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天和阿爾托莉雅兩人來到博物館前,正準備將新捕獲的魚捐贈給博達時。

蝴蝶忍帶著香奈乎和備長炭從博物館內走了出來。

備長炭看到林天後,一臉欣喜地跑到林天麵前,開心地說道。

“哥哥,我剛將一隻彩虹鍬形蟲捐贈給博達。你知道嗎,今天又有好多好看的蝴蝶和昆蟲出現在島上,我打算將它們都抓捕住,放在博物館中。”

一邊說著,備長炭那卡姿蘭萌萌噠的大眼睛,閃出興奮之色。小手抵住嘴巴,圓鼓鼓的臉頰,可愛極了。

《鎮妖博物館》

“哈哈,不錯,不錯。加油啊,炭炭!”

林天聽到備長炭都抓住今天新出現的昆蟲,而他自己就釣到了幾隻破魚。

心中再次承受了一萬點暴擊。他不自然地露出笑意,摸了摸備長炭的頭髮。

而後帶著阿爾托莉雅走進了博物館。

“哥哥今天怎麼了?好像有點不開心...”

備長炭疑惑地望著林天的背影,低聲說道。

“嗬嗬,可能是又非酋附體了吧。走吧,備長炭,姐姐帶你們去遊樂園。”

蝴蝶忍看著林天的背影,眸子一轉,嫣然一笑。拉起備長炭的手,帶著兩人向遊樂場走去。

......

帶著一絲冷意的月光灑落在終結穀之戰的峽穀中,漆黑的河流波光粼粼。

阿爾托莉雅望著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的岩像,忍不住感慨一聲。

“這就是建立這個國家的兩位王嗎?”

“阿爾托莉雅,這個世界的世界觀和你所瞭解的有些不同。他們隻是這個國家的武裝機構第一代領導者,而不是整個國家的王。”

林天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火影忍者的世界觀,跟日本幕府時代差不多。各個忍者村相當於幕府,而大名相當於天皇。

“是嗎...我們現在去哪裡?”

阿爾托莉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而後轉頭看著林天問道。

“先去找寧次,這傢夥一直待在家裡,也不知道乾什麼。該讓他出來活動活動了。”

說完,林天便帶著阿爾托莉雅向著木葉村進發......

“你冇有殺的價值...愚蠢的歐豆豆啊...想要殺死我的話...仇恨吧!憎恨吧!然後醜陋地活下去吧!逃吧,逃吧...然後苟且偷生下去吧!”

看著昏迷過去的左助,宇智波鼬將手中的忍刀插入背後的刀鞘中,冇有任何留戀,轉身走了出去。

他看著眼前街道上,還留有餘溫的族人屍體,那雙猩紅的眸子,在月光的襯托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看起來挺輕鬆的嗎?”

一個吊兒郎當的身影出現在宇智波鼬身後,那麵具下的眼睛瞥了一眼周圍的屍體,語氣輕浮地說道。

“該離開這裡了。”

宇智波鼬冇有回頭,他冷漠地迴應一聲,便向著前方走去。

......

“看起來我見證了一段曆史。”

宇智波祖宅的屋頂上,林天望著那兩個遠去的背影。微笑地說道。

“幾百號人,就被他們殺了。我們不管嗎?”

阿爾托莉雅感受著周圍散不去的血腥氣,皺著眉頭說道。

剛纔,如果不是林天阻止她的話,這些人也不可能這樣死去。

“宇智波一族的滅亡,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們冇必要摻合進去。走吧,去找寧次。這傢夥應該還冇有睡下吧...畢竟這麼大的事情,他應該在等訊息。”

林天看了一眼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逐漸消失的背影,而後將目光看向村子的另一頭。

那裡沉睡著一頭恐怖尾獸。

......

“去族長那裡吧,他應該也很心急。”

“是!”

一間和屋內,當手下離開後,日向寧次沉默了一會兒,而後站起身來到隔扇前。

他推開隔扇看著院子中流水的假山,慘白的眸子,不露任何情緒。

“宇智波一族都被滅了,你居然這麼閒情逸緻。”

一道聲音傳入日向寧次的耳旁,他神色一怔,回頭望去。

“你們怎麼來了?”

看到來人是自己的島主和一直虐自己的騎士王。日向寧次有些困惑了。

自己這裡也冇有什麼麻煩事情,冇有向林天寫信求援,他來自己的世界乾什麼?

“我想把神樹果實帶回島上。就過來了。順便看看你為什麼一直家裡蹲。”

林天來到日向寧次麵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後非常隨意地坐在走廊的台階上,看著院中水池裡的一抹月影,語氣輕鬆地說道。

“神樹果實?”

日向寧次皺著眉頭反問道。

神樹果實的事情,他上一世有所瞭解。

但想要得到它,至少要等到十年之後忍界大戰開始,纔有可能獲取它。

現在,神樹還冇有出現,林天來到這裡難道要提前抓捕尾獸嗎?

“那種外來的東西,對你們來說既是燙手的山藥。讓我帶回去,你應該不反對吧?”

“倒不是這個問題,隻是想不通你為什麼會看上神樹果實?”

麵對林天的反問,日向寧次搖了搖頭。

經曆過一次忍界大戰的他,很清楚當初忍者聯合軍前期那麼艱難,很大原因就是因為宇智波斑麾下的那批白絕。

而白絕的製作過程,缺少不了外道魔像的力量。外道魔像也就是失去九隻尾獸力量的神樹本體。

如果林天在這個時間中,將神樹果實帶走,那麼必定與宇智波斑為敵。

以林天的實力,宇智波斑根本抗衡不了。

所以,日向寧次並不排斥林天奪取神樹果實的想法。

“這次出來,主要是為了旅遊的。旅遊的話,當然要帶一些特產回去了。”

林天說完,從空間揹包中取出一個較薄的筆記本,將其遞給了日向寧次。

“大筒木一族?”

日向寧次看著手裡筆記本上麵那五個大字,忍不住翻開仔細查閱起來。

幾分鐘過後,日向寧次臉色難看地望著林天。

“這裡記載的都是真的?那個大筒木輝夜是外星人?她來到我們星球上,就是為了種植神樹,收割星球力量,然後將神樹果實帶回他們一族?”

林天給他的這份情報已經超出日向寧次的認知,他不得不再三確認。

本以為宇智波斑就是忍界大戰的幕後黑手,現在又多出來個大筒木一族,想到這裡,日向寧次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