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安,小孩子不要胡亂湊熱鬨。”他冷眼覷他,似在嚴肅警示。

蕭安哼哼唧唧地搖了搖頭,捂著酡紅的小臉蛋跑開了。

蕭承毓推門而入,首先是肆無忌憚地竄入鼻息的一股淡香,他微微皺著眉頭,抬手便將那混著龍涎香的檀木香爐給掐滅了。

他轉身望去那紅豔豔的床榻之處,不禁莞爾。

她還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他坐在床榻一側,順手脫了沉沉的牛皮靴子,一條腿斜搭在床尾邊上,露出了貼身的絹白內袍。他瞧她熟睡的嬌軟模樣,忍不住起了逗弄她的念頭。

他微微抬腿,往她小腿處猛地踹了一腳!

“嘶......”姚蘊隻覺得是在睡夢中被某隻流著哈喇子的土狗給踹了一腳,嘟嘟噥噥道:“這隻壞狗,莫要踢我,走、快走......”

蕭承毓一怔,麵露苦笑,原來自己竟然成了一隻壞狗了。

他往前傾身,抬手撫上了她因藥粉香薰浸染而紅彤彤的嬌柔粉腮,故意貼著她潤潤軟軟的耳垂,嘶啞道:“好的,不踢你,吃了你如何?”

吃?吃了她?!這、這當然不行!

“嗯,不行,快滾開.....”她呢喃低吟,隻覺得耳根子酥酥癢癢,揮了揮嬌軟的玉臂要擋開這股肆意流淌的熱流,不曾想竟然被人猛地掣住了手腕。

咦!狗還會說話?狗還會扒拉她?狗身上還有桂花沉香的味道?

她驀然睜開雙眸,一個熟悉且不羈的男人麵容映入眼簾。兩人直挺的鼻尖差之毫厘,相貼甚密!

“六、六叔......”嬌聲軟語的忐忑嗓音中摻雜了幾分嫵媚誘人。

蕭承毓掣著她的手腕一把高舉過頭頂,有意無意地往她的玉頸前湊了湊,另一隻大掌牢牢箍住她的小細腰。如月如火的黑眸子直勾勾**裸地盯著她,似要將她剝乾抹儘。

“娘子可有聽說過,人生有三大幸事?”

姚蘊不爭氣地嚥了咽口水,呆滯地點點頭:“知、知道。不過六叔我們可是......”

他幽幽打斷她的話,打趣問道:“哦,那請娘子說來聽聽?”

“金榜題名時。”她抬眼往上頭瞥去,儘量忽視他噴灑在她玉頸間的灼熱和**。

“嗯?繼續!”他挑了挑眉,一副看好戲的戲謔模樣。

“他鄉遇故知。”

“嗯,還有呢?”

“洞、洞房花燭夜。蕭承毓,你無恥,你明明答應過的......”

姚蘊的臉紅得似要捏出朵朵桃花來了,她忍不住嬌軟著嗓音怒罵道。

蕭承毓開懷笑出聲來,震得他健壯的胸膛高低起伏,壓得她微微喘不過氣。

“答應過又如何?答應過就不能反悔嗎?”

姚蘊瞪著圓鼓鼓的一雙麗眸,滿眼震驚地望著他:“你、你、好你個蕭承毓,枉天下百姓都敬你是一個威風凜凜、奮勇殺敵的神勇將軍,你竟然如此言而無信,你、你、你......”

他抬手拍了拍她灼熱的臉蛋,徑直起了身冰冷道:“罵,罵,有種再罵,本將軍現在就將你就地正法。”

手腕被兀地鬆開,她連忙抬手捂住猩紅的雙頰,識趣地閉上了嬌唇。

咕嚕咕嚕,此時肚子竟然不爭氣地響起了饑餓的求救聲。

蕭承毓理了理鬆散的衣袍帶子,冷眼瞧她:“餓了?”

她再次不爭氣地點了點頭。

他轉身朝外頭走去,命值守的老婆子去備熱湯飯菜。

姚蘊已經整理好了厚重的嫁衣衣裙,安坐在一旁的方桌子邊。桌上赫赫然多了兩份嶄新的文書。

“六叔,這是契約書,一式兩份。口說無憑,立據為證。快簽字吧!”

姚蘊笑盈盈地看著他,甚至還熱切地為他雙手遞上蘸好墨汁的毛筆和開了蓋子的紅印泥。

片刻之後,姚蘊仔細察看了三遍他的簽名和手印,“蕭承毓”三個大字確認無誤後,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那份契約書收入衣袖裡。

她大鬆了口氣,粲然而笑嬌嗔道:“多謝六爺。六爺你也餓了吧,我們快用膳吧!”

蕭承毓突然覺得這樣也不錯。河水不犯井水,待他完成了舊人交代的重任,尋到了救命恩人,兩人也能好聚好散。

翌日清晨,蟬鳴鳥叫,歲月靜好。

葳蕤院。

劉媽媽從外頭匆匆回了正堂。

“如何了?”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夫人周氏今日的氣色都比往日紅潤了許多,嗓音也爽朗許多。

劉媽媽低聲道:“老婆子回稟說,昨夜六爺隻在喜房裡待了一小會兒,後來是回了書房睡的。”

老夫人抿了抿唇,無奈地歎了口氣:“罷了罷了,欲速則不達,且先隨他們二人去吧。服侍我更衣吧。”

不過半個時辰,蕭承毓就領著姚蘊前來問安。

“妾身姚氏給母親請安,母親萬福。”姚蘊恭恭敬敬地朝上座敬茶。

老夫人眉開眼笑,喚她坐到一旁,拉過她的手關懷備至,看上去很是滿意她這個妾兒媳。

“六郎,可是定好何時出發前往北庭赴任了?”老夫人突然抬眸問道。

蕭承毓雲淡風輕地放下茶碗,朗聲道:“母親,路途遙遠,五月底應該就要出發了。”

姚蘊一怔,抬眸看向他,出發的時日竟然比她預想的還要早些。

剛出了葳蕤院,兩人肩並肩、肩貼肩地走著,在後頭的人看來當真是十分親熱的模樣。

才走了一段距離,姚蘊故意與他拉開了距離,頓時成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樣。她轉了個方嚮往褚玉院走去,不曾想身後之人竟然一直跟著她。

她猛地停下了腳步,轉身去瞅他:“六爺,妾身正要去褚玉院呢,不知六爺是要去何處呀?”

蕭承毓徑直越過她,堂堂正正道:“本將軍順道去瞧一眼小舅子和小姨子,難道娘子不許?”

姚蘊扯了扯生硬的嘴角,隻能由著他跟著自己一同前去了。

隱月閣。

院子門前正好有三個高低人影駐足,時不時往前探頭探腦眺望。姚茂和姚薇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知道昨夜阿姐冇有在院子裡頭就寢,今日一早也冇瞧見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