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竟然是我的‘輝煌之力’凝結而成的?”石十四大吃一驚。

“糾正一下,這‘輝煌之力’可不是你的哦!”特斯拉語出驚人。

“特斯拉先生你說什麼啊?”石十四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特斯拉什麼意思,“你是剛纔說‘輝煌之力’不是我的?”

“十四,有冇有一種可能,這‘輝煌之力’很早就在你體內存在了呢?”達芬奇來了一句。

“很早就存在了?”石十四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記憶體們是什麼意思。

“實際上我們見過另一個石十四了!”郭嘉說道。

“另一個石十四?難道他在我休眠之後,出現過?”石十四也是一驚。

“冇錯,我們和他還有過交手啊!”項羽道。

緊接著一眾記憶體七嘴八舌也是把他們和假十四碰麵的事情和石十四講述了一遍。

不過好麵子的他們也是隱去了他們自己被假十四完虐的情節。

石十四沉吟半天,心中也是無限感慨。

“照你們這麼說,另一個我可能是我真正的第一世嗎?”

“以目前我們掌握的情報來看,這個推論也是合情合理。”特斯拉道,“不過像他這樣可以在彆人的精神世界中自己創造出新精神世界的記憶體,倒是從來冇有碰到過。看起來這個傢夥上輩子絕不簡單。”

“那我所掌握的‘輝煌之力’實際上是他的力量嗎?”石十四問道。

“可以說是,可以說不是。”項羽道。

“此話何解?”

“‘輝煌之力’是你在生死之間的戰鬥中領悟到事實毋庸置疑。”項羽回答,“不過你這股力量卻和那個假十四同宗同源。如果他真是你的第一世,你應該已經喚醒了前世真正的力量。”

“我前世真正的力量?”那一刻石十四再次回憶起了那個小女孩的身影,“難道說這個小女孩是和我的第一世,也就是那個假十四有關係嗎?”

“好了,關於這個問題我們以後討論,暫時不要展開了。”特斯拉道,“接下來十四聽好我說的話。如果你想要從裡麵出來,就要依靠‘輝煌之力’從內部淨化。”

“從內部淨化?什麼意思?”

“簡而言之,就是讓你的‘輝煌之力’再次突破!”

“再次突破?”石十四也是十分震驚。

要知道在和吉奧交鋒之時,石十四已經將“輝煌之力”突破到第三層境界。現在短短一個月內,要他再做突破的話,似乎不太可能。

“我說特斯拉,你究竟懂不懂武道啊!”項羽不滿地說道,“你以為那瓶頸這麼好突破?十四現在的實力已經非同凡響,你要知道越往上這武道之路可冇有那麼容易啊!”

“那也冇有辦法啊!”特斯拉兩手一攤,“這個蠶繭就是第三層境界的輝煌之力構成的。所以十四要想從裡麵出來,就必須讓自己的力量層次超越第三層。”

“原來如此!”石十四也是點了點頭。

“十四,難道你還真的想要突破嗎?”項羽大驚。

“為什麼不呢?”石十四道,“有誌者事竟成。這蠶繭的形成也是對我的一個考驗,我相信自己必定能夠通過這場考驗的。”

石十四說著也是盤腿而坐,進入了冥想狀態。

不一會兒功夫,從大蠶繭那裡激盪出了一股令人敬畏的力量。

說話間石十四就已經將“輝煌之力”推至了第三層境界。

要知道在以前,石十四進入第三層境界也是極其費力。

但是現在卻顯得得心應手。

“看樣子在和吉奧交手之後,我對於自身力量的領悟也是上了一個層次啊!”石十四心道。

石十四嘗試著用“輝煌之力”來推動蠶繭的內壁。

可誰知當“輝煌之力”接觸到內壁之時,立刻就有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壓製過來。

石十四也是震驚不已。

因為他發現這股力量竟然和他的“輝煌之力”同宗同源,但是層次卻完全淩駕於自己之上。

“還真是‘輝煌之力’啊!”石十四道,“不過既然在我的精神世界中,哪有我突破不了的道理?”

石十四說著也是再次催動“輝煌之力”和這個蠶繭進行再一次的交鋒。

可隨著自身力量的提升,那內壁的反震力也是愈加強大。

這就如同人類自身的影子一般,每次你以為能夠超越影子的時候,卻發現它能夠迅速如影隨形跟上。

無論石十四如何用力,那強大的壓製力依舊將他限製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

如是幾次,隨著無力感傳來,石十四亦是感覺自身的力量也是被抽離了一般。

“還真和特斯拉說得一樣,這股力量確實難對付。”石十四感歎道。

感歎歸感歎,但是卻不意味著石十四會就此放棄。

此刻他腦海裡從他轉世覺醒以來,一切戰鬥記憶如電影般在他腦海裡一遍遍閃過。不僅如此,甚至那些記憶體的記憶竟然也傳了過來。

原來在大蠶繭之外,在特斯拉的吩咐下,所有的記憶體張開了精神鏈條紛紛將自己的精神力送入了大蠶繭之內。

石十四不覺心頭一暖,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多謝了!”石十四此刻有所頓悟。

原本已經枯竭的“輝煌之力”已經再次充盈了起來。

“我倒要看看這個空間究竟能不能鎖住我!”

石十四說著再次將“輝煌之力”推升至頂峰。

果然這一次和壓製力的交鋒,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一時間兩股力量也是拚了個旗鼓相當。

甚至某些地方,石十四的“輝煌之力”已經可以占據上風了。

但遺憾的是,每一次石十四想要徹底突破之時,就差那一口氣,無法突破瓶頸。

要知道這樣強大的力量很難維持,一旦這次失敗,下一次石十四想要再次彙集可要耗費很多時間了。

石十四咬著牙,和這無形壓力做著最後的鬥爭。

“我的力量似乎還缺少著什麼!”石十四陰影感覺有關他前世的記憶有些缺失,這就是無法突破現階段的原因。

眼看這次的突破就要偃旗息鼓,關鍵時刻石十四心中的不甘竟然再次讓他看到了那個神秘的女孩。

“你是?”石十四看著那個麵容模糊的女孩。

那女孩周身金光閃耀,一瞬間她竟然化為了龍形。

“什麼?”石十四猛然睜開了眼睛,那一刻“輝煌之力”最後一塊拚圖也是被補完。強大的力量瞬間破體而出。

一道金光從蠶繭的中心位置直射出來,一下子將這個禁錮住石十四的牢籠打開了一個缺口。

“十四!”記憶體們也是激動地看著那個大蠶繭。

從那個缺口開始,新生的“輝煌之力”化作了無數的金色光點,不斷蠶食著蠶繭壁。

不多時,整個蠶繭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石十四的本尊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

“歡迎回來!”看到許久未見,如同孩子般的石十四出現,董小宛也是高興不已。

緊接著整個精神之海也成為了歡樂的海洋。

石十四看著眾人,打趣道:“我說你們冇有趁我休眠的時候,濫用我的身體吧?”

“切,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郭嘉笑道,“你受了這麼重的傷,我們再用你的身體出去浪,那還是人嗎?”

“好了,好了,啥也彆說了。還是先醒過來,看看一直陪著你的女孩吧!”項羽笑著一拍石十四的後背。

那一瞬間現實中的石十四也是睜開了眼睛。

病房裡麵經過一夜的陪護,林翹已經勞累地趴在石十四的腳邊沉沉睡去。

睜開眼的石十四第一眼就看到了這個一直在守護自己的女孩。

此刻的他雖然身體由於長時間冇有動彈,陷入了短暫麻痹的狀態,但是看到林翹的樣子,石十四心中也是滿是暖意。

“我上輩子究竟做了多大的功勳,怎麼會擁有這麼好的女孩啊!”石十四感歎一聲。

“還不是因為我們啊!”那群記憶體異口同聲地說道。

“呃啊!”石十四捂住了臉,“差點把你們都忘了。”

而這一下現實中的石十四,身體也是不禁抖動了一下。

這震動也是令林翹瞬間驚醒了過來。

“什麼情況?”林翹警覺地叫出了聲。

她抬頭一看,頓時眼淚奪眶而出。

隻見那個令她魂牽夢繞的男子,此刻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十四,你...你...終於醒了啊!”林翹此刻也顧不得許多,一下子就抱住了石十四。

“我說林翹!你弄疼我了!”石十四忍不住說道。

“你瞧我這一激動。”林翹也是抱歉地縮回了身體。

同一時間,病房被打開了,石十四的主治醫生帶著護士們也是跑了進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醫生問道。

他看到睜開眼睛的石十四,也是一陣驚喜。

“太好了,石先生,你終於醒了啊!”醫生激動地說道。

石十四朝著他們點了點頭,卻冇有說話。

“這是怎麼回事?”林翹有些著急,“醫生,他怎麼說不出話了啊!”

“不用擔心,這是正常現象!”醫生解釋道,“他已經昏迷一個多月了。大腦出現語言障礙是正常現象。應該過個一兩天就能恢複正常了。”

“實在是太好了!”林翹緊握石十四的手,高興地看著自己的男友。

“對了,我要快點給允兒和雙雙電話。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她們。”林翹急不可耐地掏出手機,撥通了“隔世緣”公司的電話。

“十四,不光是我,雙雙和允兒也是一直掛念你呢!”林翹道,“我和雙雙也是輪班陪護,也是希望你醒來第一時間不會感到孤單呢!

“這樣啊!”石十四心道,“也算那兩個小妮子有良心。”

“不好意思石先生,接下來我們想給你做個全身檢查,看看你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主治醫生也是說道,“因為經過那麼長時間的昏迷,我擔心你的身體和大腦可能會有損傷,需要進一步檢查一下。”

石十四朝他們點頭示意冇問題。

於是那些護士也是走上前來將石十四的病床推出了病房,去到了檢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