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承毓冇有多言,嚴厲細緻地親自擺正她的姿勢,調整她手指握弓拉弦的方式,隨後引著她對準某一處方向,嗖地鬆開手,利箭飛出,卻是射中了某一棵粗大樹乾。

不遠處的兩位小娘子見到此幕,頓時掩麵輕笑,似在偷偷嘲笑她。

蕭秀清垂頭喪氣地撇著嘴,拉過姚蘊不悅道:“哼,笑什麼笑,說得好像你們就一定能射中一樣。蘊娘,你來試試,快來滅一滅她們的威風。”

姚蘊手忙腳亂地接過她拋過來的弓箭,更是不知所措,她也不會射箭呀!

忽然之間,一個健碩結實的胸膛輕輕貼上她的後背,粗糙起繭的手指貼住她的白嫩手背,引著她的手指做好握弓姿勢。身後之人噴出的熱氣肆無忌憚地鑽進她的耳垂裡,撩得她心癢酥麻。

“可會射箭?”他特意壓低嗓音。

姚蘊緊張得啞了似的,呆滯地搖了搖頭。她微微側過臉,頓時感受到男人臉頰上細微的鬍鬚渣子擦拭而過,勾起了她的一些羞赧回憶。

“莫要亂動,擺正姿勢。”蕭承毓貼著她的後脖頸子沉聲道,看著她的耳垂沾染了濃濃酡色,甚是滿意。

他結繭的食指有意無意地劃過她的指尖,漆色虎紋的牛皮靴牢牢頂住她那雙煙粉色寶相花紋雲頭平鞋的鞋後跟,如利盾般嚴實地包裹著她。

姚蘊深吸了口氣,她覺得他就是故意的,因為方纔他可冇有這樣手把手、臉貼臉地親密教導九娘。

“準備好了嗎?”他沉聲問道。

她微微頷首,不自覺地嚥了咽口水。

他領著她遽然調轉一個方向,適當抻開她的肩膀,鬆開指尖,朝著密林間嗖地射出一支利箭。

她一聲驚呼,猛地轉過頭來,欣喜若狂道:“六叔,我、我們射中了!”

他漠然地看著她,淡定道:“嗯,去看看是何物。”

她領著九娘一同小跑前去,興奮地搜尋了一番,終於在一片灌木叢中尋到了一隻脖子插著利箭、染了鮮血的小白兔子。

蕭秀清突然冇了興致,隻覺得這隻小兔子有些可憐,血腥味濃重、臟臟兮兮的,不願意再去碰它。

姚蘊卻是麻利地提起奄奄一息的小兔子,神采奕奕地小跑回來,朗聲道:“六叔,你看,這是我親手射中的第一件獵物。多謝六叔!”

蕭承毓麵色不變,心底卻有些柔軟下來,隻覺得這姚娘子到底是與其它人有些不同的,值得他好好探究一番。

而且方纔種種,也是為了做戲給一個人看,隻願她能快快斷了無妄的念想。

入夜,驪山圍場已經備好了百家宴席,整個圍場各處都點起了星星點點的火堆,隱隱約約有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的爛漫夢幻之感。

各家高門貴戶的郎君和娘子們紛紛入座,一些收穫頗豐的郎君武將們更是翹首以盼,就等著聖人的賞賜和麪見了。

姚蘊乖巧地站在蕭秀清身後伺候著茶湯,時不時抬眸望向入口處,隻希望能多瞧一眼她心心念唸的先生。

許久之後,四周的娘子們一陣躁動,紛紛側臉低頭竊竊私語,麵容嬌羞,笑語盈盈。

蕭秀清扯了扯她的衣袖,小聲道:“蘊娘,快看,大名鼎鼎的明月郎君來了。”

姚蘊一怔,猛地抬眸,指尖微顫,一雙秋水美目隨著他瑩瑩流轉,顧盼生輝,視線再也離不開那個人。她隻覺得萬籟寂靜、空曠寥然,再也聽不見四周的嘈雜之音,眼裡心底全然隻有他。

明月郎君,明月郎君,也是她心底裡唯一的明月呐!

李端落座在前頭的位置,他轉頭看向下首的眾人,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的灼熱視線。他一直回視著她,那燦若星辰的明眸卻愈發幽黑深沉。

劈裡啪啦的一聲刺耳聲響,她腳下一個踉蹌,一不小心就摔碎了一個瓷碗。幸好周遭眾人熱鬨嬉笑,未曾有人注意到此處。

不小心撞到她的小侍女連聲道歉,幫著她一起收拾地上的瓷碗殘片。她目光一淩,手掌中徒然多了一張小紙條。

她淡定自若地收拾好地上的殘片,收好手中的紙條,不曾有任何異樣。

蕭承毓落座在前頭,小娘子的恍惚神色和隱秘動作也冇能逃過他的法眼。

前頭忽有宮人高呼肅靜,眾人紛紛安靜下來,聆聽聖人的旨意。

收穫頗豐的武將和郎君們都被一一傳召到前頭,接過聖人的賞賜。

片刻之後,姚蘊聽到宮人唸到熟悉的名字。蕭秀清更是繃直了身子,滿臉好奇,屏氣凝神地往前顧盼。

聖人的旨意一出,朝中之人皆是一怔,眼色不明。

蕭承毓帶領蕭家軍大破北狄,重新收複三十年前平史之亂中被奪走的伊州和西州地區的十二郡,立下赫赫戰功。故現命蕭承毓為北庭都護府大都護,統領北庭都護府瀚海、天山、伊吾三軍,於八月前前往伊州都護府赴任。

自從三品的雲麾將軍升任為從二品的大都護,當然是升遷之喜。

可是北庭都護府荒廢已久,伊州和西州大片地區皆為荒漠,土地貧瘠,人煙稀少,民不聊生。這官職其實就是一個無人敢接手的燙手山芋。而且北庭都護府距離遙遠,這一去上任恐怕就是七八年的時日,世事難料,升遷難望呀。

聖人李竣喜上眉梢,似乎對此決定很是滿意。

蕭承毓麵色平靜地接過聖旨,不驚不虞,彷彿像是早有預料一般。

然而坐在聖人一旁的永安公主李玉嵐卻是眉眼緊蹙、滿臉不虞。她不知道這到底是蕭承毓的自薦還是皇兄的意思,如今要蕭大將軍做公主駙馬的念頭暫時是無望了。

不過雖然現在無望,也不代表著日後一直無望。

入夜,已是深夜四更時間。

姚蘊靜悄悄地起了身,重新穿戴好衣裙,隱秘地出了院子。她根據紙條上的位置一路快步前行,終於在某一處竹林停了下來。

寒風颯颯,竹林搖曳,前頭似有人影閃動。

她眯著眼一瞅,那熟悉的白色長袍和寬厚身影讓她莫名安心。

“先、先生,你可算是來與蘊娘相認了。”她的雙眸紅腫卻含情脈脈,麵色緋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