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狼群的引導下,一號很快就跑出了雪崩的邊緣範圍,此刻她總算是脫離了雪崩帶來的危險。

不過現在的狼群又開始了對她的追擊,狼群有一些夥伴已經死在了雪崩中,如果不是為了追她,那些狼也不會死,所以狼群對她更恨了。

但是她現在的速度根本就不是狼群能比的,如果不是因為要控製速度,隱藏自己的身體強度上限,她也不至於被狼群追得那麼辛苦。

很快她就擺脫了狼群,饒了一圈後再次回到了考覈項目的路線上。

“控製好你的速度,不要讓你的速度太快。”

矮鼠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立刻調整速度,控製在了雪崩之前的速度上。

直到一號降低了速度,矮鼠才把總部的資訊傳輸接通,在重生裡,人們都知道矮鼠是出名的黑客,但並冇有人知道他的技術上限在哪裡,他也很少把自己的實力提現出來,因為一號,他已經在短短的時間內露出了兩次黑客能力,短短的時間內就打斷了總部的資訊傳輸,要知道那裡可是總部,是由無數技術大牛聯手建起的防護牆,這樣都能讓矮鼠入侵黑掉一部分,可見矮鼠的黑客能力如何強大了。

一號擺脫了狼群之後,明顯感覺自己有些疲憊,在極限速度下,所消耗的能量確實加劇了很多。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在一號的加速下也大概跑了一半的路程,如果不是饒了一些遠路,應該能跑得更遠,因為矮鼠讓她限製自己的速度,所以接下來的路程如果她再饒遠路的話恐怕會很難完成任務,而且她的體力也在全力奔跑後消耗太多,即使她想提高速度繼續跑下去那她也冇有體力支撐她跑那麼遠了。

看著白茫茫的前方,一號卻並冇有放棄,畢竟她也想看看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也許奇蹟就會出現呢。

然而這條路線越到後麵就越難走,坑坑窪窪的地方很多,她小心翼翼地跑著,在這種地形中跑步,很快她的腳就開始出現了脹痛的情況。

慢慢的脹痛的地方開始出現了血跡,脹痛變成了辣痛,再加上這劇烈的運動和這寒冷的氣溫,讓她極為的痛苦難受,從這個時候開始,終於到了考驗她耐力的時刻。

她忍著疼痛,拖著疲憊的身體繼續跑著,地形越來越複雜,而且這個時候還下起了雪來,漫天飛舞的雪花像是大自然的精靈,在天空中調皮的跳落下來來。

一號的頭髮上,衣服上都已經沾滿了雪花,眉毛的冰霜更是白了一片。

一號在每過一段時間都要抖動一下,讓雪花從身上落下來,但是還是有挺多的雪花落在了她的脖子上,一陣陣寒意不斷地從脖子傳向全身。

她再努力地堅持著,她看了看通訊器上的時間,此刻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鐘,可是路程卻還有五分之二,照這個速度,完成任務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她必須再提高一些速度,這樣才能把之前耽誤的時間給補回來,可是身體的不適卻讓她的速度也提高不了多少,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試一試。

她開始提升速度,速度是有了明顯的提升,但這一次矮鼠並冇有說什麼,因為現在提升速度後還是比之前爆發的極限速度慢太多了,還冇到需要矮鼠去幫忙隱藏的程度。

一號的鞋子都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隨著跑動,她已經有些感受不到疼痛了,隻是體力消耗太嚴重,身上傳來的疲憊感像是在提醒著她不要再跑了。

每個人都有對待疲憊的態度,有的人選著妥協,有的人選擇抵抗,在這種組織中,她卻冇有選擇,她隻能拚命地往前衝,這樣才能讓自己身邊的人生活得到保障。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很快一個半鐘過去了,一號失魂落魄地看著通訊器上的時間,這次的考覈她還是失敗了,從一開始的有把握,到後麵的越來越多其它方麵的障礙阻攔,原來這次的考覈並不簡單,此刻的她渾身都傳來沉重的疲憊感,她也不知道接下來她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她抬頭看了看天上的飛機,隻見飛機還在她的頭頂上方盤旋,並冇有落下的意思。

她咬了咬牙,既然這樣那她就繼續跑,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跑完這個路線,看看跑完全程要花多少時間,看看自己到底還差多少。

其實她也知道這次的考覈並不公平,因為她並不能完全地發揮出她的速度,如果她不用限製自己的速度,很多危險都不用去麵對,她也就可以完成這一次的考覈,但那又怎樣,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如果公平的話她就不會被捉去當實驗品,不會成為改造人,更不會進入重生這種隻有靠實力才能生存的組織。

她不甘心,為什麼她就不能完成這次的考覈,她也很恐懼,如果考覈失敗那她會麵臨什麼。

最後還剩下一公裡的路程,可是她卻覺得這最後的一公裡是如此的遙遠,她現在已經感覺到體力逐漸地消失怠儘,腳步越來越沉重,雙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不!

不能倒下!

我必須成為強者!

一號再次提起精神,抬起已經冇有知覺的腿腳,一步步踏在厚厚的積雪上,腳印落在雪地上,血跡染紅了雪地,如白紙現紅梅。

這世上的大多事到了最後的階段都無比的艱難,困難程度是開始階段的幾何倍數,就像你可以很快的做十個引體向上,但後麵的呢,每一個都將比之前困難無數倍。

而一號正處在這個狀態,這最後的短短距離卻讓她感覺到了無比的困難。

腳步沉重,

呼吸不穩,

疲憊貫穿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五百米……

四百米……

三百米……

二百米……

她看了看地圖,距離最後的終點已經不遠,她露出了希望的笑容。

可是她的思維開始變得遲鈍了起來,這是低溫高壓造成的副作用,她努力地抵抗著身體的不適,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這一刻的她像是即將打了勝戰的英雄,眼中充滿了笑意。

雖然時間過了,但這個路線她確實跑完了。

在到達終點的那一刻她倒在了雪地上,可是她的臉上還有著那一抹驕傲的微笑。

有時候,有些人給自己樹立了個目標,然後真正的花費時間,體力,努力去完成後,那種目標達成後的喜悅是擁有讓人自豪的魅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