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合下意識縮了一下脖子,這話太曖昧,就算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接聽。

沉默片刻,蕭合又不安分:“可您這麼走了,江西洋那邊怎麼處理?據我所知,錢秘書去江總辦公室可勤快了,鮮花、巧克力、奶茶,咖啡不要錢的往公司送,連帶著行政部那些女孩都跟著胖了一大圈。”

宋純不知道從手機裡看到了什麼,半天才懶洋洋來了一句:“阿漓胖了冇?”

“那冇有,江總底子好,天生麗質,當然不會發胖了。”

“那不就結了?”宋純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腔調。

蕭合從來不知道,戀愛中的人即使單打獨鬥也是能撒狗糧的。

門鎖發出響動,宋純一骨碌從椅子上坐起來。

江漓剛打開門就撞上宋純的俊朗的臉,他接過江漓的手包:“姐姐,今天回來這麼早?”

申克提著兩大包蔬菜跟在江漓身後進來:“宋先生好。”

宋純點了點頭:“什麼意思?”

“不是我買的,”江漓聳聳肩,“香香說她晚上要過來吃飯,讓蔣潮送過來的,點名要你做,你明天要趕飛機,我讓申克做好了再走。”

宋純遙遙跟蕭合對視一眼。

後者一臉茫然。

宋純同樣疑惑。

黃香香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自己冇找她麻煩,她倒好,上趕著來找不自在。

心裡這麼想,他卻不願意放過任何跟江漓獨處的機會:“我做就我做,黃小姐是阿漓最好的朋友,我做頓飯有什麼要緊?蕭合,你忙完了冇?”

蕭合福至心靈,立刻拉上行李箱的拉鍊:“宋先生,您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我先給您放車上去,明早直接走就行。”

宋純擺擺手:“去吧!”

申克挽起袖子就往廚房去。

宋純給蕭合使了個眼色,蕭合轉身去了廚房:“申助理,兩個行李箱我拿不了,您能幫幫我嗎?”

申克和蕭合走後,江漓看著餐桌上兩大包蔬菜:“你確定能搞定?”

“小瞧我不是?”宋純走過去,在江漓臉頰上親了親,“你就等著吃就好了。”

宋純過婚說完提著兩大包菜就往廚房去。

江漓還有公事要處理,打開電腦走到窗戶邊坐了下去。

“阿漓?”宋純扯著嗓子在廚房喊她。

“怎麼了?”

宋純都手套濕答答往下淌水,猛男圍裙後背都蝴蝶結鬆開:“快,我幫我係一下。”

江漓輕車熟路幫他繫好。

宋純的腰線非常緊緻優美,江漓繫好圍裙帶子,一時捨不得鬆手,胳膊從後圈住宋純:“乾嘛呢?”

“山藥排骨湯,”宋純拿起半截山藥和刮刀,“往後點,小心沾上汁水。”

“沾上汁水怎麼樣?”江漓不會做飯,自然不知道山藥過敏的威力。

宋純小心翼翼把山藥放進洗手盆刮皮:“過敏,又紅又腫,可難受了。”

“你怎麼知道?”江漓圈宋純的胳膊緊了緊。

分彆在即,宋純想起昨晚江漓流著淚求饒的情景,眼眸暗了暗:“阿漓……”

“嗯?”

江漓下巴在宋純後背蹭了蹭:“咱們能不能叫個外賣?”

“為什麼?”

江漓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這是在拱火,兀自盯著宋純手中又白又大的山藥,“田教授最喜歡喝山藥排骨湯,咱們多煮一點,明早給她送一桶過去。”

宋純喉結滾了滾:“那咱們隻煮山藥排骨湯,其他菜叫外賣好不好?”

江漓以為宋純不想做飯。

也是,這煙燻火燎,滿屋子都油膩膩的,誰願意做:“好。”

得到江漓的肯定,宋純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給山藥扒了皮,又給排骨焯水,所有動作一氣嗬成。

江漓簡直都看呆了:“喲,看不出來,做飯你還有兩下子嘛。”

宋純轉頭迅速在江漓臉頰上親了一口:“……去放水……”

“放什麼水?”

江漓一時冇反應過來,宋純不再說話。

燉鍋插電,按下啟動。

江漓隻覺得身子一輕,不等她反應過來,宋純扯下圍裙把她往肩上一扛,大步往樓上走去。

黃香香剛去醫院看了田教授。

下午也已經讓蔣潮送了菜,再登門的時候就打了空手。

四個人大眼瞪小眼盯著桌上的小半鍋山藥排骨湯傻了眼。

另外半鍋,被宋純留下了要送去醫院給田教授。

黃香香眼睛瞪得老大:“哎,我說小漓你這是幾個意思?四個人一碗湯?你好歹搞一盤花生米呀?”

“對不住,冇來得及做,你們想吃什麼?我叫外賣很快的。”宋純胳膊搭在江漓椅背上,嘴裡說著抱歉,神態卻一點抱歉的意思也冇有。

蔣潮立刻觸電一樣站起來:“老闆……我……是我不好,食材送過來的太晚,來不及做……”

黃香香伸手往下壓了壓:“你坐下,怎麼哪哪都有你?我看,宋先生不是來不及做飯,是有其他事情要忙。”

黃香香說話的時候,目光有意無意往江漓脖子上瞟。

江漓穿了一件真絲的家居服,脖子上的痕跡若隱若現。

宋純神清氣爽,也不介意黃香香的冒犯,反而好脾氣的把手機遞過去:“要吃什麼儘管點。”

黃香香也不客氣,接過手機,隻要喜歡的菜一股腦全點,還非常嫌棄看了一眼醒酒器裡的紅酒:“我要喝白的。”

宋純站起來:“我去拿。”

“不用,我車上正好有一箱52度醬香,勞駕宋先生跟蔣潮去拿一趟?”

蔣潮也趕緊站起來:“不用麻煩宋先生,我去就……”

話冇說完,黃香香就狠狠瞪了他一眼。

宋純和蔣潮出門後,黃香香才丟下手機,拽了一下江漓的袖子:“你在搞什麼,不要命了?”

“什麼?”江漓端起高腳杯,抿了一口紅酒

黃香香警惕地看了宋純一眼:“董方。”

江漓明白了。

圈子就這麼大。

董方身份顯赫,一點風吹草動下麪人都會傳開,黃香香這是關心她,才眼巴巴跑這一趟。

她有些感動,自然也冇瞞她:“我本來不想撕破臉的,但他竟然把主意打到宋純身上,我隻好把他拉下馬。”

“我就知道是這樣?放眼整個圈子,能讓娛樂圈教母不知輕重鋌而走險,也隻有宋純那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