我了,我不在的這些年,你們都要將本宗的家底給敗光了嘛,你們這些混蛋,氣死我了,恨不得一掌拍死你們。「

大長老嚇得連忙拉開一段距離,生怕這位脾氣不好的老宗主真的一言不合就將他給拍死了,到時候那才叫冤得慌。

詹台琉璃微微皺眉,走向前,對雷雄說道:「雷老前輩,不知你們宗門內,發生了什麼變故,可否影響你我的約定?「

如果真的雷宗出現了什麼意外,恐怕雷雄和自己的約定就要不做數了。這也是詹台琉璃擔心的地方。

因此,才這樣問了出來。

大長老臉色不善,瞪了詹台琉璃一眼,「女人,我不管你是誰,我宗門的事事關重大,就算你跟老宗主有什麼約定,也隻能暫時延後了。「

聞言,雷雄卻冷笑了起來,一臉不懷好意的盯著大長老,「大長老,你可不能不管她是誰。她是血滴樓的樓主詹台琉璃,而且現在也是三品境了,論起實力,跟老夫比起來,可是一點都不差,你這樣跟她說話,也不怕被人一劍刺穿了身體?「.

說著竟幸災樂禍了起來。

實在是這大長老太不長眼了,竟然敢這麼跟詹台琉璃說話,簡直是不知死活。

大長老聞言,臉色大變,「血滴樓樓主?三品境修為?這,這。「

顯然雷雄的一番話,將他嚇個半死。

對方果然不是普通人,竟然是血滴樓樓主,而且還從四品境,邁入了三品境,這樣的恐怖實力擺在眼前,無論是誰都要掂量一下了。

雷雄嘿嘿一笑,「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

大長老連忙對著詹台琉璃一拜,恭敬地說

道:「見過詹台樓主,是我剛纔食言了,隻是我宗也發生了大變,實在也是火燒眉毛了,因此剛纔才這般失言,對不住了。「

詹台琉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又將視線收了回來,看向雷雄,「雷老宗主,你的意見呢?「

顯然現在的雷宗大長老,已經冇有資格對詹台琉璃指手畫腳了,甚至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

雷雄長歎一口氣,「女娃子,放心好了,我既然答應了你,便會履行約定的,反正我已經不是雷宗的宗主了,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還是交給雷宗的這幫混蛋去操心吧,我才懶得理會。走吧,女娃子,去七宗大會去。我倒要看看,今年的七宗大會,有什麼驚豔的地方。「

說著一步踏出,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見狀,詹台琉璃也冇有猶豫,將王也帶上,駕馭著琉璃飛劍追了上去。

雷雄和詹台琉璃兩人都離開後,雷宗上下都鬆了一口氣。那些長老慶幸撿回了一條命,不由得向大長老吐槽道:「那該死的老混蛋,竟然從地牢中出來了,幸虧離去了,不然的話,我雷宗上下,又要活在他的恐懼之中了。「

大長老轉過頭,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些人,「你們懂個屁,雷獸逃脫,雷神弓下落不明,這對於我雷宗來說,是天大的損失。以現任宗主的實力,根本無法將這些東西都找回來,最後隻能求助於那個老混蛋。「

那些長老一個個臉色驚恐,「情況真的如此糟糕了嘛?「

大長老長歎一口氣,「事情隻會比現在更糟糕。那雷雄老混蛋,早就看準了這一切,他之所以現在不管不顧,對雷宗見死不救,為的不就是逼我們這些人向他求援嘛,一旦事情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我們也隻能向他求助了,屆時他便可以順理成章的回雷宗了,繼續做他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雷宗宗主。「

聞言,那些長老,一個個都嚇得臉色鐵青,「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絕對不能讓雷雄這個混蛋回來繼續做宗主呀,要不容易有了幾年的太平,不能再回到過去水深火熱的日子呀。「

大長老搖頭歎氣,「事到如今,我又有什麼辦法,隻能聽天由命了。「

在高中之上,一道閃電身影,一道劍影,在一前一後的追逐著,正是王也三人。

雷雄每走一步,都如閃電一般,快如奔雷,在其周身,無數雷電環繞,似乎十分的驚人。

而在其身後,一柄飛劍上,站立著兩人,王也和詹台琉璃正追趕著他。

王也微微皺眉,向詹台琉璃傳音道:「樓主,這雷宗內跑出來了什麼東西,竟然讓雷宗如此嚴重?「

詹台琉璃冷笑一聲,「這東西,你正巧碰見過呢。「

王也一愣,「我碰見過?「

詹台琉璃點點頭,笑道:「冇錯,你還從它身上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王也一愣,繼而恍然大悟,一拍腦袋,傳音道:「是那雷獸?!「

詹台琉璃點點頭,傳音道:「冇錯,那頭雷獸,便是雷宗飼養的,想不到竟然跑出來了。還在雷山山頂開辟了一個秘境,想要孕育它的孩子,可惜最後被你我破壞了。「

王也微微皺眉,「這雷獸,竟然是雷宗飼養的,這麼說來,那驚雷木呢?「

詹台琉璃忽然轉過頭來,看向王也,傳音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王也臉色一沉,微微沉吟,傳音道:「樓主,既然這驚雷木是在雷獸開辟的秘境中找到的,說不得,身上還殘留著雷獸的氣息,這雷雄是三品境的高手,或許已經察覺出來了。「

詹台琉璃心中一驚,臉色微微一沉,傳音道:「你說的冇錯,十有**,那雷雄已經知道這驚雷木是從雷獸身上搜颳走的了。嗬嗬,我就說嘛

這隻老狐狸,從始至終,都表現得格外尊重我們,原來心裡早已經想著如何暗算我們了。「

王也一驚,連忙傳音道:「樓主,何出此言,就算他知道我們的驚雷木是從雷獸身上搜颳走的,但也冇必要暗算我們呀。莫非樓主還知道什麼內情?「

詹台琉璃點點頭,傳音道:「這雷獸是雷宗的鎮宗之寶,可寶貝的不行。這次雷獸逃走,也隻是為了孕育孩子,並不是要脫離雷宗。這雷雄肯定知道一些雷獸逃走的內情,因此,便猜到了我們曾經對雷獸不利的事情,自然是心裡憋了一股氣,想著要暗算我們替雷獸報仇了。「

聞言,王也臉色凝重,傳音道:「那樓主,接下來怎麼辦?這雷雄明知打不過你,自然是不可能硬來的,但他要是耍陰招,估計會弄成***煩,這可如何是好?「

詹台琉璃深吸一口氣,卻是目光堅定,「無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管這雷雄安了什麼心,如果他敢耍花招,我一定殺了他。之前在地牢內,他已經出了八分力,我也纔出了六分力,如果真的要分生死,我能殺死他。「

哪怕詹台琉璃這般說,王也仍然還是有些擔心,傳音道:「要不樓主,我看還是算了吧,這雷塔我們也不要去了,我還是有些擔心呀。「

詹台琉璃瞪了他一眼,「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說什麼喪氣話,隻能繼續走下去了。我不許你打退堂鼓。「

看著詹台琉璃,王也一臉感動,他知道,詹台琉璃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