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神樹!」

驚叫從人群中一人口中爆發,隨後多人被動靜吸引往伏羲神樹看去,緊接著不止一人被眼前的現象所驚嚇,人們一窩蜂往後退。

齊心麟被亂走的人撞到,一個不穩摔倒,被聽到動靜趕來的落水扶住然後帶到安全範圍,而兩人再看向那處時,也是愣住了。

原來的枝繁葉茂突然以肉眼可見地從鬱鬱蔥蔥轉變一片金黃,葉子像雨一樣一片一片往地上落,枝頭的果實像被抽了汁一般枯萎,有的掉地上,有的還乾癟掛著,他們親眼目睹著整棵樹快速老去,就像時間被加速。

這時候留在樹下的隻有一人了,就是鳳淩,反應過來後才發現她一直冇改變動作,依然手貼著樹乾在走心靈相通步驟。

覺得不對勁,落水快步上前欲帶走鳳淩,被鳳淩出聲阻止:「彆過來!」

齊心麟很瞭解她,她應該是暫時無法動彈,心裡擔憂又怕太著急壞她的事陷她於危險中,冷靜問:「我們要怎麼做?」

「什麼都彆做,退後,站著。」她說。

鳳淩說話狀態是正常的,不見痛苦或虛弱,他猜測身體應當冇有損傷,思路也清晰,他選擇相信她能處理應對,往後退了幾步,隻是不願出這視線範圍。

鳳淩這時候的確冇什麼危險,但她也很苦惱,這顆神樹正通過她的身體當介質被口袋裡的東西吸收呢!想撤離都撤不了,抬頭看這滿天金黃,葉子和果子下落鋪她一身,這樹馬上就要被吸乾了。

這種狀態大概持續了半分鐘左右,忽然那逼迫著她和樹直接的牽引的力道撤去,身體猛地往後退一步,眼前的樹已經是一副軀殼了。

見她可以活動了,齊心麟急忙上前來拉她離遠幾米遠才詢問她:「有冇有事?」

鳳淩因這個奇怪的現象陷入謎團,心神不安的,隻是搖了搖頭說冇事,手摸向胸口,眼睛一直盯著那棵樹。

這些現象結束後,人群才忽的沸騰起來,有個人起了頭,風向竟往神蹟方向轉了。

「女媧娘娘發怒了啊!」

「女媧娘娘息怒!」

「…」

地麵跪滿了人,都是虞誠的信徒,鳳淩清楚這件事和她有關,又當場被這麼多人看到,怕她們反應過來追究,趕緊趁機帶自己人溜走。

馬車疾馳離開女媧廟。

車內,齊心麟纔有機會問她情況:「方纔究竟發生了何事?女媧神樹四季青蔥,從未有過枯萎,而且是如此迅速,這件事可是和你有關?」

鳳淩從胸口口袋裡掏出那個小玉盒子,剛剛發熱,現在已經涼下去了,這東西就是司迴天那日給她的,本想今日回宮順便把風骨母親遺物轉交給她,冇想到來了一趟女媧廟竟出這茬意外。

這果然是個燙手山芋!

「和它有關?」齊心麟問道。

她點點頭:「方纔我手觸碰神樹時,不知怎的有股力道壓著我的手不得離開,這東西開始發熱,能感受得到它似乎在吸取神樹的生命。」

打開盒子蓋,裡麵的那顆石頭一樣的東西靜靜躺在裡麵,並無不同,她想不明白它為什麼會吸收神樹?兩者有什麼關聯?女媧…伏羲…還有風骨的白髮母親,他們又有什麼聯絡?

這麼一想都覺得非常麻煩,這小東西如此神奇必定會更麻煩,今晚就將它扔給風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