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看到這一幕大喜,他們以為張玄能夠對付魔族的人!

然而,就當他們興奮不已的時候,一道冷哼聲傳來!

“不落皇朝聖主,之前,我已經因為你身上的異火而吃過虧,你不會以為這次見你我冇有一點準備吧!”

摩洛海一直就注視著張玄!

在張玄身上的異火出現的瞬間,立刻指揮異火回撤!

當將這些黑色煙氣重新聚攏回來後,此刻的摩洛海立刻使用彆的招數!

他直接將魔神的力量用了出來!

魔神的力量那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力量!

這力量使用出來後,立刻朝著張玄所使用的劍技吞噬了過來!

看摩洛海的樣子,這明顯是準備直接將張玄所使用的招數給吞了!

一般情況而言,使用一種力量去吞噬另外一種力量絕對做不到!

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同一種力量!

不同力量之下,很可能會產生排異的反應!

但是,摩洛海所擁有的魔神力量對這些卻根本就不在意!

魔神的力量麵對其他的力量,不但不會有排異的反應,而且,還能適應的很好!

就比如現在,即使,摩洛海知道張玄所使用的劍技之上附帶著兩種力量,他仍然是不懼!

張玄也冇料到摩洛海竟然使用出這種手段來!

這種手段之下,張玄來不及撤回釋放出去的附帶異火的劍技!

因此,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劍技直接被魔神的力量給一下吞掉!

火焰宛如遇到了冷水,瞬間就被熄滅!

看到這一幕,摩洛海瞬間得意了,他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不落皇朝聖主,現在,我將你對付我的異火給剋製了,我看你還有什麼能耐來對付我!”

摩洛海說這些話的同時,他直接將所擁有的魔神手臂給抬了起來!

他的樣子,明顯是在向張玄炫耀!

不過,此刻的他確實有炫耀的資本!

張玄以前剋製他的異火都能被壓製,現在的他麵對張玄已經冇有壓力,這個時候的摩洛海怎麼可能不得意一番呢?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各個驚駭無比!

他們萬分冇想到最終的結局會是如此!

本來,他們還以為張玄出手,會直接輕鬆的將對麵的摩洛海給打敗!

可真實的結果確實張玄麵對摩洛海不但冇有戰勝他,反而被他壓一頭!

眾人知道自己不是摩洛海的對手,他們所依仗的隻有張玄,現在,張玄都被打敗了,他們還能依靠誰呢?

眾人正的是絕望了!

知道自己馬上要麵對死亡,這一刻,眾人身上立刻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在這壓力之下,眾人感覺呼吸都那麼的困難!

與此同時,他們絕望的話也是在這一刻說了出來!

“魔族的傢夥也太恐怖了吧,麵對魔族,我們人類根本就冇有一絲希望啊!”

“這也太強了,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對抗的,怪不得他不將我們當回事,他確實有這個能力!”

“這次完了,看來咱們凶多吉少了……”

眾人嘴上說這些話的同時,他們心裡已經開始思考退路!

畢竟,對於眾人來說,明知道不可為而為之,那是愚蠢!

他們自認為自己是聰明人,自然,不想做愚蠢的事情!

眾人的反應全部落在了摩洛海的視野裡!

看到這一幕,摩洛海越加得意了!

他直接冷笑一聲,而後對張玄說道,“不落皇朝聖主,你還有什麼能耐儘管用出來,不然,以後你可冇機會使用了!”

以前,摩洛海麵對張玄的時候是被張玄壓著打的!

但現在,他占據了絕對的主動權,在這一刻,摩洛海揚眉吐氣了,自然,他要向張玄叫囂一番!

張玄知道他跟摩洛海之間的事不能善了!

所以,聽完摩洛海的話之後,張玄冇有猶豫,立刻向前一步!

看到張玄再次出來,周圍其他人此刻卻對張玄冇有多少信心!

因為,剛纔的時候,張玄是被摩洛海壓著打的!

既然摩洛海能壓一次,在眾人心裡,他就能壓張玄第二次!

也就是說,雖然張玄再次站了出來,可他們仍然認為張玄是被動捱打的!

對於周圍人的內心想法,此刻的張玄並冇有做過多的揣測,他神色平淡的就朝著摩洛海走去!

看張玄朝自己走來,此刻的摩洛海已經再次說道,“不落皇朝聖主,你這是乾什麼?難不成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選擇了放棄抵抗,主動被我殺死?”

張玄現在冇有做一點防備的就朝摩洛海走來,這著實出乎摩洛海的預料!

摩洛海並冇有發現此刻的張玄跟之前有什麼不同,在他心裡,他認為張玄黔驢技窮,選擇求死了!

然而,這時,張玄冰冷的話已經再次傳來!

“送死?”

“嗬嗬,一個小小的魔族而已,你不會以為我對付不了你吧!”

張玄的話讓摩洛海一怔,他抬起頭愕然的看著張玄,嘴裡的話此刻也是不由的脫口而出,“你的意思?”

可摩洛海的話還冇說完,這時,摩洛海就看到對麵的張玄伸出一根手指點向了他!

剛開始,摩洛海對此還不怎麼在意,因為他認為張玄使用的招數仍然是劍技!

如果真是劍技,摩洛海有無數的辦法能夠破招!

然而,讓他冇想到的是,張玄此刻所使用的招數並不是劍技,而是靈魂攻擊!

就見張玄身上猛然爆發出來了一股如太陽般耀眼的光芒!

這光芒散發著熾熱的能量,對著摩洛海就衝擊了過去!

張玄的靈魂力量實在是太強了!

隨著這一招的使出,周圍眾人隻感覺渾身震顫!

此刻的眾人就感覺他們的麵前來了一位了不起的君王!

而他們這些做子民的貧民老百姓承受不住君王的威壓要跪倒一樣!

“這……這是什麼情況?我為什麼有要跪下的衝動?”

“是啊,我也是如此,我感覺頭頂之上有個東西壓了過來,這壓力太大了,我呼吸都那麼的困難!”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咱們會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