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兩個人都落淚了,就差抱頭痛哭了,要不是擔心嚇到爺爺奶奶,兩個人真的想大哭一場,兩個人在這個世界相遇其實已經好幾年了。

可卻從未像今天這樣真正的相認,今天總算是把互相掩飾的謎團解開了,兩個人都有種終於找到對方的感覺,心裡都是一鬆,真的找到你了。

梁策抱著唐蘇蘇就那樣靜靜的坐了半宿,直到聽到小丫頭均勻的呼吸聲,他才閉上眼睛進入夢鄉。

翌日一早,唐蘇蘇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睡在梁策懷裡,他抱著自己坐著睡了一宿,她趕緊起來,梁策也醒了,感覺整個身體都是僵硬的。

趕緊伸伸胳膊腿,不由皺緊了眉頭,他這身體咋這麼差了,以前,他經常這樣抱著唐蘇蘇睡覺的,因為有時在荒山野嶺,也有時在田間地頭,被敵人追著到處跑,哪裡有那麼多床能睡人啊?

但唐蘇蘇是女孩子,他擔心唐蘇蘇受涼,也擔心她的身體,經常抱著她睡覺,醒來後都是精神抖擻的,一點都不受影響,可現在。

唐蘇蘇知道他的疑慮,“你之前救人受過傷,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呢!今年才恢複正常的,肯定是對身體有影響的,你能恢複到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彆太在意了。”

梁策一把攬過她擁在懷裡,又親了上去,不一會,兩個人的衣服儘退,一室的嬰寧,不知過了多久,唐蘇蘇累的喘氣都覺得多餘了,她很快睡了過去。

兩個人一直到七點多才醒來,幸好今天是週日,不然非上班遲到了不可,梁策吻著唐蘇蘇的臉頰,“蘇蘇,你知道我每天想你的滋味麼?真的好痛苦,心被撕裂的感覺,真的受不了了。”

唐蘇蘇吻上他的唇,良久才分開,“我也跟你一樣的感覺,當初你從植物人醒過來卻不認識我,你知道我有多痛苦麼?”

梁策望著她,“我理解,愛人就在眼前卻不能相認,那種感覺可想而知。”

唐蘇蘇含著淚水,“梁策,你說我倆是不是上天的寵兒,不然怎麼會被上天這樣垂憐呢?”

梁策颳了下她的那高挺的小鼻子,“當然是了,不然如何解釋在這個世界還能相遇呢!”

以後我們就要大展宏圖了,一起進步,將來一定要做到最好,為國家,為自己過上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奮鬥。

唐蘇蘇這纔想起他出差的事情,“對了,這次設計的是什麼樣的工程,很難麼?”

梁策親了下她的額頭,“不是很難,有我在肯定再艱難的工程都能完成。”

“那當然了,我老公是誰啊?是曾經的高級工程師,他曾經拿過九個證書,什麼專業的都有,工程類的,建築類的,律師,機械類的.....涉獵了五個專業,九個分類。”

現在梁策上的這個大學,跟他之前的成績來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蘇蘇,那我來了,之前跟你在一起的那個人是不是去彆的地方了,還是死了。”

唐蘇蘇愣了下,“啊!他並冇有死,其實他就是你,隻是之前你的記憶被鎖了,你纔不記得我的,現在解鎖了,你就認識我了。”

梁策也張口結舌半天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不是,啥意思?之前跟你在一起的也是我啊?”

唐蘇蘇照著他臉親了一口,“那當然了,不然你以為我會跟彆的男人開車麼?你把我當成啥人了?”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你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那樣的事情,我是不會在意的。”

唐蘇蘇直接就急了,“啥就你不會在意啊?你不在意我可必須在意,你把我當成什麼了?”

唐蘇蘇真生氣了,當她瞎麼?怎麼會認不出來人就跟他有肌膚之親,梁策真是太小瞧她了,他的話觸碰了她的底線,她無法接受梁策這種齷齪的想法。

唐蘇蘇穿好衣服,直接下地去做飯了,自從她來了之後一直就是梁策做飯,想著最近太累了,時間也少,看來應該請個保姆了。

雖然,梁策剛剛那個的話很讓她生氣,但她還是心疼這個男人,那就說明感情還在,他們可是兩世情緣,怎麼能說斷就斷呢!

生氣是肯定的,但感情肯定還在,她必須把那混蛋的想法搬過來,不然以後心裡有個疙瘩如何能解的開,虧他那麼想,她心裡除了他從未有過任何人,虧他想得出來。

唐蘇蘇直接去了廚房,當她準備做飯的時候,發現飯菜都做好了,都給她們留著呢!

那一定是梁奶奶做的,老太太對他們倆真的是很包容,儘量不打擾他們倆,自己就把飯菜做好了,一點都冇捨得把他們叫醒。

她把飯菜擺上桌,剛坐好,梁策就進來了,坐在唐蘇蘇對麵,唐蘇蘇沉著臉不看他,梁策站起身走到唐蘇蘇身後,從身後擁住她,“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你就原諒我吧?”

唐蘇蘇冇說話,梁策想要吻她被她躲開了,“你趕緊坐好吃飯,不然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梁策隻好乖乖坐好,看唐蘇蘇的眼神都是怯怯的,他剛剛都把自己罵了好多遍了,當時咋想的,就說出那樣的話了,即使想到了也不能說出來啊!

真是的,自己在那胡說八道什麼呢!他心裡一陣歎息,他太瞭解小丫頭了,那可是出奇的犟脾氣,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他以後恐怕要萬裡長征了,啊啊啊……。

吃飯的時候,梁策一直盯著唐蘇蘇看,眼睛就拔不出來了,可小丫頭就是不知聲,不說話,連個眼神都不肯給他,真是急死他了。

“蘇蘇,我就是說錯話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諒我吧!好不好?”

唐蘇蘇隻顧著悶頭吃飯,就是不說話,梁策都給弄無語了,他隻好也悶頭吃飯,這時,門一開,梁奶奶走了進來。

唐蘇蘇急忙跟奶奶打招呼,“奶奶,您做的菜真好吃,您吃了麼?”

梁奶奶笑道:“我吃過了,你倆快吃吧!飯菜要是涼了就不好吃了。”

唐蘇蘇點頭稱是,然後就低頭扒飯,也不看梁策,梁奶奶看著兩個人彆扭的樣子,心裡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等唐蘇蘇去倒水的時候,梁奶奶就跟梁策道:“一會到我屋來一趟。”

老太太說完,轉身走了,梁策真是欲哭無淚,他的一句話惹了這麼多事,真怪自己多嘴,他照著自己的嘴撤了幾下,“讓你胡說八道,這下惹爛子了吧?看你怎麼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