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蘊正在一旁輔導姚茂的功課,抬手示意她小聲一些。

綠芍走到她身側,附在她耳旁神神秘秘道:“姚娘子,那位馬奴找著了。”

她抬眸瞧她,示意她繼續說下去:“如今在何處?”

綠芍深吸了口氣,忐忑道:“他、他死了,是、是在後院的清蓮湖裡撈出來的。”

姚蘊心底一緊,死了,那便是死無對證了。

“陳管家可有說會仔細調查此事?”

綠芍連忙點頭道:“說是說了,不過我瞧見陳管家麵露難色,可能很是難查。”

老夫人當天還親自下了死令,府裡若是有一絲不好的傳聞傳揚出去,一律杖責三十大板子,男子趕到莊子裡去做勞苦活,女子則發買到平康坊為賤妓。眾人自然不敢忤逆,噤若寒蟬。

過了四五日,姚蘊還未收到先生的回信,頓感不妙。她命綠芍速速將送信的小廝帶來詢問。

送信的守門小廝踉蹌地跪在地上,不停磕頭求饒:“姚、姚娘子呀,是小人的錯,是小人撒了謊,娘子的那封信一早就被褚玉院的小郎君給攔截走了,那小郎君還囑托小人以後都不可再為您送信,否則後果自負。還請姚娘子饒命呀、饒命呀!”

姚蘊目光陰沉,竟然是她小瞧了蕭承毓。

她親自去了一趟兵部尚書府門外打聽訊息,卻得知李端七八日前就領了公務離京了,歸期未定。

倒黴透了,真不是一個好時機!

這褚玉院,她不得不親自走一趟了。

褚玉院的大門敞開,她沉著臉走了進去,卻有些意外眼前的景象。

院子中的兩位小郎君正認認真真地紮著馬步和揮起拳頭,左一拳右一拳,麵色紅撲撲的、周身大汗淋漓,似乎還有些樂在其中。這兩人正是姚茂和蕭安。

蕭承毓就站在他們二人的麵前。此時他穿著一身藏藍色的窄袖束腰練武袍,腰背寬廣,身姿挺撥,威風凜凜地仔細教導著二人的動作,不似那夜的心蕩神迷,的確是英勇武將的颯爽英姿。

蕭承毓早已瞥見小娘子的秀麗身影,不過他置若恍聞,依舊專心將兩人的馬步身姿先練好。半個多時辰後,他才讓二人暫時休息。

姚茂轉過身來,一眼就瞅見自家阿姐,眉飛色舞地朝她飛奔而來,興致勃勃道:“阿姐,你終於來看阿茂了,阿茂這幾日可是大有長進呢。”

她欣慰地看他,取了汗巾為他擦汗:“這幾日可有累著?睡得可好?吃得可好?可有好好讀書寫字?”

“有的有的,一切安好。阿姐,而且我還發現這習武練功也挺有意思的。”他笑吟吟道。

她心底一沉,冇想到這蕭承毓還真待他不錯。可惜他是人麵獸心,麵上一套背地裡一套,對她卻是百般折辱和糟蹋。

她轉過身,溫婉而笑道:“六叔安好,多謝六叔多日的悉心照顧。今日小女是來將茂哥兒接回去的。而且小女還有要事與六叔商量。”

蕭承毓神情淡漠地多看了她幾眼,作請的手勢示意她入屋:“姚娘子請,本將軍願聞其詳。”

地榻火爐子上的茶湯咕嚕嚕地翻湧冒著泡,茶香四溢,卻是燙著她心神不寧。

姚蘊直瞪瞪地盯著他,一雙麗眸陰鷙滲人,熟悉的天真膽怯消失殆儘,彷彿從前的無邪笑意皆是虛幻。

“我不明白,六叔為何執意要娶我?”

“哦,姚娘子此話是何意?本將軍不明白。”他裝傻充愣地搖頭,取過茶餅碾成茶粉。

她冷哼了一聲,嘴角雖是微揚的模樣,可是笑意卻絲毫不及眼底:“六叔,明人不說暗話。那一夜,六叔你明明有大把時間和機會將我送回隱月閣,可是你卻冇有如此做。在我為六叔你行那苟且之事時,我也冇能從你的眼眸裡看出任何的愛慕眷念。如此一來,就隻能說明你是故意將計就計來娶我的,我於你而言,還有些用處。”

他忍不住拍手稱快:“的確是正已先生的好徒兒,不傻不蠢,聰明伶俐。”

“好你個蕭承毓,竟然跟蹤我,而且還偷看了我的信件,卑鄙無恥!”她發狠地瞪著他,怒罵出聲。

他淡定自若地喝完一碗熱茶,繼續往茶壺裡加水,動作一氣嗬成、凜然之氣油然而生。

“姚娘子,你的畫功和書寫極好,想來必定下過一番苦功夫。你與李端關係不淺,信件更是處處透著古怪。最重要的是,你看似膽怯懼怕本將軍,可是眼眸卻清冽淡定、毫無懼色。你說說,本將軍不懷疑你,還能懷疑何人?”

她猛地摔下茶碗,冷聲道:“你到底要如何?”

“不為如何,隻求娘子替本將軍解決一個棘手難題。”他抬眸看她,眼角已然噙起幾縷笑意。

“是何難題?”

“破局。”

她眯了眯眼,朗聲道:“是因為永安公主嗎?”

他一笑置之,抬眸望向遠處,眼底裡瞬間蒙上了陰陰沉沉的無奈與歎息。

“不知六叔心底可有過愛慕之人?小女的心裡卻是一直有一位心心念唸的郎君,玉樹高台初相遇,一見李郎誤終身。從此小女的眼裡再也容不下其它人了。”

她娓娓道來,柔情似水,濕澤的晶瑩棕眸裡似要掐出酸溜溜的蜜來。

李郎,李郎,蕭承毓當然明白她所說的是何人。他心底裡何曾冇有過愛慕眷念之人,可惜有緣無分,他再也冇尋到那位曾救他一命的小娘子。

她見他神色緩和,目光裡甚至多了幾分追思哀怨。原來他也是有意中人的。

“六叔,不知你可曾聽說過,百年前薛仁貴大將軍曾經留下過一本名為《周易新注本義》的神妙兵書,傳聞此書詳細記載了他觀天演算法、運籌用兵、百戰不殆的種種事蹟。當年看過此書之人皆是戰無不勝,可是令人遺憾的是此書如今已佚。”

蕭承毓抬眸看她,這小娘子果真是厲害,就連日後的事情都未雨綢繆了。

習武帶兵之人皆知此書,甚至豔羨不已。北狄目前雖然暫時退敗,但是在西北邊疆依舊虎視眈眈,這本《周易新注本義》自然大有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