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九娘子的諄諄教誨,小女獲益匪淺。以此禮相贈,還請九娘子莫要嫌棄。”

蕭秀清並未接過她手中之物,滿臉寫滿了嫌棄,愛答不理道:“哼,本娘子什麼名貴之物冇見過,要你這破爛盒子作甚?”

她莞爾一笑,靈巧地打開了八角盒子,裡頭竟然是白滑滑、清香撲鼻的妝粉。

她柔聲道:“九娘子,這是小女自製的白澤珍珠粉,不似市麵上尋常的妝粉,小女取祁連深山裡的天然益母草和白色茉莉花仁提煉而成,再以清河裡的野生蚌粉入膏,這妝粉的粉質更加細膩光滑、不易黏糊,而且在陽光照映之下,妝麵還會微微閃動著珠光色澤、瑩瑩透亮。九娘子可願意一試?”

這天底下的女子哪有不愛美的道理!蕭秀清目光灼灼,拉著她連忙在一旁的銅鏡妝匣前坐下,躍躍一試。

不過片刻,姚蘊親自為她畫好了妝麵。她的肌膚更加白澤細膩、吹彈可破。而且在光線映襯下,微微珠光閃爍,流光溢彩,果真比長安最好胭脂鋪裡的妝粉還要好上好多。

對於這些高門貴府之內矜貴驕傲的小娘子,高高捧著她們阿諛著她們肯定是冇錯的。蕭秀清被她哄得喜笑顏開,甚至得到了長安娘子們目前都還買不到的限量白澤珍珠粉,離開之時熱忱地拉著她的手臂,竟然還有些依依不捨。

送走了蕭家九娘這尊大佛,姚蘊的麗眸越發深沉,心底五味雜陳。

老夫人周氏此時坐在堂前,目光幽沉。方纔劉媽媽已告知她,一向心高氣傲的秀清是如何氣急敗壞地跑進隱月閣,又是如何喜笑顏開、親昵愉悅地離開那處的。

這姚蘊,似乎比她想象中的還有些手段,看來姚娘子一直都在悉心栽培她,冇有辜負那人的托付。她思忖一番,看來要想個名正言順的法子把她留在府裡纔好。

她沉聲問道:“劉媽媽,你覺得姚大娘子如何?”

劉媽媽是從小跟著她長大嫁人的,最是忠心耿耿、縱橫謀略。

劉媽媽站在她身側,如實回道:“知人善察,心思縝密,謙卑有度,可以留用。”

老夫人微微頷首,頗為認同道:“如何留下她纔好?”

“夫人,從古至今,姻親締約最為牢固。”

老夫人宛然一笑,卻有些惋惜地搖了搖頭:“可惜她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要不然也能在府裡給她尋個好親事。”

李媽媽走近她身邊,附在她耳後低聲說了幾句話。

老夫人沉思片刻,眉頭紓解,終於點頭首肯。她命劉媽媽親自去操辦此事,也算是解決了大房裡的一樁難事。

沈朝芸原本是特意讓蕭秀清去試探一番姚娘子的態度的,順道滅滅她的威風,讓她不敢有絲毫的癡心妄想。不曾想九娘滿心歡喜地回了屋子,滔滔不絕地誇讚手裡新得的珍珠妝粉,還不停地替那姚娘子說好話。

沈朝芸暗自心驚,這姚蘊還當真有些厲害。

無涯書肆很快便傳來了好訊息。月下美人圖一經寄售,無涯書肆頓時名聲大噪、客似雲來,紛紛前來觀賞這一副名作。很多達官貴人出高價競拍此畫作,最終以九百七十錢一錘定音。姚蘊掙得了在長安城的第一桶金。

無涯書肆的掌櫃更是對姚蘊這位小郎君愛戴敬羨,恨不得將他捧在手心裡嗬護,隻求他常常送畫過來。

姚蘊深諳物以稀為貴的道理,枕石先生的畫作之所以名貴,不僅是因為畫作的手法精巧,彆具一格。更是因為枕石先生畫作的數量珍稀、不可多得。

她一點都不著急也不貪心,一年賣出一兩幅枕石先生的畫作,再加上她所作的前朝名家仿畫,順道還有涼州的胭脂鋪子生意,已經足夠她們三人一年富足暢意的生活了。

九月初六,重陽佳節來臨之際,蕭家六爺蕭承毓終於回到了鎮國公府。

老夫人激動萬分,早早幾日就已命人在前院備好幾桌洗塵宴,全府上下整裝以待,恭敬迎接六爺凱旋迴府。

姚蘊是老夫人周氏這邊的遠房親戚,自然不在受邀之列,她樂得個清閒自在。不過她們也是沾了幾分喜氣的,今日的飯菜格外豐盛,有東大街榮昌樓的燒雞燒鴨,還有西邊鐘樓齊芳齋的五色糕點,阿薇和阿茂皆是吃得津津有味。

還未入夜,前院熱熱鬨鬨的絲竹之音和人潮喧嚷戛然而止。姚蘊還有些納悶,這洗塵宴怎麼如此早就結束了。

“蘊娘,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姚蘊遠遠就能聽到蕭秀清哼哼唧唧的怨言怒火,近日她常常來隱月閣尋她談心解悶。

“宴席怎麼如此早就結束了?又是何人惹惱了我們九娘呀?”

蕭秀清隨手往大理石桌上扔下了幾樣物件,自顧自地坐下來,單手撐著下巴,驕縱不滿道:“哼,我那六叔實在是不解風情,寡淡至極,難怪這麼多年都隻能做個鰥夫。方纔祖母好聲好氣地跟他說起續絃之事,他竟然冷著臉回了屋,連公主殿下的臉都不給呢!”

“公主,這與公主有何關係?”她好奇問道,順道倒了杯溫茶給她順順氣。

“蘊娘,你有所不知呀。聽聞我那六叔曾在伊州救過永安公主一命,永安公主如今年過二十五,正好也是寡居之身,便私下裡派嬤嬤來探探祖母的口風。不曾想祖母還未把話說完,六叔他就拂了臉走了,這宴席也就不歡而散了。”

永安公主李玉嵐是當今聖人的同胞妹妹,天資聰穎,行事果敢,待人親善,聽聞世人皆稱其“有則天聖帝之才智,無則天聖帝之野心”,在朝廷和民間皆頗得名聲。

“罷了罷了,不提公主也罷。而且六叔多年未歸家,他竟然就送我一堆字畫書帛。什麼胭脂水粉、地道美食都不給我帶回來些,真是氣死我了。”

姚蘊溫聲軟語地哄著她,順手拿起散落一桌子的書畫卷軸,目光一亮。

在卷軸下邊竟然有一摞白色帛錦。她輕輕揉捏了一番,灰絲雜質少,走線整齊,用料上乘,是專門用來作畫的名貴帛錦,她頓時有些手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