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端抬手抹了抹她粉腮的兩行玉淚,自顧自地輕輕撫上她耳垂上結了痂的血痕。

“還疼嗎?”

姚蘊乖乖地搖了搖頭。先生指尖的溫熱淌入心扉,是熟悉柔軟的書香墨氣,是她最喜歡的味道。這樣的氣息總是能讓她在每個孤單寒冷的深夜裡安然酣睡。

他心疼地看著她,滿眼柔情似水般要溢位心窩,熟稔地拉起她的手腕往竹林深處走去。

一處簡陋的小竹屋裡,兩人相對而坐,可惜都緘默不語。

姚蘊熱切地抬眸看他,欲要再爭取一次,否則她不甘心。

“先生,你可知我已與蕭家四郎有了婚約?”

李端抬眸看她,雙眸幽黑,沉默不語。

她見他依舊不應話,繼續堅定說道:“先生,若是先生願意娶我,我定有法子取消了這門親事的。先生,你、你可願意娶我?”

對麵的郎君目光灼灼地望著她,薄唇淩冽,可是依舊冇有應話。

女子的雙眸越發朦朧濕澤,已然看不清身前之人的清冽容貌,心底越發絕望。與三年前如出一轍,她主動向他表達了愛慕之心,主動請求先生迎娶她,可是他卻當夜不辭而彆、再無蹤跡。

她壓抑著嗓音,撕心裂肺道:“先生若是當真無意,為何要對我如此好?先生若是當真無意,為何次次都要幫我?先生若是當真無意,為何今夜還要約我出來?為何?為何?這到底是為何?”

李端眯了眯眼,終於幽幽道:“蘊娘,我是想親眼見見你,想、想親自確認你在鎮國公府過得如何?”

她猝然往前挪了幾步,搖搖欲墜地撞入他冰冷似鐵的懷裡,使勁拽著他胸前的娟白衣領,絕然道:“先生,你、你覺得我嫁給蕭家四郎會過得安穩快樂嗎?你知道那大夫人沈氏是如何利用和嫌棄我的嗎?你知道那方姨娘是如何虎視眈眈地想要加害我嗎?你、你、你都不知道......”

“鎮國公府根基深厚,累世公卿,頗有聲望。若是你能順利嫁入鎮國公府,也能安安穩穩地過日子,不用再顛沛流離、擔驚受怕。”他艱難地閉上了眼,沉著聲說完了話。

不是他不想,可是他不能。

姚蘊徒然鬆開了他的衣領,自顧自地訕笑起來。她巍巍顫顫地站直身子,決然道:“先生,你從前常常與我說,抱琴看鶴去,枕石待雲歸。從七歲起,我就一直嚮往著能嫁給先生為妻,與先生一同過上悠然隱居、自由自在的生活。先生,我的心意不變,這次不過是第二次。下一次,最後一次,我還是會如此問先生你的。先生,再會。”

她搖搖晃晃地走著,正要走出小竹屋,卻被身後之人猛地握住了手腕。

隻聽見身後之人沉聲道:“今日我見那蕭承毓教你射箭,舉止親昵曖昧。你與那蕭承毓可有什麼糾纏?你最好離他遠一些,他一個武將行為粗鄙、心思深沉,絕非良善之輩。”

姚蘊回頭望他,秋水盈盈,粲然而笑,故意嬌軟道:“先生有心,不過這與先生你何乾?”

她猛地甩開他的手,步履堅決,不再回頭。她心底複又燃起了一絲期盼,先生還是在意她的,或許、或許她還有機會。

聽完了暗探的回稟,蕭承毓的修長指節輕輕敲打著胡桌麵,麵色不虞,若有所思。

轉眼間已到年底,年節將至,家家戶戶也忙碌熱鬨起來,家家團聚,笑語喧嚷。

二爺蕭承凜外放到杭州任都尉,已有多年未曾回京。不過今年家中多了許久未歸家的六爺蕭承毓,老夫人周氏倍感欣慰。

除夕家宴。

姚蘊再次領著阿薇和阿茂前去正堂入席。她遠遠便瞧見了多日未見的二姨娘許冰雁和六娘子蕭秀婉。

二姨娘許冰雁一如既往地垂著頭跟在大娘子身後,唯唯諾諾、畢恭畢敬。六娘子麵容慘淡,有些萎靡不振的模樣。聽聞她盜取簪花盒子欲陷害九娘一事百口莫辯,被罰關了十幾日的禁閉,前幾日才被放出來。

那件事情其實就是衝姚蘊而來的,她早已懷疑是另一人所為,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郎君娘子們開始去前頭行禮問安領賞。

首先是六娘蕭秀婉,不知她說了什麼,蕭承忠的臉上始終掛著淡漠疏離的笑意,似乎他與這位女兒不太親近。

接下來是七娘蕭秀盈,她朝前遞了一個精緻的木盒子。隻見蕭承忠頓時眉開眼笑,原來是《功德寶山神咒》的書法描摹字帖。

蕭秀盈寫得一手娟麗秀氣的楷體,就連府中的老夫子都讚譽有加。他命人小心冀冀地收好帖子,連忙拉著她起身有說有笑,賞賜了好幾樣名貴的玉石珠寶,他一向最是疼愛這位女兒了。

最後便是九娘蕭秀清,她俯身在蕭承忠耳旁說了幾句玩笑話,哄得國公爺和老夫人喜笑盈腮,老夫人更是親昵地拉過她坐在一旁的軟塌上。

姚蘊看著前頭父慈子孝、其樂融融的歡樂景象,眼眸越發陰沉,心底薄涼不甘。她忍不住多喝了兩口熱乎乎的屠蘇酒,一股暖流湧上心頭,稍微紓解她的苦悶不甘。

恍惚間,她彷彿覺得自己回到了涼州的小院子裡。明月當空,清風拂來,是先生親自握著她的手教她釀酒和品酒。

先前她隻是淺淺輕酌一口,覺得甚是好喝,又拉著先生的淡青衣袖,軟軟綿綿地撒嬌要多嘗幾口。

先生實在是拗不過她,寵溺地颳了刮她的粉腮,又允她多喝了幾口。

一時貪杯,酒酣耳熱,迷迷糊糊之間,一股桂花混雜著書墨香氣的淡香飄飄然地逸入她的鼻喉,她眷念地笑了笑。是先生身上的清冽書墨氣息,是先生親自抱起她入了屋,耐心地哄著她安睡......

“姚娘子、姚娘子......”

她的縹緲思緒被兀地打斷,有婢女在喚她們前去。

姚蘊領著阿薇和阿茂請過安後,雙手恭敬奉上了一個普普通通的長條形木盒子。

蕭承忠和老夫人都有些意外,不解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