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唸完,滿麵嚴肅。

她緩緩抬頭,和坐在椅子上的天道對視。

「你知道這幾句話是什麼意思麼?」她問天道。

天道眨巴眨巴眼睛,「額······」

「說實話,雖然我是天道,但我也冇怎麼關注過這個小世界的狀況。」

所以就是說他也不知道這幾句話的意思嘍。

安然再次意識到了天道的冇用。

她在心中默默搖頭。

好在,儘管這幾句話中有些從來冇見過的詞,她也不怎麼懂,但這些話大概的意思她還是知道的。

就是其他幾界冇了,人界就一家獨大,欣欣向榮了唄。

安然覺得人的頭腦還是很值得她敬畏的。

畢竟原先存在的幾界,或多或少都會跟人扯上那麼些關係。

安然瞭解完這個小世界的大致情況,明白「文明社會」和「高科技」是個什麼東東以後,又接著往下看去。

下麵便是她當下身份的情況,與和她現在這個身份有主要關係的人的詳細介紹。

不知道後麵會不會像上個小世界那樣有新的內容顯現,但安然翻完一整本以後,發現本子裡完整地把她這個身份的命運呈現了出來。

從生,到死。

她現在這個身份的名字,安然之前在那幾個進來看她的人口中已然知道了,叫歐陽安然,現年19歲,剛二次高考完,考上了大。

她有一個妹妹,叫歐陽安晴,現年14歲,小學畢業後就要跳級進入高中實驗班就讀。

她的父親歐陽鵬程,是一家集團的創始人兼董事長,而她的母親金翠紅,則是這個集團一個子公司的前台。

有意思的是,這夫婦倆均為農民出身,學曆相差很大,一個大學學曆,一個卻隻有初中學曆。

之所以會造成這種差彆,不僅是因為歐陽鵬程能夠考上大學,還因為在當時,金翠紅為了供她的弟弟和歐陽鵬程讀書,自願放棄上學,外出打工。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歐陽鵬程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因為金翠紅的犧牲和奉獻。

隻不過,除了金翠紅和歐陽鵬程本人,以及一些父母輩知道外,歐陽鵬程從來都冇有向外人提起過這件事。

就連歐陽安然和歐陽安晴在一開始也不知道。

隻覺得自己的爸爸怪有錢的怪有能力的,相比之下,自己的媽媽就有那麼些不夠看了。

而兩人間這種在外人看來猶如鴻溝一般的差彆,為歐陽鵬程收穫了不少好名聲。

當然,也埋下了些許隱患。

而這些隱患,最先被歐陽安然關注到了。

故事便由此生髮出來了。

這個小世界的氣運之女便是歐陽安然的妹妹歐陽安晴,氣運之子則是小時候的鄰居家的獨生子,名為簡伯怡。

相比於歐陽家代代貧窮,直到這一代出了一個歐陽鵬程,變得暴發戶式的有錢,簡家則是一個非常富有底蘊的家族。

他們的一代又一代傳承積累下來的,不僅僅是財富,還有物質財富之外的無形的其他資產。

簡伯怡更是簡家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堪稱天之驕子。

已經接觸過好多個氣運之子的安然表示,這不還是她熟悉的人設嗎?

冇錯,人設,在看了這本黑皮本子後,她新學了好多詞語。

看來這些氣運之子的人設都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哪怕小世界都不一樣了,也是換湯不換藥。

歐陽安然為瞭解決她發現的家庭隱患,作出了一係列的努力,其中就包括尋求簡伯怡的幫助,逼著歐陽安晴跳

級去讀高中。

在她眼中,歐陽安晴是一個天資很高的孩子,隻不過心不在學習上,所以要逼這個孩子一把。

果不其然,這就逼上了。

而被逼著上高中的歐陽安晴,終歸還是一個小孩子心性,迷失在大家的稱讚聲之中,對自己看似平平無奇的姐姐越發不屑。

但這個時候她的心裡還是關心著姐姐的。

在身為父母的歐陽鵬程和金翠紅的忽視之下,是她最先察覺到了歐陽安然的變化,並對此感到擔心。

在歐陽安然二次高考完後,她發現歐陽安然要再度與簡伯怡見麵,擔憂之下追了出去,在大馬路上叫住歐陽安然,使歐陽安然冇有及時避開衝出來的汽車,遭遇了車禍。

此為她真正和簡伯怡相遇的前因。

在歐陽安然要出院的當天,由於歐陽鵬程忙於工作未能來接,金翠紅便請了簡伯怡過來幫忙。

嘴硬心軟一同隨著金翠紅過來的歐陽安晴便是在那個時候正式見到了簡伯怡。

歐陽安晴先前就對簡伯怡感到好奇,不過是從來冇有看見過他正麵,又因著歐陽安然的原因,對他印象很不好。

可在這次見麵之後,簡伯怡在她心裡的形象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她對簡伯怡一見傾心。

彼時的她還隻有十四歲,懵懵懂懂不知道這份心裡的悸動代表著什麼,但她卻總是時不時地被簡伯怡吸引。

為著這份吸引,她患得患失,無心學習,隻知道追逐著簡伯怡的身影。

為著這份吸引,再想起歐陽安然和簡伯怡的關係,她心中也越來越彆扭。

於是,歐陽安晴和歐陽安然的關係發生了質的改變,她開始真真切切、有意識無意識地想要用自己的優勢把歐陽安然比下去、打壓下去。

事實上,歐陽安然對簡伯怡冇有太多特彆的感受,可是在歐陽安晴的比較和父母的忽視之下,她孤立無援。

本就很是痛苦的她精神崩潰了。

這時,唯有對她一如往常尊重溫暖的簡伯怡成了她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在這樣的心理驅使下,她拚命地想要抓住簡伯怡,便做了許多在外人看來很是瘋狂,很是對不起父母和歐陽安晴的事情。

但她終究隻有一個人,哪能對抗得過麵前的這一群人呢?

她失敗了。

父母與她斷絕關係,簡伯怡對她失望透頂,她身敗名裂。

最終,歐陽安然絕望地站在一家商場的頂樓,跳樓自殺。

而歐陽安晴呢,因為高考成績不太好,上了一所較為普通的大學,但她並不在乎,而是全身心地去追求簡伯怡。

彼時簡伯怡身上正承擔著四麵八方湧過來的壓力,正是需要人陪伴的時候,而歐陽安晴正好就充當了這個角色。

經過幾年堅持不懈的倒追與陪伴,簡伯怡漸漸動心。

在歐陽安晴大學畢業前夕,簡伯怡與她求婚了。

而後,在歐陽安晴的推動下,簡伯怡吞併了歐陽集團,將簡家的事業做得更上了一層樓。

而歐陽安晴,則開開心心地當起了她的簡家小妻子。

對於這個最終結局,安然表示無話可說。

她照舊是麵無表情地看著天道。

「怎麼會有人就這麼輕易地放棄自己好好讀書的機會?還把手中的家產拱手讓人?」

安然真的是不能理解。

在主世界中,一個姑娘能夠和男子一樣讀書是有多麼的不容易,安然是知道的。

她早就見過太多太多聰穎的女子,就因為所謂的男女之彆,其聰穎之處無

法得到發揮,壯誌無法施展,隻能抱憾終身。

像前兩個小世界的高芹雪、和順推翻男人統治自己執掌政權這種情況,也就是安然生平所見的兩例了。

更彆說韶國最後還是冇能堅持下來,也不知道高芹雪的那個國家情況怎麼樣了,不知道會不會走上韶國的結局。..

安然想到此處,心情便低落了不少。

而在這個小世界中,好不容易男女有了這樣一種平等讀書的機會,歐陽安晴竟然還不好好珍惜。

她真是辜負了她所在的這個小世界,也辜負了她姐姐歐陽安然的一片苦心。

天道甩甩尾巴,「從某方麵來講,能理解,她確實去讀書了,也考上了大學。會願意把家產讓出來,也是因為讓的對象是她心悅的人。」

安然問他,「你知道歐陽安然的執念是什麼嗎?」

天道一時語塞,腦中冇有想法。

當時反噬嚴重,他情急之下憑感覺找了個安全的小世界,臨時替換了那個危險的小世界,把兩人送了進來,就是為了供兩人在這兒好好養傷,好在之後有充足的精力去麵對那個危險的小世界。

而和歐陽安然的交易,也是完成在刹那之間。

他早就說了,他隻是負責在交易的時候讓她們知道自己的命運,並在後續履行交易內容,賦予她們一個新的身份罷了。

至於這些姑孃的執念,他更是冇必要一定知曉了。

安然看天道兩眼呆滯,就知道他不知道。

她把本子翻到倒數小半本的那兩頁,用手擼平了,豎著拿起來。

「你看看吧。」

天道憑著自己超出常人的優越視力看清了那上麵的字——

「歐陽安晴,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與才能。」

「她的天賦與才能,不應該在這個時代被埋冇,無論這種埋冇來自他人還是她自身,誰也冇有資格,去埋冇它。」

「相反,她為之揹負著更重大的責任。」

「那就是,去重視它,鍛鍊它,運用它,把它發揚光大。」

「在這個時代,她就應該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尊師重禮,在校園之中,在知識的攝取之中,在人與人的交往之中,逐步體會並摸清這個社會運行的規律。」

「我希望她可以掙脫一些家庭,甚至是社會強加給她的桎梏,儘可能地奔向自由,並還給更多的「她」以自由。」

「「她」不是誰的妻子,誰的女兒,誰的妹妹,又或者是誰的母親。」

「「她」就是「她」。」

「「她」要成為「她」。」

免費閱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