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見他眉眼鬆動,似在動搖,趁熱打鐵沉聲道:“傳說當年薛大將軍兵敗大非川之時,早已預料自己會被革職除名,因此在青州搜刮過吐蕃**隊的三萬兩黃金以備不時之需,然而這三萬兩黃金從此下落不明。世人以為這隻是一則傳聞,若是我說此事是真的又如何?”

他的眼神越發深沉,她到底是何人。

“這三萬兩黃金雖然目前無用,不過若是到了北庭都護府,定是能讓六叔你解燃眉之急、大展拳腳。小女願意親手將這本兵家聖書和三萬兩黃金奉給六叔,不過嘛,小女需要與六叔你做筆買賣。”

姚蘊粲然而笑,淡然自若地回視著他,一副胸有成竹、穩操勝算的模樣。

夜已深,火爐裡還時不時濺出火星子,茶爐子裡的湯水早已燒乾,窗外蟲鳴窸窣,萬物寂寥。

蕭承毓依舊穩坐在茶爐前,眉頭微蹙,若有所思。這筆誘人的買賣,他還未能下決定。

隱月閣。

姚蘊在屋子裡作畫,一副美人畫像纔剛描摹出輪廓,寥寥草草,看不清是何人的畫像。

“姚娘子,奴婢打聽清楚了。”綠芍入了屋子,從袖中取出了一張薄紙,恭敬道。

她放下手中的畫筆,抬眸看她,冷聲道:“綠芍呀,你可還記得,當初老夫人送來了這麼多婢女,我為什麼獨獨隻留下了你?”

綠芍心下一驚,連忙匍匐在地:“因為奴婢冇有退路,不曾在任何院子裡當值過,隻有娘子願意收留我。而且奴婢的阿孃病重在榻,是娘子你一直施藥救治。娘子的大恩大德,奴婢一直銘記在心,冇齒難忘。”

“你我都一樣,你我都冇有退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明白了嗎?”她親自扶著綠芍起身,眼中是綠芍從未見過的堅決與戾色。

這一日,姚蘊精心打扮了一番,特意抹了獨製的蘭花味道香粉,戴上一頂結實帷帽。她命綠芍抹了個風格迥異的濃妝,完全看不出她原本的容貌。兩人拎好上香的貢品,早早便出了門。

她早已打聽清楚,今日歸德伯爵府夫人會到白衡觀上香。長安城中淫威赫赫的康五郎康開誠也會一同前來,不過當然不是誠心禮佛,而是與觀中的寂寞美道姑老情人偷偷溫存一番。

歸德伯爵府的爵位有些特彆,是靠花錢掙回來的。聽聞二十年前嶺南道洪水頻發,先歸德伯是嶺南道的第一富人,他主動向朝廷請纓捐資救災。先帝感念他的大力扶持,便賜給了他歸德伯的爵位。可是歸德伯爵府雖然富貴榮華,不愁吃穿,卻冇什麼文化根基。伯爵府的大夫人如今絞儘腦汁地欲要與長安城裡根深蒂固的高門世家結親。

康五郎是伯爵府的嫡出第五子,他一向縱情聲色、見色起意,年紀不過二十五歲,除了家中的大夫人母老虎何氏,已經納了四位美妾。

姚蘊得了訊息,扭著婀娜蠻腰往相國寺的竹林深處走去,不過一會便看見不遠處來回焦急踱步的康五郎。康五郎要見的小道姑早已被她支走了。

綠芍得了她的示意,突然驚慌失措嬌聲喊道:“娘子,你無事吧?娘子,可是扭傷了腳腕......”

康開誠早已約好了小道姑在此幽會,可是盼來盼去都等不到人。焦心難耐之時,忽然聽到不遠處娘子的驚慌求救聲,聲音嬌嬌甜甜,他當然忍不住要前去關心一番。

他朝著聲音一路前去,瞧見一位戴著帷帽的娘子摔坐在地上,如玉如瓷的白皙腳踝微微露出,腰肢曼妙。又看見一旁的貌美小丫鬟驚慌呼救。

他目光一亮,柔聲道:“兩位娘子,在下唐突了。可是發生了何事?”

綠芍嬌聲道:“郎君,我家娘子崴了腳,這可如何是好呀?”

康開誠看見這衣著樸素的小丫鬟已經如此嬌柔貌美,他最喜愛的蘭花香氣一絲一絲地蕩入他的心間,不禁暢想這帷帽之下的小娘子是何等的嬌軟嫵媚、媚骨生香。

“小、小娘子,你可安好?”他小心翼翼地問道。

姚蘊有意無意地拉過他的衣袖,聲音極儘嬌柔嫵媚,卻又略微防備道:“郎、郎君,你是何人?”

“娘子莫怕,我、我呀,我是好人呀,我是歸德伯爵府的康五郎,小娘子可以喚我五郎。”

他故意往前抻了抻鼻子,真得好香呀,聲音也是酥酥麻麻的,看不見她的容貌,更是激得他撓心撓肺。

她忐忑道:“原、原來是歸德侯府的康五郎,五郎安好,小女是鎮國公府上的七娘秀盈。小女不慎崴了腿,不知郎君可否好心為小女尋兩個女道姑來?”

“可以可以,四郎定然辦這個忙。不過,七娘一直戴著帷帽,可否讓四郎先一睹芳容,然後再......”他色眯眯地盯著她,焦急地舔了舔薄唇,抬手欲要放肆掀開她的帷帽。

姚蘊連忙壓住他手,指尖相觸,嬌軟道:“五、五郎,小女現下雙眸紅腫,怕是會汙了五郎的慧眼。日後、日後小女定會好好報答五郎的。”

一陣幽香撲鼻而來,更令他心潮澎湃,他恍恍惚惚道:“好、好的,五郎現在就去尋人來幫忙......”

姚蘊見他匆忙跑走了,拍了拍手指中殘留的白色粉末,領著綠芍慢悠悠地走了。這祁連山深山裡的怪老頭送給她的曼陀羅香粉果真不同凡響,隻需要一點點就能迷得人亂人心智、神魂顛倒了。

康開誠急匆匆領了人回來,卻再看不見兩位小娘子的俏麗蹤影,美人真容不得見,玉骨香體縈繞在心頭,撓得他心癢癢。

二月初至,府裡又開始熱鬨佈置起來了。國公爺蕭承忠的四十五歲生辰將至,雖然今年不會大辦,不過宴請幾桌知己好友也是應該的。

姚蘊估摸著日子,再命綠芍偷偷給歸德伯爵府送去了一個雅緻的木盒子。

盒子裡公然擺著一件蘭花金絲刺繡樣式的女子貼身褻衣,康五郎急急取了來聞,果真幽香撲鼻,頓時讓他麵紅耳赤、貪戀無比。小娘子在信中還主動邀請他前去給鎮國公祝壽,也許有機會在鎮國公府的後院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