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晏故意撩開車簾。

冬日,那略顯暗黃的光,顯得格外溫暖。

顧時顏一眼就看到,矮幾上竟煮著熱氣騰騰的銅鍋子,再看她手裡的乾糧頓時索然無味。

崔晏麵不改色,“正好路過罷了!”

駕車的崔二:“……”

還正好路過罷了!

老天,誰會趕了數百裡路,隻為了這麼一個路過!

還有崔一帶領那麼多人,累死累活把前麵所有埋伏都給拔除了,為的又是什麼?

若論悶騷,還得是他們家郎君。

“路過???”顧時顏走上前去,歪頭看著崔晏,“師兄你是認真的嗎?”

燕行雲他們一臉戒備的看著崔晏,怎麼看他都不像個好人。

燕行瑾更是輕笑出聲,“崔家六郎這是要去哪裡?在這裡都能碰巧遇見,可真是巧啊!”

他明顯話裡有話。

“時兒,你確定不上來嗎?銅鍋子裡的肉都熟了,再不吃就要老了。”崔晏才懶得理會他們,他說著夾起一塊羊肉來,還是她最愛的辣鍋子。

顧時顏抬腿上了馬車。

她麵前已經擺好了碗筷。

崔晏還很貼心的,用公筷給她夾了一塊熱氣騰騰的肉。

風塵仆仆,趕了這麼久的路,她是真的餓了,埋頭吃了起來。

崔晏也不吃,隻一個勁兒的給她夾菜。

很快,她整個人便暖了起來,小臉紅撲撲,煞是可愛。

真是辣的過癮。

她吐了吐舌頭,伸手去拿茶杯。

崔晏已經把茶杯放到她手邊,“喝口茶潤潤。”

顧時顏也不客氣,她端起茶一飲而儘,然後又埋頭吃了起來。

“時兒,生辰快樂!”她一抬頭,發現崔晏手裡端著一碗長壽麪,怕裡麵的湯灑出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她麵前。

熱氣升騰,麵上飄著一層蔥花,有菜,有蛋,還有幾片薄薄的牛肉。

顧時顏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已經清不清楚有多久冇有吃過長壽麪了。

冬日裡,這一碗簡簡單單的長壽麪,突然暖到她的心坎兒裡。

原來還有人記得她的生辰。

這種感覺真好。

她鼻子一酸,差點落下淚來。

嗓音哽咽,“謝謝你!”

“這是生辰禮物。”崔晏捏著錦盒的手骨節泛白,足可見他的內心有多緊張,到底是崔家六郎,彆管心裡有多緊張,麵上依舊波瀾不驚。

他把錦盒放到顧時顏麵前。

等她吃完長壽麪,崔晏才示意她打開看看。

她打開一看,裡麵靜靜的躺著一支玉簪,通體潔白無瑕,簪尾出雕刻了兩朵梅花,工藝不算複雜,更稱不上精湛。

看似出自新手一般。

比較難得是,這是一塊極品羊脂白玉,觸手生溫。

顧時顏拿起來左顧右看。

崔晏嗓音低沉,“你喜歡嗎?”

顧時顏全然冇有注意到,問這句話的時候,他整個人繃得很緊,她自顧自說道:“師兄莫不是被人給騙了,這玉倒是好玉,隻是這雕工略顯粗糙。”

“哦!”崔晏有些失落的垂下眸子,“下一次,我會注意的。”

生平第一次,親手打磨髮簪,就這麼被人嫌棄了。

還不能說……

他拿過髮簪,親手給顧時顏帶上,細細端詳了她一眼,接著又道:“我還有件禮物要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