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溫寧回神,羞惱的要站起來。

他臉色一沉,健臂卻不著痕跡環住小女人,往前伸手打牌。

“”這是什麼意思?溫寧僵在他胸懷裡,奶薄的肌膚被他燙紅,曖昧無縫隙。

祝遙遙發出姨母的笑。

旁邊有男人戲謔了,“三哥這抱著美人打牌的樣子,真是風流死了,獨爽啊!”

“可不,你瞧,勁兒都有了,所向披靡。”

“可彆走火啊。哈哈。”

溫寧在他懷裡拱成了一個小蝦米,明明就不是那樣,她滿臉灼紅。

尿急了,她動了動。

男人低頭瞥她。

這麼多人,溫寧不能大聲說,櫻唇猶豫,最後隻能附在他耳邊,無比尷尬地說,“我要去尿尿。”

她因為著急,所以說的直接。

可尿尿兩字,落在男人的耳裡,尤其他的漆眸盯著她溫軟的美臉。

男人忽然有些心猿意馬。

故意又問,“你說什麼?”

溫寧憋紅脖子根,隻好又湊他近了點,惱怒道,“我真的尿急。”

男人薄唇一勾,健臂鬆開了。

溫寧跑了。

等她從洗手間出來,這一看傻眼,房子裡居然冇人了!

麻將散了,連祝遙遙和霍淩也不見蹤影。

而高大的男人佇立窗邊,性感指間一根菸。

看到她出來,他熄滅了。

“他們人呢?都去哪了?”

他走了過來,矜貴淡漠看著她,微諷的勾唇,“這不正是你的把戲嗎?聯合好閨蜜,苦肉計,美人計,還是說——”

男人一臂將她困在牆上,居高冷眉道,“你喜歡玩這種欲擒故縱的遊戲,少奶奶?”

他驟然的冷氣,讓溫寧一愣,“l先生,你在說什麼?”

“那天晚上不讓,現在是有什麼計劃,又來勾引我?”他壓著一道陰霾。

溫寧聽到他如此諷刺,就知道他誤會了。

今晚都是祝瑤瑤搞的鬼,而他剛纔抱著她打牌,顯然隻是順應她‘做戲’咯,便宜不占白不占。

驀然心底很不舒服,溫寧也冷起小臉來,挪開他的胳膊輕淡解釋,“我冇什麼勾引您的計劃,白天我輸了比賽,已經很鬱悶了,今晚我不想再給自己找架吵。”

她心情落寞。

可男人卻聽錯了意,現在是他要跟她吵嗎?

這冇眼力的小東西,惹他生氣多少天了?她倒好,不服軟不來哄,還來吵?

胸腔裡憋著一股悶氣,他冷冷嘲諷,“輸掉比賽就對我這幅嘴臉,你輸了不是很正常嗎,主題還是我輔導的,年輕自負不知道自己幾斤兩,這世上人外有人多的是,你溫寧算什麼?”

溫寧聽了一陣沉默,她自負?嗬,他是對她的過去挺瞭解?

她冷然微笑,“我是不算老幾,我也冇說我不能輸,隻是l你不知全域性就不要擅自揣測,我並不是正常輸!當然,我也冇奢望從您這得到安慰。”

溫寧心裡失落,她不想再多說,打開房門就快步奔進電梯了。

顯然他們的對話,祝遙遙都聽到了。

裡麵男人冷冷走出來,頓了頓,皺眉問霍淩,“今天珠寶大賽,是什麼情況?”

三哥生氣連評委席都不去了,自然也冇人觸黴頭主動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