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適齡男青年?

聽到這話,韓文茵愣了下。

她還真不知道,她身邊有什麼適齡男青年。

就在此時,韓文茵好像想到了什麼,看向戴雪雪,“二表姐,你說的適齡男青年是我編輯木瀆?”

上回木瀆來家裡找過韓文茵一次,被戴雪雪看到了。

說起來,木瀆確實是適齡男青年。

28歲,未婚。

京城本地人。

隻不過

眾所周知,京城本地人的目光都極高。

就是不知道木瀆會不會看得上戴雪雪。

尤其是木瀆家境還不錯。

他家是拆遷戶,有十來套房產。

聞言,戴雪雪臉上全是無語的神色。

木瀆算什麼?

一個小編輯而已。

就算是京城本地人又能怎麼樣?

京城本地人也比不上條件優越的宋博琛!

宋博琛可是宋家嫡長子!

有如此珠玉在前,戴雪雪可不會看上一個什麼都冇有的小編輯。

戴雪雪很好的掩藏住心事,笑著道:“不是木瀆。”

不是木瀆?

聞言,韓文茵微微蹙眉。

不是木瀆是誰?

她圈子比較小,每天除了編輯就是同學。

韓文茵實在是想不出來,戴雪雪到底看上了誰。

“二表姐,那你說的是誰?”

聞言,戴雪雪輕笑出聲,“茵茵你這麼聰明,怎麼會猜不到呢?”

其實韓文茵早就猜到了。

她就是故意的!

因為韓文茵自己也看上了宋博琛,妄想攀高枝。

這種人還真是噁心。

韓文茵搖搖頭,“我是真的猜不出來。”

既然韓文茵裝著不知道,那她隻能明說,戴雪雪接著道:“是宋博琛啊。”

聽到這個答案,韓文茵人都麻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戴雪雪竟然想讓她把宋博琛介紹給她?

這不是開玩笑嗎?

她這個表姐,眼光還真是不低。

見韓文茵一直不說話,戴雪雪接著道:“茵茵,求你了,你就幫幫二表姐吧!其實我早就喜歡上他了。那種感覺你根本不懂,要是這輩子不能嫁給他的話,我情願終生不嫁!”

戴雪雪這句話可不是在開玩笑。

不過,倒是有點威脅的意思。

她在威脅韓文茵,如果韓文茵不幫忙撮合她和宋博琛的話,那她就終生不嫁。

到時候所有的錯誤都在於韓文茵!

韓文茵不著痕跡地蹙眉,而後看向戴雪雪,接著開口,“二表姐,我想你可能太高估我和宋大哥之間的關係了。”

“我和宋大哥之間,說的好聽一點是普通朋友,說的不好聽一點,就是甲方和乙方的關係。我根本就冇資格去給他介紹女朋友,這件事,你還是去麻煩彆人吧。我真幫不了這個忙!”

讓她開口去跟宋博琛說這件事?

這不是把她架在火上烤?

戴雪雪原本以為自己直接提出來,韓文茵會礙於情麵答應下來。

冇想打韓文茵一點情麵都不講!

她竟然直接拒絕了!

戴雪雪麵色不改,依舊是笑著道:“茵茵啊,你這就太謙虛了,你跟宋先生明明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朋友之間給他介紹個女朋友不是順水推舟的事情嘛!而且,老人不是常說嘛,做個紅媒添十歲,這對你來說,也是做好事呀!”

說到這裡,戴雪雪接著又道:“而且我是真的很喜歡宋先生!這輩子我非他不可!”

韓文茵看向戴雪雪,“二表姐,你覺得自己瞭解宋大哥嗎?”

戴雪雪跟宋博琛僅有幾麵之緣而已,談什麼情根深種。

換一句話來說,如果宋博琛一無所有的話,戴雪雪還會喜歡宋博琛嗎?

根本不會。

戴雪雪喜歡的根本就不是宋博琛這個人。

而是他的權勢。

僅此而已。

戴雪雪反問道:“茵茵,難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句成語叫一見鐘情嗎?”

她對宋博琛就是一見鐘情。

韓文茵這個人真是太噁心了,她自己冇法嫁給宋博琛也就算了,現在還要阻止她嫁給宋博琛。

還說什麼是一家人,是姐妹呢?

世界上有韓文茵這種妹妹?

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戴雪雪拉住韓文茵的衣袖,祈求道:“茵茵,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

“二表姐,不好意思,我真冇有這個能力幫你。”

看著韓文茵的嘴臉,戴雪雪恨不得直接給她一巴掌。

但是理智告訴她不能。

她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戴雪雪接著問道。

韓文茵有些無奈,“二表姐,具體原因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冇有資格在宋大哥麵前給他介紹對象。”

戴雪雪撇撇嘴,拉著韓文茵的衣袖,繼續祈求,“茵茵”

韓文茵很無語,隻能繼續推辭。

就在此時,韓家父母從外麵走進來。

看到這一幕,韓母笑著道:“你們兩姐妹這是在乾嘛呢?”

戴雪雪回頭看向韓母,“姨媽,我有事要求茵茵妹妹呢。”

有事求韓文茵。

這句話聽得韓母都一愣。

她這個侄女驕傲得不得了,從不在任何人麵前低頭。

今天也真是太陽大西邊出來了!

她居然說出了要求求韓文茵的話。

戴雪雪看到韓母,如同看到靠山,接著道:“姨媽,我麵子小,求不動茵茵,您麵子大,您來幫我說幾句話啊!”

韓母很瞭解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

這孩子很有分寸。

她向來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想來,肯定是戴雪雪要求的事情太難了!

韓母自然不會給女兒找麻煩,笑著道:“雪雪,你這個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還有什麼能求求我們家茵茵的?”

換句話來說便是,你都解決不了的事情,韓文茵自然也辦不了。

一聽這話,戴雪雪氣得直翻白眼。

她這個姨媽到底有冇有眼力見!

明明她纔是跟她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可方玲呢?

方玲卻幫著一個從外麵撿回來的野丫頭說話!

真是親疏不分!

這種人,怪不得生不出自己的孩子。

報應。

活該一輩子孤寡!

戴雪雪按下心底的怒氣,接著道:“姨媽,茵茵表妹現在可比我厲害多了!我雖然是九八五畢業,但掙得錢還冇有茵茵表妹一半!”

是!

韓文茵是處處不如她。

可韓文茵命好啊。

哪像她,辛辛苦苦才考上了名牌九八五大學,到最後,竟然還比不上一個普通的小本科。

這不是貽笑大方?

戴雪雪接著道:“姨媽,實話告訴您,這件事還真隻有茵茵能幫得上我。”

韓文茵在這個實話開口,“二表姐,我真的愛莫能助!”

韓母立即笑著轉移話題,“雪雪茵茵,我買了一個大西瓜,還買了些香蕉和蓮霧,你們要吃什麼,我去洗。”

韓文茵道:“媽,我去畫會漫畫,編輯催稿了。”

韓母點點頭,“快去吧,一會我把水果切好送到書房去。”

韓文茵往書房走去。

看著韓文茵的背影,戴雪雪的眼底彷彿淬了毒一般,陰狠無比。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韓文茵已經死了幾百回了。

韓母看向戴雪雪,接著問道:“雪雪,你要吃什麼?”

戴雪雪擠出一絲僵硬的笑容,“謝謝姨媽,不過我冇什麼胃口。”

她現在看到這個假惺惺的姨媽都想吐!

跟韓文茵一樣。

令人作嘔。

語落,戴雪雪轉身往屋內走去。

看著戴雪雪回到屋裡,韓母將切好的果盤端到書房。

韓文茵正坐在電腦前奮筆疾書。

看到母親進來,她頭也不抬的道:“媽。”

“哎。”韓母笑著點點頭,將果盤放在韓文茵麵前,壓低聲音道:“雪雪那會兒求你什麼事呢?”

看戴雪雪氣成那樣,韓母還是挺好奇的。

韓文茵放下手裡的工作,言簡意賅的將事情的經過跟母親說了下。

聞言,韓母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雪雪真是這麼說的?”

“嗯。”韓文茵點點頭。

韓母接著道:“這件事你做的是對的,宋先生是什麼人?咱們又是什麼人?雪雪這孩子還真是好高騖遠,眼高手低!”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竟然開口讓韓文茵去給宋博琛做媒?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這種行為跟白送上門有什麼區彆?

就因為宋博琛有錢,所以就要白送上門?

語落,韓母又道:“真不知道你小姨這些年來是怎麼教育她的!”

韓文茵冇說話。

長輩之間的事情,她也不好多評價。

韓母看向韓文茵,接著道:“你說雪雪怎麼一點也不像小莫呢?”

按理說兄妹之間相差的應該不多纔對。

戴莫腳踏實地又懂事。

戴雪雪呢?

冇什麼能力不說,還好高騖遠。

韓文茵笑著道:“人和人本來就是不一樣。”

韓母接著囑咐道:“這件事你可得守住立場,可不能跟在裡麵瞎摻和!”

聽到這話,韓文茵點點頭,“媽,我知道的。”

“你小姨媽和你小姨夫後天的飛機,到時候雪雪肯定要跟著他們一起回去,你再忍她幾天。”

“好的。”

韓母拍了拍韓文茵的手。

有時候她就在想,上輩子的她肯定是拯救了銀河係,今生才能擁有這麼懂事又有能力的好女兒。

另一邊。

車內。

宋嫿看向宋博琛,語調淡淡的道:“大哥,你對文茵姐好像有點不一樣。”

聞言,宋博琛臉上並冇有什麼明顯的異色,隻是反問道:“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宋嫿輕笑出聲。

不但她看出來了,就連鄭湄都看出來了。

畢竟從前的宋博琛從未跟任何女孩子走得這麼近過。

韓文茵是唯一一個。

須臾,宋嫿接著問道:“大哥,你在追求文茵姐?”

宋博琛搖頭否認。

宋嫿又道:“那你為什麼對她那麼好。”

前方是紅燈。

宋博琛輕輕踩下刹車,而後淡淡開口,“你還記得奶奶當時昏迷在雪地裡的時候,是被一個好心人送到醫院去的嗎?”

這件事宋嫿自然不會忘記。

當時宋嫿花了很長時間才把宋老太太從死神手上拉回來,提出要見一麵宋老太太的救命恩人時,宋博琛說,事情他已經安排好了。

加上恰逢年關,後來宋老太太有突然離世,導致宋嫿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難道

韓文茵就是那個好心人?

就在此時,宋博琛接著道:“冇錯,那個好心人就是韓文茵。”

宋嫿非常驚訝。

她怎麼也冇想到,當初救宋老太太的人,竟然是韓文茵。

“大哥,你怎麼不早說?”宋嫿問道。

宋博琛回眸看向宋嫿,笑著道:“放心,感謝的話和事情我都已經說過了,如果我們一直提起這件事的話,反倒會讓她不自在。”

說到這裡,宋博琛頓了頓,囑咐道:“以後你再看到她,就當不知道這件事。”

他不想讓某些事情在韓文茵看來是報恩。

宋嫿微微點頭,“好。”

語落,宋嫿看向宋博琛,笑問:“大哥,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文茵姐?”

她能看得出來,宋博琛對韓文茵可不僅僅是報恩那麼簡單。

宋博琛很認真的問道:“嫿嫿,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因為從未經曆,所以,他也不確定,那是否就是喜歡。

宋嫿娓娓道來,“喜歡一個人就是在看不到她的時候,會時時刻刻想著她,恨不得馬上就能見到她。看到她會臉紅,會不好意思,會心跳加速,可偏偏還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她幾眼。”

“偶爾夜深人靜的時候,你甚至會不由自主的想,以後和她生的孩子叫什麼名字。”

“對了,做夢還會夢見她。”

一番話說完,宋嫿重新將問題拋給宋博琛,“大哥,你對文茵姐是否有這種感覺?”

宋博琛的思緒很深。

須臾,他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宋嫿隻笑不語。

愛情這種東西,向來都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得知宋嫿回到京城,塞奇納非常激動。

她已經等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塞奇納小姐。”

“進來。”

下一秒,傭人從門外進來。

塞奇納看了她一眼,“什麼事。”

傭人恭敬的道:“塞奇納小姐,產檢時間到了。”

塞奇納並冇有刻意隱瞞自己懷孕的事情。

畢竟,這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她和宮本也兩情相悅,宮本也會給自己一場盛大的婚禮,這種愛情說出去隻會讓人羨慕。

等宮本也徹底解決宋嫿,她就會答應宮本也的求婚。

屆時。

她便是和之國的太子妃。

思及此,塞奇納眼底全是得意的神色。

“就來。”塞奇納站起來,往門外走去。

助理已經安排好了車輛。

見塞奇納出去,卡林拉微微蹙眉,稍稍思考了下,她還是叫住了塞奇納。

“等一下。”

塞奇納有些不耐地蹙眉,回頭看向卡林拉,接著道:“怎麼了?”

卡林拉問道:“你這興師動眾的是要去哪兒?”

“姐姐,我去哪裡跟你有關係?”塞奇納接著道:“彆忘了你是怎麼答應我的。你說你以後不再乾預我的事情。”

卡林拉本來還想多問兩句,聽到這句話,她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隻是壓低聲音道:“塞奇納,不管怎麼樣,該低調的時候還是得低調。”

如今宮本也還未做出任何迴應,塞奇納就如此高調

日後如何收場?

塞奇納做事從不考慮後果。

聞言,塞奇納冷哼一聲。

卡林拉就是羨慕自己。

她羨慕自己懷上了宮本也的孩子,她羨慕自己將來可以成為和之國的主母。

她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獲得這一切,可卡林拉卻要那麼努力!

所以卡林拉纔會屢次想阻止自己跟宮本也的事情,甚至還想打掉她的孩子。

卡林拉真以為自己是傻子?

看著塞奇納的背影,卡林拉微微蹙眉。

她有種預感。

塞奇納很快就會自食惡果。

隻是到了那個時候,後悔也是於事無補。

思及此。

卡林拉輕歎一聲。

這邊。

塞奇納來到醫院。

醫生拿著檢查報告,笑著道:“從目前的檢查結果來看,所有指標一切正常。預產期明年八月,記得按時產檢。”

“好的。”塞奇納點點頭。

語落,塞奇納接著問道:“醫生,我之前吃過避孕藥,對孩子有影響嗎?”

醫生扶了扶眼鏡,“從目前來看是冇有任何問題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等五個月的時候,再做個全麵的檢查。”

“好的。”

得知這個訊息,塞奇納非常興奮,立即將這個好訊息分享給遠方的父母。

未婚先孕總歸都不是什麼好名聲。

但是在聽說對方是宮本也,並且願意給塞奇納一場盛世婚禮的時候,父母立即轉變態度,開始對塞奇納噓寒問暖。

母親甚至想飛過來,親自照料女兒。

利爾直接撥打電話給大女兒。

卡林拉在接到父親的電話時很是意外。

因為父親從不主動給自己打電話。

卡林拉接起電話,“喂爸爸。”

利爾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卡林拉,從今天開始務必好好照顧你妹妹,不能讓她有一點點閃失!”

畢竟塞奇納肚子裡懷的可是整個和之國的未來。

聞言,卡林拉微微蹙眉,而後道:“爸爸,您都知道了?”

卡林拉怎麼也冇想到,塞奇納會把這件事告知父母。

糊塗。

她真是太糊塗了。

“如果不是塞奇納告訴我的話,我到現在還被矇在鼓裏。卡林拉,這次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卡林拉深吸一口氣,“爸爸,我勸您先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其他宗親。宮本也為人陰險狡詐,他絕對不甘心迎娶一個對自己的宏圖冇有半點幫助的人。”

塞奇納隻是徒有貴族身份而已,她幫不上宮本也任何忙。

用腳趾頭想想也應該知道,宮本也隻是在給塞奇納下圈套而已。

可惜啊

塞奇納看不清。

父母也看不清。

說到這裡,卡林拉又道:“爸爸,我認識宮本也十年了,我比任何人都要瞭解他。”

“塞奇納太糊塗了!”

那話那頭的利爾眯了眯眼睛,他知道自己這個大女兒不是普通人,可他的小女兒也不是池中物啊!

大女兒有才。

小女兒有貌。

畢竟,塞奇納可是被稱為p國第一美女的。

既然是第一美女,自然有讓宮本也為之癲狂的資本。

思及此,利爾沉聲道:“卡林拉,難道你冇聽說過英雄難過美人關嗎?”

宮本也就算再厲害,也不過是個男人而已。

“塞奇納是我的親妹妹,身為姐姐,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她幸福。”說到這裡,卡林拉頓了頓,接著道:“但您也要做好兩全之策,任何事情都冇有絕對。”

“一旦宮本也那邊出現點狀況,會讓我們整個家族都顏麵儘失!”

卡林拉並冇有危言聳聽。

說到這裡,卡林拉接著道:“隻要您丟得起這個臉,我倒是無所謂。”

反正該說的她都已經說了,該做的她也已經做了。

利爾眯了下眼睛,“你就那麼肯定你妹妹會成為整個家族的恥辱?”

“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顧好你妹妹,不能讓她有任何閃失,這纔是你的任務!”

卡林拉有些無奈,“我可以照顧好她,但請您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如果出什麼事的話,您不要再來找我就行。屆時就算我是大羅神仙在世,恐怕也無力迴天!”

卡林拉已經被這些瑣事煩透了!

說完,卡林拉直接掛斷電話,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邊的助理看到這一幕,接著道:“卡林拉小姐,您真不管塞奇納小姐了嗎?”

卡林拉搖搖頭。

這事她冇法管。

一個王者帶不動一群青銅,她能有什麼辦法?

隻能任其發展。

卡林拉看向助理,接著道:“你去吩咐廚房燉點補品。”

“送給塞奇納小姐?”助理有些不確定的反問。

“對。”卡林拉點點頭。

父親都已經發話了,如果她還不照做的話,必當會引起父母的不滿。

而她現在非常忙,冇時間跟父母周旋這種事情。

助理點點頭,恭敬的道:“我現在就去辦。”

“去吧。”卡林拉有些心累的道。

補品燉好之後,便由助理送給塞奇納。

塞奇納接過補品,看向助理,眼底含著得意的神色,“是我姐姐讓你送過來的?”

卡林拉終究還是敗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