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妖亦知道妖寂已經回來並且在冥界醒來的時候,人間的渡劫妖亦就冇有再去搭理了。

反正也不算正式,不能說是成功與否,他就當去玩了一趟。

隻不過無終的事情妖亦始終冇有告訴青裁。

很奇怪,明明他是討厭燕山亭的,但是這件事他卻並不想說出去,反而經常有意無意的給無終透露一點妖寂的事,時間一長,無終也意識到了他是故意的,見他冇有拆穿自己也不管彆的,不管有冇有用都轉達給燕山亭。

兩個人就這樣維持著微妙的聯絡。

但是有一件事,妖亦冇有說。

那天燕山亭離開冥界以後,妖亦上樓去找妖寂,發現她已經醒了,隻是背對著門站在視窗,不知道在看什麼。

二樓儘頭的房間下麵就是冥界大門,那裡可以直接看到遠處的八百裡曼珠沙華和奈何橋頭。

燕山亭當時就是從奈何橋離開的。

妖妖什麼時候醒的?有冇有看到燕山亭?有冇有想起燕山亭是誰?

一瞬間,很多很多的問題瞬間從妖亦的腦海裡跳了出來,他並不是覺得詫異,隻是有點緊張。

所以連帶著人也跟著站在原地冇有動。

妖寂感覺到有人來了,回過頭就看到自己弟弟站在門口望著她,而且隻是望著,冇有動。

“阿亦,你怎麼了?”妖寂輕聲喚他,道“進來呀,彆站在門口”

聽到妖寂的聲音,妖亦纔回過神來,暗暗的安撫自己彆多想,臉色卻依舊有幾分複雜的走進去,關上門。

妖寂神色如常,絕美傾城的臉上始終帶著輕輕淺淺的微笑,明眸微垂,周身清冷氣質褪去,隻剩如水般乾淨的溫柔。

她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似乎冇有看到燕山亭離開,也冇有想起燕山亭是誰。

妖亦猶豫了一下,想著自己還是應該問一問。

“妖妖”他先是喚了一聲妖寂的名字,等妖寂抬頭看他的時候,才問道“你剛剛。。。在看什麼呢?”

妖寂側過頭看著窗外,平靜的道“冇有什麼,我隻是看到曼珠沙華開的極好,想來冥界也應該多加點人了”

冥界加人?冥界能加什麼人?

妖亦對此摸不著頭腦,但還是冇有繼續問,畢竟這也不是他應該擔心的東西。

妖妖冇看到燕山亭就好,她魂魄不穩,萬一突然想起來,隻怕會出事。

可是下一秒妖寂說的話就把妖亦給嚇了個半死。

妖寂說“對了,我剛纔好像看到有人從冥王宮出去了,穿黑色衣服,是來客人了嗎?”

妖亦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看著妖寂那詢問目光,強忍慌亂的道“有嗎?你看到了?”

“嗯,背影還有些熟悉,總覺得應該是熟人”妖寂這般說著,眼裡的光卻突然暗了一些“可我想不起來是誰了。。。”

她剛醒來的時候隻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她以為是自己修煉出了問題的原因,便來到視窗準備透透氣,結果往外一看,便看到一抹黑色的人影離開了。

她可以確定那個人不是無終,因為無終的腰上並冇有那條金色的腰帶,而且他手上也冇有束魂鎖。

妖寂覺得那人影十分熟悉,哪怕冇有看到臉,隻一個稍縱即逝的背影,妖寂也覺得熟悉。

哪怕隻一個背影,哪怕一個氣息,哪怕相隔萬裡,妖寂也覺得自己或許曾經,在哪個地方見過他。

可是,是哪裡呢?

她總也想不起來,於是她問了妖亦。

妖亦一時間有些無法回答,張了張口,所有的一切卻卡在喉嚨裡,吐不出,吞不下。

他應該說嗎?

說那個人其實你是認識的,你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的。

你很愛他。

可是燕山亭說過,他希望妖寂是能在魂魄穩定以後在想起他,不然她萬一受了刺激,容易起反效果。

妖妖現在想起燕山亭,其實對他們兩個人都不好。

因為妖妖若是知道天族異象頻發,肯定會因為擔心燕山亭跟著去天族的。

燕山亭明顯不想把她扯進來,畢竟那種事情太過危險,哪怕是近神都有可能隕落在那裡。

燕山亭怎麼可能會讓妖寂去冒險?

看著妖寂眼裡的詢問,妖亦最終還是搖了搖頭,笑道“是的,你認識他”

天族,戰神殿

確實如同燕山亭所想,司命已經到了戰神殿才發現燕山亭不在的。

雖然說燕山亭不在,可那四大近神裡麵的兩個都在,於是幾位就開始關於凶獸的事情先討論上了。

燕山亭推門進去的時候,三個人剛好陷入了僵局。

“燕山亭,你去哪了?”青醉是最先看到他,開口便問“這麼重要的時候,你怎麼能亂跑?”

司命聞言也回頭看了他一眼,卻什麼都冇有說。

隻是那眼神明顯是已經看透了一切。

和司命一樣,花樓看向燕山亭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他到底去了哪裡,頓時目光變得格外曖昧,語氣變了個調子,道

“哎呀,原來是去見了小情人”

燕山亭麵不改色的走了進去,一撩衣袍坐在座位上,正好聽到花樓說的“小情人”三個人。

他難得目光嚴肅的看著花樓,一字一頓的道“不是情人!”

他的妖妖,怎麼可能是情人!這話可不對。

花樓本來是開玩笑的語氣,可是見燕山亭突然嚴肅,便也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什麼,改口道

“是是是,我錯了,不是情人,是你老婆”

剩下兩人皆被那句“老婆”給驚了一身雞皮疙瘩,卻聽燕山亭“嗯”了一聲,彷彿對這個回答極為滿意。

司命“。。。嗬”

青醉“。。。咦”

花樓無奈的聳聳肩,道“你這護短的性格倒是從來都冇有變過啊”

花樓人間的時候就認識燕山亭,自然知道自己到底被他們強製的餵了多少把狗糧。

這種曆史,提起來都是淚。

燕山亭不再搭花樓的話,轉頭問道“討論到哪裡了?”

青醉唯恐自己再被驚一身雞皮疙瘩,搶著回答道

“風火那邊我和花樓可以去解決,但是帝君那裡還需要你跑一趟,眾仙實在太弱了,這樣下去我們不會有任何希望的!”

司命也接過話題,說了一句“我去看過了,諸神之巔的結界應該還可以再撐一會,不過也冇有多久了,此事必須儘快解決”

燕山亭垂眸想了想,開口道“眾仙太弱這個事情我知道,可是短時間內也冇辦法提高修為”

“這是肯定啊”花樓道“冇讓你去給他們提高修為,隻讓你說服帝君快些召開瑤池會議,討論一下有冇有什麼方法可以加強諸神的結界,這樣更安全,否則咱們一起玩完都彆想封印吞天!”

四大凶獸之首的吞天可不是他們能夠封印的,如今最好的辦法也就是藉著諸神的結界加強一下。

這樣吞天自然也就出不來了。

不過這種方法他們還從未試過,隻能把瑤池會議提前,大家一起商議,總歸會有辦法的。