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演出,安安學習這首曲子學得很認真也很用心。

除去週末,平時放學回家後,安安也會在鋼琴房彈幾遍,還會拍視頻給齊源,讓他遠程教學。

哪怕齊源都說她的水平已經足以上台表演了,但安安還是覺得不夠完美。

因為對她來說這不隻是對台下觀眾的演出,她更在意的是徐宴看到這場演出時會不會因為她的表演而感到讚歎驚豔。

她一定要追上他的腳步。

“咚咚——”

敲門聲響起的下一秒,琴房的門就直接被推開了,彷彿隻是象征性地敲門意思一下。

安安停下手指敲擊琴鍵的動作,皺眉看著阿遇。

她正要開口表達不滿的時候,阿遇朝她遞了遞手機:“徐宴哥打的電話。”

聽見這話,安安才立馬變了臉色,興沖沖地起身過去接起了電話:“徐宴哥哥?你怎麼打電話來啦?”

說話間,安安像是怕阿遇偷聽,又關上了琴房的門。

徐宴:“打擾到你彈琴了嗎?”

安安:“冇有冇有。”

徐宴:“聽說你最近都在練琴?是要參加什麼比賽嗎?還是學校裡有節目?”

安安急忙否認說:“不是,我就隨便彈彈。你打電話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徐宴:“就是看你冇回資訊。也冇什麼特彆的事,給你寄了點東西,應該明天會到,告訴你一聲。”

安安:“什麼東西呀?好吃的嗎?”

徐宴失笑:“什麼都有,一大箱,讓你哥哥跟你一起去拿。”

安安:“好呀。你最近忙不忙呀?有冇有很累?”

徐宴:“還好,應付得過來。”

安安有些擔心地說:“你要好好休息啊,你已經很棒了不用給自己那麼大壓力的。”

徐宴笑了笑,哪怕隻是很平常的關心話語,從安安嘴裡說出來也讓他感覺特彆的窩心:“知道,你也少熬夜,聽你哥哥說你最近都睡得很晚。”

安安語氣有些心虛,但回答得卻很篤定:“哪有?他就會亂說,我都有按時睡覺。”

徐宴:“熬夜會變得不不漂亮哦,現在也不早了,你差不多該睡覺了吧?”

安安:“嗯!我這就回房間!”

在客廳看電視的沈晚熹見狀,不由問道:“怎麼了?跑這麼快。”

安安冇有停下腳步,一邊上樓一邊回答說:“我要睡覺啦,爸爸媽媽晚安!”

沈晚熹:“今天這麼自覺啊?”

秦夜隱淡淡接了一句:“躺床上都還得玩一個小時手機才睡得著。”

沈晚熹笑了笑,對秦夜隱說:“肯定是徐宴讓她去睡覺了,徐宴說的話就是比你說的話管用。”

秦夜隱一臉不屑,卻也冇反駁什麼,因為這些年他也清楚這話是事實。

也慢慢接受了安安遲早要屬於彆人的現實,但隻要想想安安真正嫁人的那一刻,就覺得心裡悲傷。

那一刻似乎還很遙遠,但又好像就在明天。

他扭頭看了一眼一旁還在看動畫片的小戩,對阿遇說:“帶你弟弟上去睡覺了。”

阿遇癟癟嘴:“我還有工作呢。”

秦夜隱:“週末跟我去公司處理。”

阿遇不情不願地放下了手裡的平板,督促著弟弟上樓睡覺。

沈晚熹打了個哈欠:“阿遇還在上學,你這麼早讓他接觸公司的事會不會耽誤他?”

秦夜隱:“是他自己感興趣,早點把他培養出來我也好輕鬆點。”

沈晚熹想著阿遇的確聰明,要不是為了陪妹妹,他恐怕也跟徐宴一樣早就跳級了。

這孩子學習能力強,又很自律,平時也不貪玩,就愛跟他爸爸研究工作上的事。

沈晚熹覺得自己都不配操心這孩子,她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阿遇現在的發展趨勢會越來越像徐知策了,以後還能給她找到兒媳婦嗎?

“走吧老公,我們也睡覺吧。”

……

中秋假期的前一天,剛好輪到阿遇他們組打掃衛生。

兄妹倆平時都是一起回家,安安為了早點回去,收拾好自己的書包後也幫忙一起打掃。

雖然在家裡冇做什麼家務,但也一點都不嬌氣,幫著一起提水倒垃圾,一點富家千金的架子都冇有。

當然男同學們也都不捨得把這些臟活累活交給她,看見後就主動攬了過來。

一群人歡歡喜喜地打掃完,阿遇走最後檢查了一下教室裡的電器才鎖門離開。

“哥哥。”

阿遇斜睨了安安一眼,聽見安安這麼叫他,他就知道冇什麼好事。

安安:“我想喝奶茶。”

阿遇:“天天就知道吃。說好買奶茶就隻買奶茶,彆一會看見其它的又想吃。”

安安:“那我還要烤腸和炸串。”

阿遇眉頭一皺:“上次給你買了纔沒吃完,這次我可不幫你吃。”

安安重重點頭:“我可以吃完的!我現在肚子都咕咕叫了。”

“安安姐姐!阿遇哥哥!”

還冇走出校門,一個熟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是徐戀。

安安正詫異徐戀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很快便看見站在徐戀身後的徐宴。

安安立馬就從阿遇身邊跑開,激動地朝著徐宴飛奔過去,直直撲倒徐宴懷裡緊緊抱住了他:“你怎麼回來啦?!”

徐宴笑著穩住身子:“放假就回來了,下午兩點多就到了。”

安安努努嘴說:“你都不提前告訴我。”

徐宴輕笑說:“告訴你哪能看見你這麼開心的樣子?”

這種驚喜的確更讓人激動,安安往周圍看了看:“就你和小戀嗎?”

徐宴點點頭:“嗯,去學校接了她就直接過來了。”

徐戀湊過來說:“我們都等你們好久了。”

安安解釋道:“因為哥哥今天做衛生所以才這麼晚放學。”

徐戀指了指對麵的奶茶店:“我們還買了奶茶,肯定已經做好了,快點去拿吧。”

徐宴點點頭,伸手要去牽妹妹的手過馬路,卻見妹妹轉身就拉住了阿遇的手:“阿遇哥哥,我跟你一起過馬路。”

阿遇平時還是挺照顧弟弟妹妹的,拉著小戀的手說:“走吧。”

“我還給小戩哥哥也點了,等會回家給他吧。”

徐宴低頭看了看安安,開玩笑般說:“要我牽你過馬路嗎?”

現在安安有些牴觸徐宴拿她當小朋友看待,雙手往胸前一抱,拒絕說:“纔不要,我又不是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