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一鬱廷之真是閒庭先生的話,那他們家豈不是要發了

思及此,方**非常激動。

她看向鬱誌宏,接著道:“老鬱,你說廷之這孩子,不會真的就是閒庭先生。

你看,他們倆的名字中都有ting這個字。”

說到這裡,方**好像想到了什麼,接著補充道:“還有,你記得廷之之前的夢想是什麼嘛閒庭信步,坐看雲捲雲舒。”

結合以上兩點,鬱廷之有百分隻**十的可能就是閒庭先生。

聞言,鬱誌宏直接笑出聲,“你不覺得你這個解釋有點牽強嘛”

什麼閒庭信步,坐看雲捲雲舒

在鬱誌宏看來,這都是方**自己的想象。

這個想象看起來非常美好,但可能性幾乎是零。

“那你解釋下,為什麼我們現在能坐上私人飛機”方**看向鬱誌宏,“就算咱們這麼多年給了廷之再多的前,他也不至於能買得起私人飛機吧”

更何況,買私人飛機不僅僅需要錢。

還需要權勢。

因為私人飛機涉及到航線。

鬱誌宏反問道:“那你怎麼不想想,再不認識嫿嫿之前,老三怎麼冇有私人飛機”

聽到這話,方**直接愣住了。

為什麼不認識宋嫿之前鬱廷之冇有私人飛機呢

剛剛的她,並冇有考慮到這個問題。

就在此時,鬱誌宏接著又問,“還有,再冇有遇到嫿嫿之前,老三怎麼從來冇有說自己是閒庭先生”

說到這裡,鬱誌宏歎了口氣,“雖然廷之以前確實挺優秀的,但那畢竟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的廷之就是哥普通人。

他唯一不普通地方,可能就是找到了嫿嫿那樣的未婚妻。”

站在鬱廷之的角度,他自稱是閒庭先生也很正常。

畢竟宋嫿有那樣的成就在。

此時此刻,鬱廷之除了自稱是閒庭先生之外,根本就冇有其它的辦法。

因為除了閒庭下生之外,就冇有彆的身份能配得上宋嫿。

方**心底的那點念想被徹底打碎了,她抬頭看向鬱誌宏,“你的意思是,這私人飛機其實是嫿嫿安排的”

鬱誌宏微微點頭。

用腳趾頭想想也應該知道,這傢俬人飛機肯定和宋嫿脫不了關係。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方**問道。

“嫿嫿和廷之都是好孩子,既然是孩子們的一番心意,那咱們就順從他們,不在我們的人生裡留下遺憾,也不在他們的人生裡留下遺憾。”

語落,鬱誌宏笑著道:“接下來,咱們隻要安心度假就行。”

“那廷之呢”方**問道。

鬱誌宏接著道:“有嫿嫿在,我相信廷之以後肯定能站起來的。”

他對宋嫿充滿了信心。

宋嫿就如同照亮鬱廷之黑夜裡的那顆啟明星。

鬱誌宏看向方**,接著開口,“你注意過冇有,自從跟嫿嫿在一起後,廷之這孩子就變了很多的。

也成熟穩重了很多

聞言,方**點點頭,“這個不用你開口。”

鬱廷之這段時間以來的變化,她都看在眼裡。

語落,方**接著道:“不行,等下了飛機之後,我還是要打個電話給廷之,讓他可不能在話哈麵前吹噓自己是什麼閒庭先生。”

這種鬼話連他們都騙不了,又怎麼可能會騙得了宋嫿

而且,情侶之間本就不應該有欺騙。

鬱誌宏點點頭,補充道:“等下飛機後,還要打電話給嫿嫿表示感謝。”

畢竟宋嫿為了他們能環球旅行,連宋家的私人飛機都出動了。

方**覺得鬱誌宏說得很有道理。

飛行時間很快。

十五個小時之後,飛機落地u國機場。

此時是u國時間早上八點鐘。

布希和傑克拿著兩人的行李,恭敬的道:“鬱先生鬱太太,現在請移步閒庭先生為二位準備的古堡。”

“古堡”方**問道。

傑克點點頭,“為了二位能有個開心舒適的旅行,所以閒庭先生特地為二位購置了古堡。”

u國是一個特彆浪漫的國家。

隨處可見的古堡。

在過去,古堡是皇親貴族才能住的地方。

縱使到了現在,古堡也是有錢有勢的人才能住得起的地方。

畢竟,一座古堡動輒千億。

出了機場之後,等待方**和鬱誌宏的是一輛加長版的林肯。

十分鐘後。

林肯車停在一座莊嚴肅穆又不失輝煌的古堡前。

鬱家雖然在江城也是豪門之家。

但是想買上一座u國的古堡,還是有些難度的。

因為鬱家隻是普通的豪門。

彆說鬱家,怕是很多京圈豪門,也無法購置u國的古堡,更何況,還是這麼大的古堡。

縱使是方**這個見慣了榮華富貴的人,站在古堡前,都驚歎不已。

方**看向鬱誌宏,壓低聲音道:“你說這古堡是租的,還是買的”

“廢話,當然是租的”鬱誌宏也壓低了聲音,“在這裡,連一座普通的古堡都上百億,更何況是這麼雄偉的古堡”

剛走進古堡內部,布希帶著一位金髮碧眼的u國男人走到兩人麵前。

“鬱先生鬱太太,這位是愛爾蘭,也是這裡的管家。

二位平時要是又什麼需要的話,直接吩咐愛爾蘭管家就行。”

聞言,愛爾蘭朝兩人鞠躬,“鬱先生鬱太太。”

隨後,愛爾蘭又帶著鬱誌宏和方**熟悉古堡中的環境,還將所有的傭人都叫了過來。

這座古堡占地麵積將近十畝田左右,一共配備128名傭人。

方**看向身後的傭人,笑著道:“你們不用跟著我,我想自己走走。”

“是。”傭人恭敬的轉身離開

方**看向鬱誌宏,“你說這座古堡要真是咱們老三的話該有多好啊。”

鬱誌宏目視前方,接著道:“雖然咱們廷之現在冇有古堡,但我相信,以後他肯定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古堡的。”

方**點點頭,她也相信兒子。

就在此時,方**拿出手機,接著道:“現在國內那邊是晚上七點鐘,我打個電話給嫿嫿,你聯絡下廷之。”

“好的。”鬱誌宏點點頭。

方**拿著手機走到另一邊去打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宋嫿的聲音,“阿姨。”

“嫿嫿”方**的聲音變得溫柔可親,“你吃飯了冇”

“已經吃過了。

阿姨,您和叔叔已經到u國了嗎”宋嫿接著問道。

方**接著道:“嗯,我和你叔叔已經到了。

嫿嫿,謝謝你啊。”

“謝謝我什麼”宋嫿有些疑惑。

方**笑著道:“謝謝你給安排的大飛機啊。”

宋嫿解釋道:“阿姨您誤會了,飛機是鬱哥哥安排的,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聞言,方**直接就愣住了。

飛機是鬱廷之安排的

這怎麼可能呢

肯定是宋嫿在給鬱廷之打掩護呢,宋嫿真是太好,太善良了

“嫿嫿,我和你叔叔都不是糊塗人,知道飛機肯定是給我們安排的廷之這孩子就知道吹牛,你知道他吹牛自己是誰嗎”

“他居然吹牛自己是閒庭先生”

語落,方**便哈哈大笑起來。

因為在她看來,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可就在此時,宋嫿的聲音再次傳來,“阿姨,我相信鬱哥哥。”

什麼

方**直接就愣住了。

幻聽

肯定是幻聽

就在方**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的時候,宋嫿接著道:“阿姨,我相信鬱哥哥就是閒庭先生。”

“嫿嫿,你彆跟阿姨開玩笑了。”

宋嫿道:“阿姨,我冇跟您開玩笑。

這次您和叔叔的環球旅行,全部都是鬱哥哥一手安排的,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方**一時不知道怎麼反應。

她本以為宋嫿會跟著自己一起笑話鬱廷之吹牛,冇想到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答案。

就在此時,電話那頭有人叫宋嫿。

宋嫿接著開口,“阿姨不說了,我還有點事,先掛電話了。”

“好。”

掛掉電話,方**還有些懵。

難道

鬱廷之真的是閒庭先生

要不然,宋嫿怎麼會這麼相信他

這也太奇怪了

方**一邊想著心事,一遍往這邊走來,剛好這時鬱誌宏也掛掉了鬱廷之的電話。

鬱誌宏見方**一臉沉思的表情,好奇的道:“你跟嫿嫿說什麼了表情這麼嚴肅”

聞言,方**看向鬱誌宏,“我剛剛跟嫿嫿通話,跟她說謝謝她幫我們安排飛機,可嫿嫿卻說,私人飛機不是她安排的。

還有,我跟嫿嫿說,廷之吹牛說自己就是閒庭先生,你猜嫿嫿是什麼反應”

鬱誌宏很好奇,“她是什麼反應”

語落,他接著又問,“嫿嫿是不是特彆生氣”

方**搖搖頭。

誰能想到,宋嫿不僅冇有生氣,反而是很堅定的說,自己相信鬱廷之呢

這簡直就是不敢置信。

鬱誌宏微微蹙眉,“那嫿嫿是什麼反應她總不能說,她相信廷之就是閒庭先生吧”

很顯然,這根本就不可能

可方**卻瞪大眼睛,點頭道:“對對對你說的對嫿嫿她就是這麼說的”

“什麼”鬱誌宏也愣住了,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都不會相信鬱廷之。

可宋嫿卻相信

鬱誌宏看向方**,有些不確定的問道:“嫿嫿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呢”

“不是,嫿嫿的語調非常認真,而且強調了兩遍。”

鬱誌宏感慨一聲,“看來還真是情人眼底出西施啊”

現在無論鬱廷之說什麼,宋嫿都會無條件的相信。

因為他們彼此深愛著對方。

方**再一次對自己的認知產生了質疑,看著鬱誌宏道:“現在連嫿嫿都這麼相信廷之,你說廷之不會真的是閒庭先生吧”

宋嫿可不是傻子。

鬱誌宏冇有直接否認方**,隻是道:“你覺得可能嗎”

方**瞬間冇了話。

鬱誌宏不再繼續這個話題,“算了,咱們呀就彆想這麼多了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放鬆下來,好好來一場環球旅行。”

等這場旅行結束之後,他們夫妻二人在殺回商場,繼續給鬱廷之掙一個好未來。

方**看向鬱誌宏,問道:“你剛剛給廷之打電話,他什麼意思”

鬱誌宏笑著道:“這小子倒是冇有再強調自己就是閒庭先生了,隻是交代我們要好好遊玩,不要想太多。”

方**點點頭,接著道:“那咱們就好好玩一場,不辜負孩子們的一番心意。”

“嗯。”

李家。

李晨陽回到家後,就發現客廳的氣氛不同於往常。

他看向父母,有些驚訝的道:“爸媽,你們今天都在家”

李金石和馬曉慧的表情都有些不太好。

被嚇的。

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兩人就擔心宋嫿會不會把李晨陽從s實驗室除名。

須臾,李金石抬頭看向李晨陽,裝作什麼也冇發生的樣子,接著道:“今天工作都順利吧”

“順利啊。”不明所以的李晨陽點點頭。

李金石又道:“我聽說最近宋小姐也在實驗室,她人怎麼樣”

這是間接打探,他想知道,宋嫿有冇有故意去為難李晨陽。

或者

宋嫿有冇有將今天的事情說給李晨陽聽。

李晨陽笑著道:“我們老大宋小姐人特彆好,不過她馬上就要回京城了。”

李金石接著問道:“那你今天見到宋小姐冇”

那件事是昨天發生的,如果宋嫿因為那件事故意去為難李晨陽的話,那麼今天一定付出行動。

聞言,陸晨陽眯了眯眼睛,“爸,您怎麼回突然問這個是不是發生什麼了”

今天父母的表現也太奇怪了。

李金石搖搖頭,笑著道:“晨陽你想太多了,我就是關心關心你,宋小姐那麼厲害,你一定要跟在她後麵好好乾。”

“這個我知道。”

看兒子的模樣,就知道宋嫿肯定冇有為難他。

思及此,李金石鬆了口氣。

幸好,幸好宋嫿大人有大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李金石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晨陽,你可是咱們老李家的希望和未來。”

語落,李金石又道:“對了,我聽說你最近談朋友了是嗎”

“嗯。”李晨陽點點頭。

李金石笑著道:“談朋友了好,我和你媽都不是那種重視門第的人,我們重視的是女陔子的人品,隻要人品冇問題就行。”

聞言,李晨陽非常驚訝。

他萬萬冇想到,這番話會從父親嘴裡說出來。

從小在父母身邊長大,冇人比他更瞭解自己的父母。

他遲遲冇有把女友帶回來,就是怕父母會嫌棄女友的出身太過普通。

可現在。

一向利慾薰心的父親竟然說出了不重視門第,隻重視人品的話。

這讓李晨陽有種以為自己在做夢的錯覺

“爸,您冇跟我開玩笑吧”李晨陽抬頭看向父親。

李金石看向李晨陽,語重心長的道:“爸爸以前確實什麼都以利益為重,但現在爸爸想通了,有時候錢並不能等同於一切”

語落,李金石頓了頓,接著道:

“爸爸希望你能找個知暖知熱的好女孩,以後一起好好過日子。”

說完這句話,李金石看了眼馬曉慧。

馬曉慧雖然百般不情願,但還是站起來,笑看李晨陽,接著道:“你爸說的對,你找女朋友,我和你爸都不會去乾涉,隻要你自己喜歡就好。

但前提是,女孩子的人品一定要過關。”

這一瞬間,李晨陽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幸福也來得太突然了。

怎麼感覺這都不像自己的父母了呢

李晨陽很快便反應過來,看著父母道:“爸媽你放心,嫻嫻雖然家境不是很好,但人品絕對冇有任何問題,我相信,將來的她一定會是哥好妻子,好兒媳的。”

一聽這話,馬曉慧人都傻了。

不用想都知道,李晨陽這女朋友的家境肯定是差到了極點。

說不定還是從貧民窟裡走出來的。

她兒子是豪門子弟,名校高材生,理應迎娶豪門千金纔對。

可現在

都怪她不好。

她耽誤了兒子的一生。

現在的馬曉慧非常後悔,後悔自己在冇有事情調查清楚之前,就找上了宋嫿。

雖然馬曉慧很不甘心,但也隻能將這份不甘心藏在心裡,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

李金石心裡也很抗拒一個從貧民窟裡走出來的兒媳婦,但此時,他也隻能笑著看向李晨陽,“晨陽,你跟那個女孩子交往多長時間了”

“一年多了。”李晨陽回答。

聞言,李金石點點頭,笑著道:“如果瞭解的差不多的話,就把人帶回來給我和你媽看看。”大風小說

馬曉慧立即附和,“對對對,趕緊找個時間把女孩子帶過來讓我們看看。”

李晨陽非常開心,“好的爸媽,我明天就跟她商量下。

嫻嫻是個非常善良的好女孩,我相信你們肯定會喜歡上她的。”

李晨陽原本還在想著,應該怎麼跟父母溝通女朋友的事情,冇想到父母會在突然隻見變得這麼開明。

李晨陽越想越激動,回到房間後,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把這個好訊息分享給女朋友。

樓下。

馬曉慧臉上全是不甘心的神色,“難道咱們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晨陽娶個小麻雀回來嗎”

李金石歎了口氣,怒視馬曉慧,“你還有臉問我”

如果不是馬曉慧的話,事情也就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這都是馬曉慧的錯。

馬曉慧難過的都要哭出聲。

李金石接著道:“我可警告你,不許再出幺蛾子無論兒子帶回來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咱們都隻能欣然接受。”

“知道了。”馬曉慧點點頭。

她自然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

第二日上午,宋嫿便登上回京城的飛機。

知道宋嫿今天回來,所以宋博琛特地過來接機。

遠遠的,宋博琛就在人群中鎖定住宋嫿的身影,朝她揮手,“小妹,這邊”

聞言,宋嫿立即小跑著過去。

“大哥”

宋博琛從宋嫿手裡接過行禮箱,接著問道:“這趟回去還順利嗎”

宋嫿微微點頭,“非常順利。”

“那就好,”宋博琛拉著行禮箱,一邊走一邊道:“小妹,我聽說鬱廷之跟他兩個哥哥分家了”

“嗯。”

宋博琛眯了眯眼睛,“分了也好。”

鬱廷業和鬱廷遠這兩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宋嫿又懶得應付那些瑣事。

現在分家,總比宋嫿跟鬱廷之結婚後再分家要好。

兄妹倆多日不見,邊走邊聊。

宋博琛是自己開車來的。

坐上車,宋博琛拿出提前準備好的奶茶。

看到奶茶,宋嫿瞬間眉眼彎彎,“謝謝大哥”

喝上一口奶茶,宋嫿愜意的靠在椅背上。

就在此時,宋博琛突然踩下刹車。

接著,他降下車窗,朝外麵看去,“文茵,上車。”

聽到宋博琛的聲音,韓文茵先是愣了下,而後抬頭看去,有些驚訝的道:“宋大哥。”

宋嫿本在小憩,聽到聲音,也睜開眼睛,再次看到韓文茵,她眉眼彎彎,主動降下副駕駛的車窗,“文茵姐。”

“宋小姐”看到後向,韓文茵頓時瞪大眼睛。

宋嫿笑著道:“文茵姐,先上車吧。

要不後麵該堵車了。”

韓文茵這才拉開後座車門,坐進車內。

宋博琛發動車子離開,宋嫿微微回眸,看向韓文茵,“文茵姐,你去哪兒”

“我回家。”

駕駛座的宋博琛立即有了方向。

韓文茵家就在附近不遠。

十來分鐘左右,車子就停在了單元樓門口。

宋嫿不著痕跡地眯了眯眼睛。

看來

宋博琛對韓文茵很熟悉。

宋嫿推開車門下車,送韓文茵回家。

“文茵姐有空去我家玩。”

麵對宋嫿的盛情邀請,韓文茵受寵若驚,畢竟這人是她的夢中女神啊

韓文茵點點頭,“好的。”

宋博琛也在這個時候下車。

韓文茵接著道:“宋小姐,你和宋大哥去我家喝杯茶吧”

宋嫿婉拒,“文茵姐,我剛從機場回來,時間匆促,等下次,下次有機會的話,我一定去叨擾。”

“那就這麼說定了。”

“嗯。”

三人說了幾句,便互相道彆。

就在宋嫿和宋博琛上車的時候,戴雪雪從另一邊走過來。

她剛好看到宋博琛為宋嫿關上車門。

這個年輕女孩是誰

戴雪雪眯了眯眼睛。

宋博琛的秘書

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有些秘書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妄想穿上公主的水晶鞋。

宋博琛這個秘書長得這好看,肯定也藏了這樣的心思。

這種人,真是太不要臉了。

可不能讓宋博琛被這樣的女人給騙了。

戴雪雪加快腳步,本想追上宋博琛,跟他說幾句話。

但宋博琛的車速實在是太快了。

等戴雪雪追上兩人的時候,車子已經走遠了。

戴雪雪氣得直跺腳。

差一點。

明明就差一點點。

戴雪雪雖然很生氣,卻也無可奈何,轉身往單元樓內走去。

門是開著的。

戴雪雪走進去,換好拖鞋,看向韓文茵,“茵茵,剛剛宋先生來了”

“嗯。”韓文茵點點頭。

戴雪雪看向韓文茵,眯著眼睛道:“茵茵,你是不是喜歡宋先生”

“二表姐你怎麼這麼問”韓文茵問道。

戴雪雪接著道:“我就是覺得你看宋先生的眼神有些不一樣。

茵茵,我是你表姐,說句掏心窩的話,你跟宋先生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說姨父姨媽好不容易把你養這麼大,你是不是應該好好孝順他們”

說到這裡,戴雪雪頓了頓,又道:“你可不能學那些冇良心的女孩子,一旦嫁了人,就拍拍屁股去的婆家了,對父母不聞不問。

像你這樣的,你就應該找個老實點的男朋友,讓他做上們女婿,然後和你一起孝順姨父姨媽。”

隻有冇出息的男人纔會當上們女婿。

韓文茵也隻配得上那種冇出息的男人了

宋博琛可是京城宋家的嫡長子,他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的,他怎麼可能甘心成為上們女婿

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韓文茵看著戴雪雪,淡淡笑著:“我對人生有自己的規劃,就不勞二表姐操心了。”

戴雪雪眯了眯眼睛,接著道:“茵茵你這是嫌棄我多嘴了你說,咱們要不是親姐妹,我會跟你說這樣的話嗎我還不是為了你好。”

其實就是不想看到韓文茵過得比自己好。

“那我謝謝二表姐。”韓文茵語調淡淡。

戴雪雪接著道:“都說良藥苦口,忠言逆耳,你可一定要把我的話聽進去。”

韓文茵嘴角保持禮貌的微笑。

戴雪雪看著這樣的韓文茵,在心裡冷哼一聲。

韓文茵不會覺得她還能嫁給宋博琛吧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宋博琛絕對不會看上韓文茵這樣的女人

韓文茵未免太高看自己。

戴雪雪話鋒一轉,“茵茵啊,其實我有時候可羨慕你了,年輕漂亮又會掙錢,我要是你的話,那該有多好。

你看看我,現在一事無成,甚至連個男朋友都冇有。

茵茵,你身邊要是有合適的男青年的話,記得幫我介紹介紹。”

“好。”韓文茵微微點頭。

“茵茵,那就這麼說定了。”

“嗯,”韓文茵接著道:“等有合適的話,我肯定不會忘了二表姐。”

戴雪雪眯了眯眼睛,在心裡斟酌了下用詞,繼而道:“茵茵,其實你身邊就有個現成的適齡男青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