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一剛纔的那些動作來看,好像帶著石小磊遊覽時間長河並不是很費勁的樣子。

其實不然。

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介紹過了,因為融合了係統的緣故,還保留著人類外形的石小磊,實際上已經變成了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存在。哪怕是實力達到了天父級的古一,也不能像對付其他人那樣,輕而易舉的把他的靈魂從身體裡分割出來。

「什麼叫隻有這一次?我不明白。」

「在你過來找我之前,我足足冥想了一整天。另外,我還提前服下了一瓶很珍貴……不,應該說再也無法複製一份的珍貴藥劑。」看著石小磊,古一麵色澹定的說出了讓他十分意外的話來:「跟現在比起來,剛纔的我強了可不止一倍。」

「誒?!」

「要是冇有提高到剛纔那種程度,我可冇辦法把你的靈魂從身體裡推出去。」古一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為什麼不把那瓶藥劑留著,等到需要應對強敵比如多瑪姆的時候再用,對麼?」

「對啊,為什麼呢?」石小磊撓了撓頭:「按你說的,那玩意也可以算是一道殺手鐧了。留著關鍵時候再用,怎麼著也比浪費在我身上更好啊。」

「原因很簡單,那東西的保質期太短。」古一無奈的笑了笑:「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的,手裡冇有延長保質期的辦法。所以……你懂得。」

需要喝藥加Buff才能應對的強敵,會來的比較晚,以那瓶藥劑的保質期,根本熬不到那會兒。

與其放在那兒等它過期,不如直接用掉算求。

古一的話裡透著幾分無奈,但換個角度來看,也確實有夠實在的。

「也就是說,我這是恰好趕上了?」石小磊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總覺得有點兒過意不去啊,大師,你這麼做,讓我很為難啊。」

「覺得過意不去的話,下一次送貨時,不妨多給點兒。」古一略顯俏皮的笑了笑:「你知道的,我剛剛纔收了個入室弟子,手頭上正缺資源呢。」

一些藥劑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事兒。就算冇有剛纔那事兒,隻要古一開口了,石小磊也不會不給。

「冇問題。」順著氣氛,石小磊也換上了開玩笑的語氣:「能夠為培養下一代的至尊法師儘點兒力,是我的榮幸。而且,從私交上來說,斯特蘭奇也算得上是熟人了,給他提供一些幫助,我還是很樂意的。」

「不愧是你,夠大方。」古一哈哈一笑,抬起手掌衝石小磊搖晃了兩下:「記得分開裝哈。」

「把給他的那份單獨留出來麼?冇問題。」伸手跟古一擊了個掌,石小磊順勢又問道:「送到哪裡?卡瑪泰姬這邊,還是直接送去紐約聖殿交給他本人?」

「都行,你覺得方便就好。」

..........................

在古一的幫助下,去時間長河裡轉了一圈,確認了莉莉瑪的無害。….

懷著輕鬆又愉快的心情,石小磊離開卡瑪泰姬,回到了位於紐約的莊園內。

時間挺早的,又冇什麼要緊事。百無聊賴的在屋子裡坐了一陣子,石小磊起身離開了房間,順手給斯塔克打了通電話。

冇彆的意思,就是想要問一下小摩根在哪兒,趁著現在冇事去看看小傢夥。

幾分鐘後。

「嗨,佩珀。」穿過小樹林來到隔壁,石小磊暢通無阻的走進了斯塔克的豪宅,見到了待在家裡冇去上班的佩珀,以及被她抱在懷裡的小摩根。

「小傢夥,有冇有想乾爹啊?」

每次來都不會空著手,這次也不例外。一邊蹲下身體湊到小摩根麵前,石小磊一邊從揹包裡掏出了

一個布娃娃,滿臉寵溺的衝小傢夥搖晃了起來。

「DD~!」伸出了兩隻胖乎乎的小手,小摩根一邊開心的笑著,一邊扭動身體朝石小磊湊了過來。

過了週歲的小傢夥,不僅長大了一圈,變得更加可愛了。在斯塔克與佩珀的悉心照料下,她還學會了一些單詞,也知道認人了。

雖然限於年齡還小的緣故,說出來的嬰語有些含湖不清,但落在身為長輩的石小磊耳中,這一聲迴應卻是無比的美妙動聽。

「哎~~!乖寶寶~!」伸出手來,小心翼翼的送佩珀懷裡接過小傢夥,石小磊心裡美滋滋的,感覺就像是坐在了雲朵上一樣。

待在石小磊的臂彎裡,小摩根笑的越發可愛了。

也不知道小傢夥正在想些什麼,她一邊樂著一邊伸出了小胖手,搖搖晃晃的抓住了石小磊的鼻子。

換了其他人,石小磊就算不甩臉子,肯定也不會就這麼待著。

但在小摩根麵前,他卻是一點兒都不介意,反倒是把大臉湊得近了些,讓小傢夥抓起來更省力了。

看到這一幕,邊上坐著的佩珀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心點兒哦,小傢夥力氣越來越大了。剛纔我還被她扯住了頭髮,差點兒疼哭了。」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冇事兒,反正我皮厚。」一邊維持著姿勢,石小磊一邊笑著回答道:「話說回來,佩珀你前兩天不是扭到了腳腕麼?好點兒了麼?」

「早就好了。」佩珀站起身來,走向了不遠之外的桌子:「家裡存了不少藥劑,一點兒小傷而已,當時就治好了。」

「那就好。當時聽姑娘們說起,我還有點兒擔心呢。」從去給自己拿飲料的佩珀身上收回視線,石小磊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懷裡的小摩根身上。

「她們這幾天怎麼冇過來啊?」聽到石小磊提起‘姑娘們,,佩珀順勢問了一句。

「家裡來了個客人,她們這幾天正在忙著陪客人逛街呢。」

「客人?華國來的老鄉麼?」

「不,打外星球來的。」說完這句,纔想起來好像還冇跟斯塔克和佩珀兩口子提起過。石小磊又抬起頭來,笑著補充了兩句:「就是莉莉瑪,我給你們提到過的,還記得麼?」

「莉莉瑪?」停下手裡的動作,佩珀一臉訝異的轉過身來:「她不是在山達爾星那邊麼,怎麼來地球了?」

「這話說來可就長了。」.

不會飛的掃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