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辰是真冇想到,沌眾融入混沌天道中,居然是一個局。

他修煉需要借用天道力量,擔心被阻止,這必定不是什麼正統絕學,而是邪魔歪道,否則的話,就不會有這些擔心了。

說不定,沌眾的功法,是從天外邪魔手中得到的。

阻止,必須要阻止。

“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江辰詢問道。

沌形淡淡一笑,道:“無儘之心乃是人皇留下的最大道果,得到了無儘之心,那麼就能成為真正的無儘之主,掌控十域天道,甚至調用天道力量為己所用,接下來的計劃很簡單,利用無儘之心,在混沌域舉行一次盛會,邀請十域強者彙聚,誰能在盛會中勝出,誰就能擁有無儘之心。”

聞言,江辰不動聲色的詢問道:“就算是強者彙聚在混沌域,你也冇實力將其擊殺,獲取強大的能量注入混沌域天道吧?”

“嗬嗬。”

沌形淡淡一笑,道:“之前在混沌擂台中,不少強者被張太初殺了,這些強者的死後留下的能量皆以被我收走了,現在我父親距離神通大成,需要的能量已經差不了多少了,隻需要在死一些就夠了,但如果獻祭了混沌域,我父親會更強,至於怎麼殺,怎麼獻祭,我隻有辦法。”

“哦。”

江辰輕聲哦了一聲,隨後就不再詢問了,而是在腦海中想著對應之策。

沌形冇說怎麼殺,但,他已經知道了。

那就是沌形已經跟天外邪魔合作了,這次或許會借用天外邪魔的力量來擊殺這些來混沌域的強者。

“好好靜下心。”沌形站起身,說道:“被打擊也是好事,修煉冇有一帆風順,等滅殺了江辰,父親複活後,你就是沌族的族長,還能掌控無儘之心,我很好看你,希望你彆讓我失望。”

沌形留下了一句話後,就轉身離開了。

而江辰則坐在大殿上,陷入了思忖中。

隨後,他開始跟道珩溝通,把他得知的資訊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道珩。

此刻,人族宇宙,天庭大殿。

此地彙聚了不少生靈。

除了混沌域人族宇宙的一些人類外,還有來自混沌域外的一些強者,有青萬裡,有青巫竹,葉無月,姬刹等。

道珩把從江辰把沌形的計劃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還把從江辰口中得知的訊息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沌族打算利用無儘之心舉行一次盛會,利用無儘之心把十域那些古老道統的強者全部吸引來,然後獻祭整個混沌域,從而去複活她父親沌眾。”

“一旦沌眾複活,實力很強,不弱於張太初,甚至是超越張太初,達到人皇級彆。”

道珩神色凝重。

而距離混沌擂台的戰鬥已經過去了一萬年了。

混沌域人族宇宙的一些強者也知道了混沌戰場內的戰鬥,可是詳細的卻不是很瞭解。

道珩也把這些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得知了這些後,大殿上的眾人神色皆以凝重。

大殿上,彙聚了無數生靈,可是誰也冇開口,現場的氣氛有點死寂。

“江辰打算怎麼辦?”血祖率先開口,打破了這死寂的場麵。

道珩微微搖頭,說道:“現在江辰暫時也冇有什麼辦法,還在想辦法,他告訴我這些訊息,是想讓我們一起想辦法。”

“告知天下吧。”坷無敵想了想說道:“告知天下,把沌族的陰謀,把沌族的陰謀說出來,聯合十域強者一起對付沌族,對付天女。”

“怎麼告知?”道珩看著他,問道:“難道說沌族跟天外邪魔聯合了嗎,這說出去,誰相信啊?”

青萬裡也是說道:“無儘之心的誘惑力太大了,就算是告知了天下,十域生靈未必就會相信,而知道事情真相的基本都已經死了,被沌形借張太初的手滅掉了,剩下的皆以負傷,現在他們都在閉關療傷,也無法顧及這些事了。”

大殿上不少強者皆以表態。

都發表了自己的觀點和看法。

可是商量來商量去,也冇有商議出結果。

因為,沌形身邊的天外邪魔很強,強到連道珩的第三殺陣都無法將其鎮壓。

而且,這天外邪魔首領背後,還有不少天外邪魔大軍。

在絕對實力麵前,一切謀劃幾乎都冇用。

此刻,江辰也在思忖。

他覺得,現在唯一能阻止這一切的,也就隻有張太初了。

可是張太初到底在什麼地方,他也不知道。

而張太初實力太強,太可怕,他根本就無法去推算,想要在遼闊的十域尋找到張太初,難如登天。

現在張太初指望不上,那就隻有指望自己了。

少沌山,後山。

江辰坐在一塊岩石上,他在思忖。

他在想著破局之辦法。

在深思熟慮之後,他利用銘文,暗中跟道珩溝通。

“胖子,你讓天庭成員走一趟十域那些古老的道統,想辦法找見到這些道統的老祖,跟他們說沌形的計劃,說沌族的計劃,然後讓他們到時候前往混沌域參加盛會,在盛會上,解決沌形,解決沌族。”

“老大,這恐怕行不通,天庭在無儘十域的地位太低了,天庭成員出麵,這些古老道統未必會見,就算是見了,也未必相信這一切。”道珩回道。

“那就你親自走一趟,你有第三殺陣,你代表的是人皇旗下第一符道宗師,你說的話他們肯定會相信,你一人肯定無法跑全這些古老道統,讓血祖,青萬裡,青巫竹這些混沌境強者纔出麵,同時去找到蒼鬆,讓他也出麵。”

“記住,就算這些老傢夥不相信,也要讓他們彆聲張,彆打草驚蛇,要是讓沌形知道,改變了計劃,那想再次得知她的計劃,就很難了。”

江辰做出了一係列的應對。

他打算聯合十域去對付沌形,去對付沌形背後的天外邪魔。

同時,他也要閉關。

爭取在大會開啟之前領悟出十本天書,領悟出完整的十方天地絕學,甚至是跨入混沌境。

而且,他還想去無儘路上,或是劫境世界的儘頭,去尋找那兩尊前輩,看看能不能說服他們出麵。

他們都是混沌歸元巔峰境的強者,他們若是出麵的話,肯定能化解這次十域的劫難。

江辰在吩咐了道珩後,就睜開了眼。

現在,他要先去劫境世界了。

他站起身,正打算離開。

此刻,一名美豔的女子走了過來,女子身穿一套乳白色的長裙,身材修長,臉蛋精緻,隻是在那完美無缺的臉蛋上,卻帶著淡淡的憂愁。

她是沌悠悠。

沌悠悠曾經被沌悟天關在地牢中一段歲月,江辰離開後,坷無敵出麵,放出了沌悠悠,可是沌悠悠卻冇有離開沌族,而是繼續停留在少沌山。

因為,除了留在少沌山,她真的不知道應該去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