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像,終於見到偶像了!”

田靖悄悄打量著眼前之人。

是如此年輕,如此令人親切,心中更是泛起波瀾,不由暗道,興奮無比。

他本為北地郡良家子,一年之前參軍抵抗匈奴侵襲,而今又經曆了饕鬄之亂。

殺敵無數,帶著家生子以及鄉親同輩兄弟,立下了一樁樁軍功!

如今才二十一歲,就飛一般擔任了軍侯之職,並且受封了爵位,麾下五百名士卒,可謂是有著輝煌的未來……

他之前在家中讀書習武之時,就聽說過嬴子夜的威名,一樁樁事蹟,崇拜無比。

如今親自接觸,更是激動不已。

打量著倉庫,一箱箱饕鬄胃袋,嬴子夜心中算計著數目。

加上之前的,足足六萬多了!

“乾的不錯,這些已經夠了,不必再收集了!”

嬴子夜拍了拍那名軍侯肩膀,讚賞了一句,揮揮手將這些胃袋收入係統空間。

隻有係統空間才能保證饕鬄胃袋維持原樣,不至於喪失功能。

“太子殿下稱讚於我……”

田靖一臉欣喜之色,甚至身子顫抖了起來,激動無比。

“嗬!”

嬴子夜不由笑了聲。

看出了田靖的激動,這又是一個小迷弟啊!

“數萬饕鬄胃袋,足夠本宮研究出來了!”

嬴子夜喚來一旁親兵,吩咐道:“帶著他們傳令下去,不必再收集饕鬄胃袋了!”

而且再多,係統空間也放不下了,其中還有著饕鬄王屍骸以及其餘事物。

“喏!”

一眾親兵當即和著田靖等人前去傳令。

“朱家!”

嬴子夜回頭看向了朱家,吩咐道:“本宮要與曉夢大師回去了,接下來就拜托你鎮守此處了。”

“若是遇到不可抵擋的災難,第一時間派人前往鹹陽城傳遞訊息。”

“本宮與東皇太一會第一時間前來援助!”

朱家聞言神情瞬間肅重了起來,拱手拜道:“能夠坐鎮北疆,是公子對屬下的信任,這是屬下的榮幸!”

“屬下一定會儘忠職守,坐鎮北疆,誅殺入侵北疆的一切宵小之徒。”

“嗯!”

嬴子夜微微頷首。

隨即沖天而起,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遁光朝著南方飛去!

“好好鎮守此處!”

藥王長老衝著朱家笑了笑,隨即飛向虛空。

“我們先走了哦,朱家兄弟!”

章邯笑了笑,身影閃爍,和曉夢大師如同神仙眷侶般一同離去。

一道道身影紛紛離去,隻留下了朱家還有前來送行的李由以及沈千秋等人。

“走吧,回去喝酒!”

朱家長歎一聲,和著李由等人回了帳中……

虛空之中。

流雲飄然,烈烈長風!

清風明月灑落銀華,映襯的眾人宛若仙神。

“藥王、穀神二位長老,本宮對於你們修行禁術導致出現的印記,已經有了些瞭解!”

嬴子夜豐神俊朗的麵容帶著淡淡笑意,看向了二者,說道:“那門禁術,是一個坑!”

“一個可以坑殺所有修行此門禁術者的坑,當修行此書者達到一定境界時,就會因為修行法中埋藏的坑,而被冥冥之中的存在汲取修為。”

“甚至是被禁術影響,而入魔,失去本心,化作其他存在……”

嬴子夜將之前從軒轅劍處所得告知了二人。

其實他是不想將這些告知六賢長老的,因為一旦知曉內情,禁術背後蘊含的凶險,很可能造成六賢長老恐慌。

雖然早在之前,他就悄悄告知了兵主長老此事。

當時兵主長老準備煉化完整的一宿蒼龍之力,鑄就天人之尊!

但是成就天人之尊時就會被取代自身意誌,所以為了阻止兵主長老成就天人,被占據肉身,嬴子夜隻能如此。

不過他也告訴了兵主長老,此事需要隱瞞。

但是穀神長老如今已經遭遇了自身意誌被壓製,陷入魔性的情況。

此事已然瞞不住,因此嬴子夜隻能全盤托出。

果然!

聽聞內情,藥王以及穀神長老都露出了不久前兵主長老那般恐慌的神情。

曉夢大師等不知內情的人,聽得一知半解,迷迷糊糊,但是也因為這種禁術的偉力,而感到邪異。

藥王長老一臉沉重,穀神長老目光帶著憂愁,二者同時問道:“我們該如何應對,太子殿下如今可有了辦法?”

雖然六賢長老活了上百年,心態穩定無比,這世上已經冇有什麼可以令他們失態。

但是得知這些,還是令二者不淡定了。

尤其是穀神長老,十分忐忑不安。

他之前在魔神峰內部,被異度魔界門戶逸散的菁純魔氣遁入了體內,而後在戰鬥之時,失去了意誌,被外邪侵占!

“有一點,治標不治本!”

嬴子夜揮了揮手,一縷金色劍氣浮現掌心中。

凝如匹練,流轉著淡淡神華,帶著一股大道堂皇之意!

穀神長老心神失守,陷入魔性的訊息傳來之時,嬴子夜就思索著解決辦法。

畢竟這個問題一旦出現,那很可能還會有下次……

所以為了防範於未然,嬴子夜想出了一個法子。

利用軒轅劍的聖道之力,壓製魔性!

“此物乃是本宮耗費了頗大力氣,才凝聚出來的軒轅劍氣,這一道劍氣中蘊含了本宮領悟的軒轅劍真意,以及氣運長龍之力!”

“若是再次陷入魔性之中,可以利用這縷劍氣將魔性鎮壓,不過隻能利用兩到三次。”

嬴子夜說著將軒轅劍氣交給了穀神長老。

雖然治標不治本,但終究是有用。

“多謝太子殿下!”

穀神長老感激道。

這些天來,他發現自己總是煩躁不安,心中出了問題。

隱隱之間,似乎要有一頭魔獸吞噬神魂!

或許,要不了多久就會再次陷入瘋癲狀態……

因為一些修為低微,天象境界武者速度遜色太多,拖延了速度。

是以將近黎明時分,鹹陽城才遙遙在望。

嬴子夜與眾人抵達城中之後,便各自分開。

“大家這些辛勞了許多,今夜又冇休息,各自先回去歇息一段時間,休整一下吧!”

嬴子夜和煦笑著,看向眾人,說道:“本宮心中還有一些憂慮,那孔雀王朝不久的將來,很可能還會有大動作。”

“到時候還會有更多的事情麻煩各位!”

話音落下。

“太子殿下客氣了!”

當即就有人表示道:“若有吩咐,吾等必往?”

“公子說的這是什麼話。”

“為大秦帝國效勞,為公子做事,是我等身為大秦帝國之人,應當做的!”

“不錯,不錯,應儘的責任……”

眾人皆是紛紛抱拳道,義正言辭。

……

孔雀王朝邊疆!

大營所在。

三大主教齊坐於主帳內。

雷烈主教正大口吃肉喝著烈酒,口中卻是不停抱怨著。

“要我說,再打上一次,不就是一次小小的失誤麼!至於對大秦如此畏懼!”

“這一次,換我的軍團為先遣軍,定要殺的那群秦人丟盔棄甲!”

“總好過在這裡,閒的都快發黴了!”

“桀桀桀!”

赤冰主教陰笑兩聲道:“王上既然如此安排,自然是有其用意!”

“更何況,這裡好吃好喝,又冇有人管你,你還一嘴抱怨。”

“你應該多學一學玄風主教,沉穩一些。”

“嘖~”

雷烈主教鄙棄的看向一旁對任何事物都漠不關心的玄風主教。

“他……?就冇見到過他對什麼感興趣!”

“若不是此次任務乃是殿主安排,我還真不想跟他一同行動。”

玄風主教聞言,緩緩抬起麵首,聲音肅冷平淡道:“若是不願,可傳信於殿主。”

“你……”

雷烈主教火爆脾氣瞬間上來了,高吼道:“怎麼?玄風?我聽你的語氣,對我也是不服啊?”

“要不要出去打上一架!”

“隨時奉陪!”

玄風主教握劍而起,作勢便欲從主帳內離去。

“喂喂喂!你們當真的啊?”

“不至於!”

赤冰主教急忙上前拉架,誰料雷烈主教脾氣上來了,誰也勸不住。

“赤冰!你要是再多說,我連你一塊打!”

“你……”

赤冰主教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正當雷烈主教、玄風主教準備從營帳內離去之際,默蒼離的身影亦出現在帳外。

“國師?”

雷烈主教看清來人後,脾氣瞬間平靜下來,繼而一抹喜色道:“國師,是不是傳來王上的訊息?”

“何時出兵於秦?”

“哼!”

默蒼離冷哼一聲,徑直的朝著主帳內走去。

對於默蒼離的無視,雷烈主教也不氣惱,快步跟了上去。

待默蒼離坐身於主位上,目光掃視三人道:“王上安排你們駐守此地,不是讓你們起內訌的!”

“若是因此破壞了王上大計,老夫倒是不介意替你們殿主先教訓教訓你們!”

赤冰主教聞言,率先上前,賠笑道:“國師大人誤會了!我們幾兄弟也是閒著無聊在鬨著玩罷了。”

“不知國師大人此次前來,可是有何要事要吩咐?”

“哼!”

默蒼離冷哼一聲,不再深究此事,隨手將大秦邊疆佈防輿圖丟至赤冰主教之手。

“此物乃是大秦邊疆佈防輿圖,對於你們接下來的進攻必有大用!”

“除此之外,公主殿下已在大秦國都部署下安排。”

“一旦雙方開戰,屆時潛匿在鹹陽中的細作便會為你們傳來訊息。”

“為你們下一步的進攻提供諸多便利!”

雷烈主教等人聞言,臉上瞬間露出驚喜之色,激動道:“太好了!”

“有此輿圖,不出半月便可順利將大秦西陲邊疆悉數拿下!”

“嗬!”

默蒼離冷笑一聲,緩緩站起身來道:“但願能如你們所說,不要令王上失望!”

話罷,默蒼離徑直從主帳內走了出去。

“恭送國師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