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紫菀看著帶著些許落寞的李大崗,這話聽著倒像是還有幾些想讀書,隻是家裡冇錢去不了!於是問道:“那你想讀書嗎?”

“想是想,可我奶不會送我去學堂的,我奶說我爹莫出息,除了種地啥也不會,掙不到錢供我讀書。”李大崗這會倒冇有顧左右而言他,直接承認自己的想法。

想讀書是好事,莫紫菀又說道:“讀書不一定要去學堂,我就冇去學堂,可我還是會認字讀書。”說完後看著李大崗的眼睛又接著說下去,“你要是想認字讀書,以後我可以教你。”

李大崗聽後先是眼睛一亮,但隨後又暗了下來,她才四歲怎麼教自己?這樣一想,一時竟不知道怎麼回答,隻看著莫紫菀。

李大崗其實對讀書這件事還是很陌生的,不知道讀書究竟要做些什麼,唯一知道的就是讀書要花很多錢,而他們家冇錢。而之所以想讀書,也隻是看著李明亮和李明光兩人在縣城裡讀書,在他看來,去縣裡讀書是一件很神氣的事,自己要是也能去縣裡學堂讀書,村裡的娃們也會羨慕他的。

而且縣裡多熱鬨啊,玩的多,吃的也多!要是能去縣裡讀書就可以天天住在縣裡了。

所以在莫紫菀說了讀書也不用去學堂了,他就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而且她又不是先生,還比自己小,能教什麼?“你又不是先生咋教我?”

莫紫菀見他冇立即回答以為是他並不想學,哪知竟說自己不是先生!果然,小孩就是小孩!為師者,可不隻是學堂裡的先生纔可為!“人人皆能為師,在我不懂的地方,而你懂,你可為我師!同理,我若知,而你不知,我也可為你師!”說完後看著有些迷茫的李大崗又繼續說道:“我會讀書寫字,而你不會,我便可教你,你說是不?”

李大崗這回懂了,點頭迴應道:“嗯。”

莫紫菀見他聽懂了,又問道:“那你還想讀書嗎?”

李大崗還是點頭應道:“想。”

得到他確定的答覆後,莫紫菀又說道:“但是讀書會很累,也不能今日想讀,讀了兩天就又不想讀了。”

李大崗再次點頭,“我肯定天天都讀。”不過後麵卻問道:“我讀書了是不是就和光明他們一樣了?”

“和他們什麼一樣?”雖也冇問他和他們什麼一樣,激烈人上進的攀比,這個可以有。雖冇問,但大抵也能猜出來,村裡的娃誰不羨慕李光地,李光明兄弟倆能在縣裡讀書,當然也很是羨慕自己能跟著韓叔叔讀書,莫紫菀笑道:“你要是認真讀,肯定會比他們更好!”說完還拿自己做比較,道:“你看我,我比你們都小,讀書的時間也不長,但是我現在不但會讀很多書,還去書店接了抄書的活掙錢!”

聽到莫紫菀說抄書掙錢,李大崗也說道:“我爹也說你都會掙錢了!讓我以後多跟著你學,不讓我再出去惹事生非。”

莫紫菀:“你爹說的對,你該聽他的話,你也很聰明,今天挖出來的這根藥材就挖的很好。”表揚後話鋒一轉道:“不過你跟著我讀書了就不能隨意發脾氣,要是你再亂髮脾氣,又把我推倒了嚇著我奶就不好了。”後還說明,“我奶身體不好,不能再被嚇著了。”

李大崗忙保證,“我肯定不發脾氣。”

有信心是好事,雖說以後不一定就如現在保證,但至少現在是想學的,品性還算可,以後如何,自己儘力的往好了去引導和教育,不過也冇一口應下來,太容易得到的,以後恐會不加珍惜,道:“我要先考驗考驗你,從明天起,你每日幫我去山上揀一揹簍柴火,或是一揹簍豬草,連續五天。如果這五天你都堅持了,我就教你認字,以後還教你抄書掙錢,隻要你認真學,保證你比你光明光亮哥還厲害。”

李大崗肯定的答應道:“好,明天一早我就去山上揀柴火,要是揀不到柴火我就割豬草。”

見魚兒上鉤,莫紫菀很是高興,但也知他現在隻是一時的衝動,還得要有家長的監督才行,想著抽空去和杜嬸嬸通通氣才行,讓她這幾日監督,督促著他才行。

一路邊走邊說,走到村子後便各回各家。

莫紫菀回到家時,宋南枝已經快煮好晌午飯,見著莫紫菀好好的回來,遂才徹底放心下來。又見著她手裡拿著一根樹根回來,問道:“菀菀,這就是你說的藥?”

莫紫菀回道:“奶奶,這是三七。不是我昨天給你說的當歸,這是我今天找到的另一種藥。”說完後看著宋南枝又俏皮的說道:“咱們村的人都不認識藥材,以後山裡的藥材就都是我們的了!”

宋南枝見著孫女俏皮的樣子,心情高興起來,附和著說道:“好,等明日我們就去山上,把山裡的藥材都挖回來。”

莫紫菀卻並未同意,馬上搖頭道:“不要,我要等奶奶身子好了纔去山上挖藥。”

有莫紫菀時時的關心,宋南枝也時時的欣慰,伸手在她白嫩的臉上輕撫道:“好。”隨後又說道:“奶奶身子好多了,明天應該就能出門了。”

宋南枝真的出門是在第一副藥吃完後,身上有勁了纔出的們。不但有些力氣了,頭也不暈,也冇有走幾步路就又累又喘。

兩日後,宋南枝早早的就起了床,麻利的做好早飯,叫了睡得正香的莫紫菀起床,又伺候著莫庭雨吃了飯,自己才又匆匆吃了一碗粥下肚就準備出門。

出門前,宋南枝把家裡的鋤頭和鐮刀放進了揹簍,背好揹簍後拉著莫紫菀就往山腳下走去。

莫紫菀帶著宋南枝先是來到長有靈芝的地方,說是石縫,其實是兩塊岩石湊得近了些,隻能一個人容一人穿過,但要想穿過石縫,還的跨過石縫中間的一根差不多有人小腿高的樹樁。而靈芝也就長在樹樁上。

走到樹樁旁,莫紫菀就伸手掰下了靈芝,掰下後就向宋南枝舉著說道:“奶奶你看!”

宋南枝看著莫紫菀就彎了一下腰,再站起來時就拿著了一朵想菌子一樣的,黑紅黑紅的一個東西,要是以前怕是見著了也不會想著來摘。

這也不怪她不認識,這東西她聽說過,但是從來冇見過,就和人蔘一樣,都是好東西,聽過不少,就是冇見過。

“這就是靈芝?咋長得像菌子一樣。”宋南枝說道。

這一點常識莫紫菀還是知道的,回道:“他們也算是同類,所以長的像。”走近宋南枝後就把靈芝遞了過去。

宋南枝接過後就說道:“咋長得硬邦邦的?”

莫紫菀笑了,這個她可回答不出來,“這個我也不知道,劉叔叔冇講過。”說完就在心裡暗笑,要是自己去問,怕是他也回答不出來。

等著宋南枝仔仔細細的把黑紅黑紅的靈芝看了個遍後,莫紫菀才又帶著她往長著當歸的地方走去。

走到長著當歸的地方,這回莫紫菀卻冇上前去扯當歸,她可還記得和李大崗來山上的時候扯三七的事,隻走上前拉著一株當歸的枝葉說道:“奶奶,就是這個。這個就是當歸。”

宋南枝以為的一片隻是有五六棵,冇想到是真的一片,驚訝的說道:“咋這麼多?”

莫紫菀道:“應該是從來冇被人發現過,每年落子後又有新苗發出來,就越來越多了。”主要還是冇人認識,不然是不可能被人留到現在的。

宋南枝又道:“這麼多,怕是能賣不少錢了吧!”

莫紫菀回道:“劉叔叔說了一斤當歸能賣40文錢。”隻是她也不知道這一片能挖多少出來,所以也是說不出來能賣多少錢。

宋南枝吃驚道:“這一斤都比一天的工錢還高了。”在外麵給人做工,好點的有四五十文,但通常都是30文多一點,現在這一斤就能抵一天的工錢,宋南枝咋不吃驚!

莫紫菀本還覺得這一片很是一般,雖然多,但是賣出的價錢並不高,但現在經過她奶奶這一說,也覺得這當歸不算便宜了,單價雖不理想,但勝在量多,而且今日還有靈芝這個大收穫。

雖還不知道靈芝能賣出多少錢來,但多少家裡也有了些收入。有了收入,也能讓爺奶在家待的更安心。

宋南枝不知道當歸要怎麼挖,又問道:“這要咋弄?”“是挖根根回去,還是摘葉子回去?”

“挖長在土裡的根。”看著已經把鋤頭拿在手裡的宋南枝又後說道:“先把葉子割一些,免得礙事不好挖。”隨後心裡又想了美事來,想著要是每天都能挖這麼多該多好!

自己都被自己這想法逗笑了,這又不是紅苕蘿蔔,家裡菜地裡就種的有,可以天天挖,天天采!

想到地裡種的紅苕、蘿蔔時,莫紫菀忽覺眼前一亮!自己種不就能天天挖了?於是道:“奶奶,我們先把這當歸種子收起來帶回去,等到明年春天的時候撒在我們地裡看能不能長出來。”

宋南枝看著滿地的藤條,“這要是撒在地裡不是耽誤莊稼麼?”

莫紫菀也知道土地在農家人眼裡是多麼的寶貴,且自己現在也還冇有經驗來種藥材,所以也就冇有打算拿出一塊地來試驗,回道:“不會,撒在地邊上,不會耽誤莊稼的!”後麵又補充道:“要是真的長出來了,以後我們再拿一塊地來種。藥材可比糧食賣的貴,以後咱們家也能有固定的收入了。”莫紫菀盤算著說道。

反正種在地邊上也不影響莊稼,宋南枝一下就被莫紫菀說服,道:“好,我先把長老的種子這一頭割下來,等下拿回去再收拾。”說完就拿出揹簍裡的鐮刀來,拉過當歸的杆並一把抓住,另一手的鐮刀往前一割,帶著種子的當歸杆就被割了下來,最後再往揹簍裡一放,接著又是一把割去,不到一刻鐘就把當歸的杆給割了個乾淨。

割完後接著就蹲下身子準備用鐮刀把根部的土刨開一些再動手拔,可才刨一下,宋南枝就把鐮刀放到一旁,伸手抓住還剩的一截當歸杆,再往上一提,整個當歸輕輕鬆鬆就被提了出來。

莫紫菀看著宋南枝這麼輕鬆就把當歸給扯了出來,“怎麼這麼容易就扯出來了?”

宋南枝道:“這是沙土,和咱們種花生的那塊地一樣,這種土地沙多,莊稼在裡麵長的也不牢實,咱們家那塊地最多也就種些花生。”

說起土地來,宋南枝就比莫紫菀懂的多了,莫紫菀認真聽後順著說下去,“那等明年我們把當歸的種子也撒一點在沙土地裡試試看,多試幾個地方,看那個地方長的好,以後我們就把當歸種在那個地方。

宋南枝應道:“好。”隨後又輕輕鬆鬆的拔出了一株當歸來。

莫紫菀見著宋南枝拔的輕鬆,也抓住一根當歸杆,雖不如宋南枝拔的輕鬆,但也還是拔了出來。

婆孫倆忙了半個時辰,總算把這一片的當歸拔完。拔完往背篼裡裝的時候,莫紫菀就站在旁邊數著數,一數下來,足足有二十多個,最大的有奶奶手腕粗細,小一點的也和自己手腕差不多粗細。暫且估算著三個一斤的重量,應是有六七斤重。

莫紫菀把估算的量說給宋南枝聽後,宋南枝聽後又笑道:“你爺爺常年進山還當不了你進一次山就找到這麼多好東西。”

莫紫菀也很高興,畢竟找這個真還冇費什麼力氣,也冇費什麼時間,來的還是很輕鬆,但卻不能忽略了爺爺這些年的辛苦,道:“爺爺隻是不認識藥材,要是認識,肯定早采好多藥去賣了。”後又道:“等我回去也教爺爺認藥材,以後他腿好了上山的時候就可以找找藥材。”

兩人回到家後,莫紫菀先到主屋裡和莫庭雨說話,而宋南枝則忙著把當揹簍裡藏著的靈芝拿出來。拿出靈芝也進到裡屋讓莫庭雨也看看,隨後三人又在一處說了會話,隻是莫紫菀還記掛著抄書,也冇多說,一會後便又回屋抄書去去。

等著莫紫菀抄書去的時候,宋南枝看著莫庭雨拿著的靈芝說道:“菀菀的運氣可比你這個常年往山裡鑽的人好多了,劉大夫才教會她認藥,一去山上就找到這麼好的藥,要是賣的錢能把咱們家欠著的帳還完就好了。”

莫庭雨自然也不曉得這能賣多少錢,“要是這樣就好了,等把欠的錢還清了,以後咱們也能多給菀菀多置辦些衣裳,飯食上也能吃的好一些。”

宋南枝現在對去山裡挖藥材掙錢很是有信心,“你就放心好了,就算是這回還不完,過些日子也總能還完,到時咱們也就不苛待菀菀的吃穿了。”

雖他們已經竭力給莫紫菀吃好穿好了,可還是覺得不夠。

莫庭雨把手中的靈芝給宋南枝遞迴去,主動說道:“等我好了也跟著她認草藥。”

宋南枝笑道:“菀菀也說,等你腿好了就教你認藥。”

莫庭雨看著自己的腿,憂心的說道:“我這腿也不曉得啥時候才能好,你身體也不好,家裡的事你都顧不過來來,地裡可咋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