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思索之間,陳休的心中忽然泛起一絲危險預兆,腳步輕點,身影消散於黑暗之中。

一股無比濃鬱的氤氳泛起,繚繞如凝。

這一刻,陳休隻覺得天地是為混沌無窮,昏昏暗暗,不知四方。

他的眼眸之間,敏銳無比地捕捉到了一道玄袍身影轉瞬即逝,彷彿於氤氳融為一體,速度極快。

那是流發似金的青年,麵容俊朗而威嚴,獨步於黑暗氤氳之間,從容無比,似是對於此間無比熟悉。

他的腳下,彷彿有著無形無影的流水,折射出微弱的光瀾,緩緩朝著遠方流淌。

「這裡,是為今生鏡之中,勘測三千未來之所在。即使是我,也是元神遁入其中。這傢夥是,怎麼有種入無人之境的感覺.......」陳休心思變幻,小心翼翼地跟隨其後,隱匿於氤氳之中。

這裡是上古的天庭,隱秘諸多,風險諸多,縱然是得到了神明記憶的顧言,都萬般小心。

眼前的玄袍身影,居然這般隨意?

難道,他也知道些此間的秘密?

陳休思量間,緩緩邁開了步子,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麵!

昏暗之間,無有時間,無有歲月,靜謐到了極致。

走過濃厚的黑暗氤氳,陳休隻覺得似是踏入了一方琉璃閃爍的彆樣世界。

這裡的天地,皆如同記憶之中的萬華鏡那邊般,折射出無數道朦朧而夢幻的光影。

一眼望去,層層疊疊,似是每一方角落,每一道光影之中,都存在著一個不同的自己。

陳休五指微微攥緊,有著紫色雷罡閃爍,霹靂浩蕩。

這裡,居然能夠顯化罡氣?

神通,似是也可以?

陳休的眸間,思考之色更濃。

往深處走時,他的眸子掠過側畔時,陡然凝固:「這是!」

角落處,有著一道身影逐漸清晰,如同絕世的利劍,深深洞穿了他的內心。

那是行走於高樓之間的黑衣青年,似是頗為忙碌,掛著耳機,拿著手機,隨手拉開了一輛普通的黑色車揚長而去。

「這,這是曾經的我!

這是冇有重生於此方天地的我,在地球上的我!」陳休心神無比震撼。

今生鏡,為三生鏡之中央,映照今生之前途,看的便是人這一輩子。

曾經的自己,那是重生之前,近乎於上一世的存在。今生鏡是絕對不可能看到的!

而三生殿中,能夠看到往昔自我的,隻有一個:往生鏡!

可是,往生鏡已然隨著往生殿,徹底破碎於昔日的天庭墜落之中,怎麼可能還存在著?

陳休心中思索著,跟上了那道玄袍身影的步伐。

光明灑落,溫暖之感迸發,伴隨著低沉而高亢的鳥鳴之聲。

陳休的眸子為之一變。

遙遠之處,視野的儘頭,有著一方悠久古木虛影,不知何其大,直入天穹,高不可見,寬不可測。

仔細觀之,似是萬木相融,浩蕩無比,葉似桑田,枝如古道,燃燒這層層的金黃,彷彿足以映照千萬裡!

古樹之間,有著數枚大日淩空,高居於古樹之上,化為金色的琉璃之鳥,盤桓飛行於古木之間。

扶桑古樹,神鳥金烏!

這是陳休腦海之中的第一印象!

往生鏡映照的,是為往生過去。

而此刻,有著扶桑古木現世,又有大日金烏盤桓,那麼這是誰的過去......

「你,看到了?」澹漠而溫潤的話語響起,似是源自那高可抵天穹的扶桑古木之下。

休緩緩開口,望向了話語之地。

玄袍青年背對著他,顯得頗為平靜:「冇想到,除我之外,居然還有存活二世之人。」

這一刻,有著金芒灑落,輝光湧現,一輪無比輝煌的龐然大日冉冉升起,映照萬物,驅散了氤氳,一切的光影消散。

陳休看到了那一輪無比璀璨的大日。

在扶桑古樹之下,有著金袍巨影端坐,厚重如江海無窮,龐大如山嶽連綿。

那股血肉之間,蘊藏的恐怖力量,讓遠處的陳休甚至有種融化之感,毛髮緩緩枯焦,似是墜入烈火之中。

這股威勢,甚至還在昔日感受到的【草原大汗】科爾多之上!

若非是她力量收斂,狀態特殊,似在存活於過去,非是顯聖於當前,陳休甚至感覺,自己會被直接融化!

這種壓迫感,讓他甚至想到了天河之中的大日恒星!

「絕對是往昔的神明!

和扶桑古木有關的,非是太陽神君,便是古之東王公!」陳休於心中思忖道。

玄袍身影緩緩轉身,話語從容而平靜:「道友,出來一見吧。」

他的話語彷彿源自古老年代,似是同時於金袍巨影之中發出,轟鳴天際。

陳休緩緩走出,眼中有著思索之意閃爍,雙手抱拳:「道友,請了。」

稱之為道友,他是煉氣士一脈,還是上古時代的人物?

玄袍身影微微凝眸,似是有著幾分不解,緩聲開口:「不知道友是哪一位同道,羲於此有禮了。」

羲?

陳休的眼眸變幻,這是上古時代的太陽神君啊!

太陰太陽,分掌日月之神君,一統大日金烏,一率太陰玉兔。

在《天地神仙真靈圖》中,這可是齊名北極四聖的仙聖存在,位列第三重天。

「閣下的過往,羲看不透。還請指教。」玄袍身影再度開口,話語間有著幾分凝重和緊張。

陳休的臉色有些古怪。

這裡應當是昔日往生鏡能夠窺見的前生過去。

正如眼前的玄袍男子,他的過去,便是上古天庭時代的【太陽神君】。

而自己,於此地是無有前世顯化,讓他多了幾分不安。

「若是他知道,我的前世隻不過是尋常之人,早在前方已然浮現,會是怎麼想?」陳休心中想著,麵容卻是表現得無比平靜,放緩了幾分話語,故作思考回憶般道:「太陽神君啊.......」

他的五指緩緩攥緊,浩蕩的紫色雷霆閃爍。

一道金色古印浮現於天穹,銘刻有十餘道古樸雷紋。

本命神通——萬劫不滅尊王聖雷印!

陳休澹漠開口道:「你說,我是誰呢?」

「雷,雷尊?」玄袍身影的話語間,有著幾分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