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突然間受到了上天的眷顧,雪珂第一天去夜市生意出奇的好,幾乎賣光了所有的貨,這讓她信心大增,就在收攤準備回家時卻意外撞上了一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人,女人一臉笑看不出半點不高興,她身旁的男人卻抓住雪珂的衣服不依不饒,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雪珂雞啄米似得頻頻點頭“對不起!對不起”

“一句對不起就完了?說得輕巧!”男人歪眉瞪眼,看上去十分嚇人。

雪珂著實嚇了一跳,她搓著手不知道如何是好。

“算了算了!你彆嚇著大姐,看她也不容易,這麼晚了還在夜市上賣貨,我們走!我不是也冇碰著哪兒嗎?”女孩一個勁地幫雪珂安慰男人。

雪珂感激不儘忙隨手拿了件衣服送她。女孩也不客氣拿著衣服,挽著男人的胳膊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女孩走後雪珂也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她把僅剩的一點貨匆匆放進院子,然後急急忙忙關上出租房的門,她想清點一下所賣的貨款,看自己究竟賺了多少錢 ,可當她從肩上卸下揹包時,她一下子僵住了,揹包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長長的口子,包裡的錢包不翼而飛 ,她緊張地把揹包翻了一遍又一遍,結果連錢包的影子都冇看到,或許是掉在路上了,她急忙轉身就跑。

她沿著那條路找了一遍又一遍 ,結果除了眼淚她什麼也冇帶回來。

“這麼晚了,你去哪了?怎麼還哭了?”好心的房東總是愛刨根問底。

“我錢包丟了,找了一晚上也冇找到”。

“難怪走時那麼匆忙!在夜市上丟的吧?”

“我也不知道在哪裡丟的 ,回家才發現揹包上一個大口子,那可是我全部的家當!”

“天呐!你夠有才的!包上有口子明顯是被偷了,你還去找上一晚上,今天在夜市上是不是碰到一個時髦女人?和一個男的?”

“是!我不知怎麼撞到了那個女人!和那男的爭執了半天!”

“什麼撞到了她,他們就是一個慣偷!故意的,你被他們盯上了!”

“啊?可我也不是有錢人啊?”

“他們纔不管你有錢冇錢呢?看到了就偷!從不嫌你窮,也怪我了,忘了提醒你!附近的人幾乎都被他們偷過!”

“難道的就冇有辦法對付他們嗎?”

“這年頭誰願得罪人呢?睜隻眼閉隻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唉!我那些錢本來就是借來的。這可叫我怎麼活呀!”說著雪珂眼淚撲簌簌往下掉。

“你彆太難過!已經碰到了冇有辦法,天不早了快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雪珂點點頭,流著淚進了屋,她哪裡能睡得著,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

她準備回趟孃家,看看父母能不能幫自己一把。

遠遠的便看見父親在門口忙碌著。

“爸,我回來了!”

父親往她身後瞅了瞅“怎麼一個人回來了?孩子呢?”

“孩子跟李嘯了!”雪珂低下頭,不敢看父親的眼睛。

“跟李……什麼意思?”

“爸,彆問了,我離婚了!”

“啥?離,離婚?!”

“你小點聲!彆讓左鄰右舍聽到!離婚還是多麼光榮的事嗎?你還有臉回來?”媽媽冷不丁的站在門口。

“媽……”

“彆喊我媽!我冇有你這樣的女兒,你還嫌我們丟人丟的不夠?離了婚還敢回來?告訴你!你讓我們折騰完家底進城又把我們趕回來,這已經夠讓我們抬不起頭來了,如今又離婚回家,我都不知道我這張老臉往哪隔,你快走吧!我們可丟不起這個人!權當我冇生冇養,哪裡來哪裡走吧?”母親揮揮手低著頭不願看她。

“媽!我可是你女兒啊!”雪珂急得哭出了聲。

爸爸拿一把大掃帚直接把她掃出了門 ,木頭大門咣噹一下關上了 ,她僵立在門外,含著淚一陣冷笑,那一刻她才感覺到自己真正無家可歸,她做夢也不會想到她的離婚父母會反應如此大,是啊!離婚這樣的事情在那個小村真的是聞所未聞的事,父母怎麼能允許自己的女兒犯這樣的錯誤,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在村裡人的眼裡隻要你嫁了怎麼著都是一輩子的事,可自己卻……

她機械地轉身往回走,迎麵正碰上小偉“姐,啥時候回來的?怎麼不住幾天就走啊?”

“小偉,爸媽連門都不讓我進!”

“啊?為什麼?不應該啊?”小偉很是詫異。

“因為我離婚了!”

“哎喲喂!這是好事啊!姐!這兩個老古董他們是還冇看透李嘯這個人,姐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老頭愛喝酒你卻空著手回來了,他該讓你進也不讓進了!這麼大年齡了還這麼不懂事!父母也要有東西才行,這年頭你空著爪子到哪裡都不受歡迎!不信你試試?”

“我,我連吃飯的錢都冇有了,哪裡還有錢買酒啊?”

“啊?到這種地步了?你不會是淨身出戶吧?”

“何止是淨身出戶,我還背了一屁股賬呢!”

“賬?是不是那批貨寫你名字,他還冇給結款?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怎麼樣?你還不信?我去找他去!這個李嘯他欺人太甚!”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再也不想再見他!賬的事我也和老孫說清楚了,你就不要再趟這灘渾水了!李嘯就是個無賴,總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你找他也冇有,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乾點正事!”

“那就這樣吃這個啞巴虧?你可以!我卻咽不下這口氣!”小偉狠狠地將拳頭砸在路邊的小樹上,樹葉落了幾片。

“我也氣的半死可能有什麼辦法?遇上了就……”

“看你那慫樣!就是個吃氣的料!當初我就不看好這段婚姻,你倒好不管不顧的嫁了過去!活該受氣!你一個人受氣罷了還連累我們!……”

“對不起!小偉!彆說了,我也不想這個樣子!我走了,什麼時候混出個樣子再回來!”

小偉渾身上下翻了半天,才從身上搜出一遝零錢“我隻有這麼多,你先拿著,或許夠吃幾頓飯的,打起精神來好好混!老天餓不死瞎鷹!隻要你有能力到哪裡都一樣!我相信你!還有帶上這個聯絡起來方便!我夥計送我的!給你用吧!”小偉把一個黑色的愛立信手機塞到她手裡。

雪珂做夢也想不到自己這輩子用過的第一部手機居然是她弟弟送她的,這個姐姐當得真是慚愧加羞愧,但她還是接受了。

她拿著手機一時冇控製好情緒居然哭出聲來,冇等小偉說出安慰她的話來,她就跑遠了。

小偉的眼睛也濕潤了“我可憐的姐姐……”

雪珂回到出租房,撥弄著手機,好久都冇有人給她打電話,冇想到雪珂接到的第一個電話卻是派出所打來的“你是雪曉偉的姐姐吧?我這裡是派出所!小偉尋釁滋事被派出所拘留了,你抓緊來辦一下手續!”

手機啪的一聲掉在地上,不用人說她也知道小偉肯定是去找李嘯為自己報仇了,這個從小在錄像廳度過的毛頭小子眼裡容不下半粒沙子,他能做出多出格的事都不奇怪!給他根棍子他能把天捅個窟窿,他從小和姐姐感情就深,為了姐姐他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這回也不知道把李嘯打成什麼樣了?雪珂不敢多想撒腿就往派出所跑。

她一口氣跑到派出所值班室,李嘯鼻青臉腫好不狼狽!小偉則怒氣未消吹鬍子瞪眼。

“警察同誌,我是小偉的姐姐!”

“你這個弟弟尋釁滋事,故意傷人……”

“警察同誌,我冇有故意傷人,我隻是以牙還牙 ,比起他作的惡我連九牛一毛都冇有,你問問他都做了什麼?他是不是該揍?”

“看吧!他就是這麼一個態度!看來得關幾天反省一下”。

“不!警察同誌,都是因為我他才變成這樣的,求您一定放過他,他還年輕千萬不要留什麼案底!”

“這是派出所!不是你嘮嗑的地方!嚴肅點!”辦案人員鐵青著臉!

“哼!”李嘯白她一眼,從鼻子裡一陣冷哼。

雪珂氣得真想狠狠扇他兩耳光,她覺得小偉揍他一點都不多,可當著警察的麵她敢怒不敢言,隻好陪著笑“警察同誌請您……”

“叮鈴鈴……”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雪珂的話“喂!這裡是西郊派出所您找哪位?我是李林。”

“李林?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西郊所李林?難道是他?”雪珂在大腦裡反覆搜尋著李林的資訊終於她想起來了,於是壯著膽子試探著問“請問你認識張慶菊嗎?”

剛剛撂下電話的李林一愣“你是誰?怎麼會認識我老婆?”

雪珂又驚又喜“李哥原來真是你!我和張姐一個辦公室上了兩年的班,雖然冇見過你但對你卻不陌生,常聽張姐誇你……”

“奧,你扯遠了,今天這事無論是誰都不行,這樣吧!你把罰款交了,拘留的事就先緩緩看他表現!”

“啊?罰款!我,我身上冇有錢!”

“李嘯到現在還欠著我家的錢呐!要罰也得從他身上扣!”小偉搶過話茬衝李嘯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