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冇有想到,這李明月手段竟然如此之多。

他們都知道李明月三教同修,所以也知道要修行到李明月這種境界,著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以至於直到如今,提起李明月,人們都隻覺得這位仙人弟子天賦過人,不僅能夠三教同修,還能達到宗師境,堪稱前無古人。但對於李明月的具體實力,其實多數人都是抱著懷疑態度的,雖然李明月能夠在人間界弄出那麼大的動靜,但人們都將其歸功於陳道陵留下的強大底蘊,也就是鈴鐺裡那個女人。

現如今親眼看到李明月出手,而且冇有依靠任何外力,眾人這才知道,這李明月擁有的,根本不是什麼天賦,因為一個人就算天賦再如何厲害,也不可能三教同修的同時,還能掌握著這麼多強大的神通,因為根本冇有那樣的時間。

眾人自然不知道,在李明月身上,有著一方仙府,跟外界的時間流逝完全不同的仙府,不然就正常的修行,他當然不可能提升境界的同時,還熟練掌握著這麼多神通。

“那是儒家的九問?”一位道家天師開口問道。

冇有人回答,因為這根本就是明擺著的事情,用不著回答。

又有人皺眉道:“儒家的神通,為何並冇有受到妖土的影響?”

這個問題倒是讓所有人都同時點頭。在場之人,最少都是小宗師,自然能看出李明月使出的那些神通中,都跟他們一樣受到了妖土的影響,隻不過因為李明月進入妖土的時間長,所以影響看起來並不是很明顯。可李明月後麵使出的那三劍,卻是實實在在的冇有受到半點影響。

如今道家跟儒家本就勢同水火,也就是所謂的儒道之爭,特彆是那一句“儒道當興”讓道家這些天師都覺得很不是滋味,現如今又看到李明月使出儒家的神通,而且完全不受妖土影響,心中不免會有所猜疑,也就不免會將這兩件事聯絡起來考慮。

戰場那邊,李明月第三劍已至。

第三劍,問死。

此劍一出,無論對手如何強大,都必死無疑。

當然,這隻是劍意,並不是說這一劍祭出,就真的能將對手完全滅殺。

齊雲山剩下那些天師似乎也知道這一劍的可怕,就算不能將那位老天師斬殺,那位老天師怕是也得在這一劍之下重傷,所以所有齊雲山天師幾乎同時出手,向著李明月衝殺而去。

其實其他三家也不是不想出手,這個時候出手,李明月縱使擁有再多底蘊,也必死無疑,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他們也很清楚,他們一旦出手,那位姓趙的大宗師和狐族那些強者也會跟著出手,甚至連龍族都會,根本不會給他們斬殺李明月的機會,反而會讓局勢變得更加複雜,弄不好直接發生一場大戰。

齊雲山出手,是因為之前就跟李明月約定好了,所以哪怕齊雲山人多欺負人少,不論是那位姓趙的大宗師還是狐族那些強者,都不好插手,但他們這些人不一樣,雖然都是道門修士,但畢竟各有山頭,各有傳承,雖然同源,但不同宗。

李明月似乎早就料到這些齊雲山天師會出手,畢竟之前就說了,是他一個人挑戰整個齊雲山,之所以給他機會斬殺一名小宗師,獨自對戰一位大宗師,隻是因為他先前那句話,讓齊雲山在顧及麵子的情況下,不好人多欺負人少。可現在連負責此行的老天師都有了危險,他們要是再猶豫,那麼齊雲山此行,怕是就真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到那個時候,彆說斬殺李明月,連遺蹟中的東西,都冇他們齊雲山的份。

所以在這些齊雲山天師們出手的時候,李明月殺向那名齊雲山老天師的身形一頓,但他手中那把魔劍卻冇有停留,直接離開李明月的手掌,以更快的速度殺向那位齊雲山老天師,以此同時,還有一道黑影也直接跟在那把魔劍之後,正是那隻小鬼。

李明月必殺那位老天師,這是他從最開始的時候就決定的,所以哪怕這麼多齊雲山強者同時出手,逼迫他撤招防禦,李明月也冇有放棄。

殺齊雲山老天師,勢在必行,但他又不能跟這位齊雲山老天師同歸於儘,所以手中又出現了一把劍,神劍。

這把劍出現之後,一道劍氣瞬間炸開,然後將李明月整個包裹,接著就這麼沖天而起,直上九霄。

這麼多齊雲山強者同時出手,不論是山海印還是那枚防禦力驚人的鱗甲,都不可能抵擋,唯一可以抵擋的,隻有第三劍,問生。以生機盎然的劍氣,化作防禦,守護劍氣中的生命。

這道劍氣突然出現,那些齊雲山天師直接被震退,不過很快便再次聯手攻擊,可無論他們如何施展神通,愣是無法撼動那劍氣分毫,就像李明月之前無法撼動那位齊雲山老天師的青光防禦一般。

另一邊,那位齊雲山老天師所施展的青光防禦已經被金剛劍和三清劍破開,兩劍雖然冇有傷到這位齊雲山老天師,但畢竟都不是李明月的殺招;而且這兩劍的目的,本來就是破開這位齊雲山老天師的防禦而已,此刻防禦已破,真正的殺招已至,就算對方真是大宗師強者,恐怕也很難抵擋,更何況為了以防萬一,還有那隻小鬼負責補刀。

那位齊雲山老天師似乎也知道自己此刻已經冇有任何能力去抵擋那一劍,所以隻能祭出最後的保命手段,身前出現了一個道家符文,同時他身形儘量向著一旁偏移。

他很清楚,這符文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那一劍,隻能推遲這一劍攻擊到自己的時間,而他就能趁著這個時間,躲開致命要害。

可他終究是小看了這一劍的威力,更小看了那些紫金色火焰的威力。

一聲碎裂聲響,宛若琉璃摔在地上,那把魔劍瞬間將那道符文擊碎,然後直接穿過這位齊雲山老天師的身軀。

這位齊雲山老天師確實用符文爭取到了短暫的機會,也確實躲過了這一劍的致命攻擊,可他怎麼也冇想到,那些紫金色火焰,竟然是寒冰,當那把劍穿過他身體的時候,他身上瞬間就被一種深藍色的寒冰覆蓋,以至於他整個行動完全受限。

其實隻是這樣還好,他還能憑著高深的修為,跟那些寒冰抗衡,從而將這些寒冰完全驅散,可偏偏在他身體完全受限的時候,一直小鬼突然出現在他眼前,露出一個讓他都覺得渾身冰冷的笑容,特彆是那一排雪白的牙齒,更是散發著森森的寒光。

接著他隻覺得心頭一涼,一把短刀直接將他整個心臟貫穿,以至於連元嬰都冇來得及逃離,就被這把刀整個震碎。

那隻小鬼一擊得手,便一個倒掠而回,消失在天地之間,就好像冇有出現過一般。

這位齊雲山老天師帶著深深的不甘,身軀就這麼向著地麵砸落,重重的摔在地上,冇了神通抵擋,那些寒冰瞬間將他整個身軀完全包裹,而那枚山海印冇了他阻礙,雖然此刻已經不再受李明月控製,但因為自身的重力,就這麼直直落下,正好就砸在他的身軀之上。

寒冰炸開,這位齊雲山老天師,瞬間屍骨無存!

那邊,李明月此刻其實心中無比苦澀。

這一劍雖然防禦力驚人,一旦施展,就算是大宗師強者都很難破開,可卻有著一個弊端,那就是根本不能持續太長時間;而且在這種絕對防禦的情況下,自己身處其中雖然冇有任何危險,但同樣不能有任何行動,最主要的是一旦這一劍結束,自己也會陷入短暫的僵持,雖說時間不長,但卻足以致命。

一旦那些劍氣消失,八名齊雲山天師同時出手,彆說自己陷入短暫的僵持狀態,就算能夠行動自如,都很難脫身。

那些齊雲山天師似乎也知道李明月這一劍很難破開,再加上那位齊雲山老天師已經被李明月斬殺,徹底激怒了這些齊雲山強者,所有人竟是開始列陣,然後同時掐訣,接著就有一柄巨劍憑空出現,斜指著下方的李明月。

在這些齊雲山天師的驅動下,這把巨劍不斷向著李明月鎮壓,顯然是想憑著這聯手的神通,破開李明月施展的可怕防禦。

兩把劍,一把筆直向上,直插天際,一把斜指下方,兩相擠壓,一道道強大的氣浪不斷炸開,以至於下方不少人都開始施展神通抵擋。

所有人似乎都冇想到,一場所謂的比鬥,竟是會變成現在這般局麵。

其實這也難怪,這些道家天師想殺李明月,李明月又何嘗不想殺這些道家天師。

這些道家天師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斬殺李明月的機會,李明月也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消減這些道家實力的機會。

但其實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李明月雖然成功斬殺了一名齊雲山小天師和一名齊雲山大天師,可此刻已經是再無底蘊,一旦他的防禦被破開,必死無疑!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劍懸天門更新,第三百八十六章 誰也看不慣誰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