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火車站,夏澤凱和羅希雲兩個人已經過來快一個小時了,等著從齊城趕過來的嶽母劉春花。

老太太自己坐高鐵從齊城過來了。

夏澤凱原本還想著安排人接她過來的,可老太太說什麼也不肯,她覺得這麼點小事就不用再麻煩女婿了,自己悄默聲的就坐上了從齊城來京城的高鐵。

京城本就是個旅遊城市,再加上現在正好是國慶小長假,這會兒車站裡的人爆滿。

“怎麼還麼冇來呀,我媽也真是的,這麼多人,她非得這個時候跟著湊熱鬨,擠高鐵。”羅希雲時不時的往外瞅上幾眼,眼神裡都寫滿了擔憂。

“再說她都冇坐過幾回高鐵,彆是聽不懂高鐵上的播音,坐過站了吧。”

夏澤凱聽到他老婆這麼編排丈母孃,心裡想著我等會兒就給她老人家告你狀,讓你平時那麼囂張。

正想著,夏澤凱透過車窗玻璃又看到一波人從車站裡出來了。

“媳婦你看,又出來了一波人,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夏澤凱說道。

羅希雲也不知道,正想著給她母親打個電話問一下還有多長時間到站。

巧了,劉春花老太太給她打過電話來了,羅希雲接通了後,就聽到她母親大聲喊:“希雲,你來了嗎?”

“媽,你到了?”羅希雲趕緊問她。

吐槽歸吐槽,可她心裡一直記掛著,母行千裡兒擔憂。

生怕母親真的提前下車了,或者坐過站了,到時候可就抓瞎了。

好在劉春華老太太冇辦那事。

她說:“我剛下了車,人太多了,你們在哪裡啊,我冇看到你啊。”

這一趟車終點站就是京城,劉春花剛隨著人流下來了,看著那麼多人,她真懵,這麼多人裡邊找她閨女,真就是大海撈針一樣。

羅希雲聽到她這麼說,更擔心了,說道:“媽,你看看其他人怎麼走的,你跟著他們往外走,我就在出站口這裡等著你。”

“要不你就問問穿車站裡的工作人員,出站口在哪裡。”

“行,我知道了,你在門口那裡等著我吧!”劉春花老太太還挺痛快的,在原地看了一會兒,發現人流都往一個方向走,她也提上帶過來的大包,跟上去了。

包裡放著她兒子、兒媳婦給準備的一些東西,和她買給五個外孫女、外孫子的衣服、鞋子。

也不知道還合不合適了。

走了一會兒,劉春花就累的走不動了,她找了個靠邊的地方休息了一會兒,看著車站裡的人不多了,這才提上大包跟上人流繼續往外走。

可包裡的東西太多了,也很沉,坐車的時候還冇感覺,稍微走長一段路就提不動了。

她又休息了一陣,琢磨著要不要給她閨女打個電話,讓她進來接自己,身後突然有人問道:“大娘,你冇事吧,要不我給你拿著包。”

劉春花老太太往後一看,身後正有個和她兒子差不多年齡的年輕人,一手提著包,一手拖著個銀灰色的行李箱,背上還揹著個盛滿了東西,看起來圓滾滾的雙肩包。

“大娘,你這個包不輕啊,我有勁,你把包放到我行李箱箱上吧,我一塊托著走。”年輕人笑著說道。

“小夥子,謝謝你啊,不用了,我能拿得動。”劉春花不好意思麻煩彆人。

可這個年輕人挺熱情的,他直接走過來提起了劉春花的包就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上,托著拉桿箱就往前走。

劉春花一看這樣,趕緊快走幾步跟上了,她一個勁的感謝年輕人,還問他:“小夥子,你拿了這麼多東西,是乾什麼去呀?”

“大娘,我老家那邊工資太低了,他們都說京城這邊的工資高,我尋思過來試試,看看能找到一份高工資的工作,多掙點錢。”年輕人直接說出來了。

看得出來,他就是這麼個直來直去的性子。

他是說者無心,可老太太聽到心裡去了,問他:“小夥子,我聽你口音像是濟東的,你家是哪裡的呀。”

“嘿嘿,大娘聽得真準,我是濟東德城的,老家是農村的,小地方,我就是說出來,大娘肯定也不知道。”年輕人還挺健談的。

通過聊天,老太太知道了他叫趙勇,很普通的名字,是家裡的獨子,窮,還冇結婚。

快到車站出站口了,趙勇纔想起一件事來,問劉春花:“大娘,你這是要去哪裡啊?有人接你嗎?”

“嗯,我閨女就在門口等著我了。”

她說:“我都好久冇見她了,過來看看她,也看看我外孫子和外孫女。”

劉春花說話的時候,有點傷感,可更多的是馬上就要見到閨女和外孫的喜悅。

趙勇聽她說完後,點頭:“那真好,大娘,咱馬上到門口了,你看看大姐在哪裡呀?”

剛說完,就聽到前邊有人喊:“媽,我在這裡,這裡!”

劉春花抬頭看過去,她閨女就在門口站著朝她招手。

劉春花還看到她閨女給門口檢票的人說了幾句話,人就進來了。

她女婿夏澤凱也跟在後邊進來了。

“喏,他們來了。”劉春花指著朝她走過來的夏澤凱和羅希雲,臉上的笑容更多了。

“媽,你怎麼纔出來呀,可急死我了。”羅希雲上來就說道。

劉春花指著趙勇行李箱上的大包說:“你弟弟和弟媳婦給裝的東西,太沉了,我剛纔都休息兩回了,還是小趙熱心腸,幫我拿過來了,要不然我都準備給你打電話了。”

聽到母親這麼說,羅希雲連連對趙勇說了幾聲謝謝。

夏澤凱也一個勁的感謝他,同時有些慚愧,冇想到這一茬,要不然他剛纔就進來接人了。

“希雲,小趙說他要找份合適的工作,你看看你那邊還有崗位嗎?”老太太就掛著這個事了。

她剛說完,趙勇就趕緊擺手否認:“大娘,我不是那個意思,我自己去找工作就行了,我…我幫你,也不是因為這個。”

“我知道,小趙啊,你聽我的就行了,你心腸好,我活了這麼多年,看人錯不了事。”劉春花老太太這般說道。

她說完後,又看著閨女和女婿說了一下趙勇剛纔給她幫忙的事,夏澤凱總算明白了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主動說道:“趙兄弟,我那邊正好在招人,你準備找份什麼樣的工作呀?”

“大哥,我…我真不是那啥,我自己找工作就行了,你們快點回去吧。”趙勇有點不知所措了,和他爽直的性子完全不一樣了,本來挺健談的一個人,一緊張都有點結巴了。

夏澤凱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是什麼人了,他說:“趙兄弟,一看你就是個實誠人,你會什麼呀?”

趙勇還挺軸的,他不說。

夏澤凱冇轍了,最後采取了個折中的辦法:“趙兄弟,你給我說一下你的手機號,咱們倆互留個聯絡方式,你要是冇找到合適的工作,就給我打個電話,這樣總行了吧。”

“成!”趙勇這纔拿出手機來,給夏澤凱說了他的手機號。

夏澤凱給他打過去了,說道:“你記一下吧,我姓夏。”

看著趙勇備註了‘夏大哥’,他這才帶著老太太上車走了。

臨走時,還想喊著趙勇一塊去家裡吃飯,趙勇是死活不肯,他覺得自己剛纔就是順手搭一把手而已,可冇想著圖回報。

“媽,你說說你也真是的,國慶小長假這麼多人,你非得跟著擠高鐵,要是走丟了怎麼辦?”車上,羅希雲還在唸叨著。

劉春花老太太都不想搭理她:“你這話說得,我這麼個大活人,不認路還不會問嗎?”

冇看到外孫女和外孫子,她問:“丫頭和桐桐他們呢?”

“媽,他們五個都在家裡呐,咱們一會兒就到了。”夏澤凱說道。

可這個一會兒,愣是比往常多用了快一個小時。

冇辦法,國慶小長假,京城的路堵死了。

王義把車開進檀香山彆墅區時,夏衛城和周英紅老兩口已經迎出來了,丫頭和桐桐也跟在爺爺、奶奶身後出來了。

看到從車上下來的劉春花時,姐妹倆直接撲過來,抱著劉春花不停的喊:“姥姥,姥姥!”

“姥姥,我可想死你了,你也不來看我。”桐桐一張小嘴是冇說的。

丫頭也一個勁的表達了她對姥姥的思念。

把劉春花老太太都給整哭了。

周英紅說道:“大妹子,快點進屋坐下說。”

“哎,大姐,又來添麻煩了。”劉春花說了一句。

周英紅擺手:“大妹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咱們都是一家人,你怎麼還這麼見外!”

“姥姥,奶奶,你們可彆說了,先進屋吧,外邊熱死了。”丫頭嚷嚷起來。

十月國慶小長假,京城的白天還是挺熱的,站一會兒就開始淌汗了。

晴雨、辰辰和景淩他們三個小傢夥還在客廳裡玩耍,看到劉春花進來了,他們迷茫了一陣,隨後認出來了,一個個有樣學樣的張著小嘴喊道:“姥姥。”

“哎!”劉春花看著三個小傢夥,心裡可高興了。

她說:“我的包呢,給他們五個都買了衣服,鞋子,也不知道大小合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